第963章 临走准备(二合一)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太一王朝元年,王攻东临,伐景耀,降吴曲远征军,制八方法脉,山海咸服,同年查人丹案......

    兰秋生皱着眉,落不下笔,他怎么感觉人丹案没那么简单啊,“前世”,有人丹作乱山海的消息吗?

    还有涅槃会什么的,好像没听说过啊。

    那会儿也没有天帝榜和九榜变更的事,说不清原因,反正王侯帝君们就那么打起来了,天帝鸿一之势锐不可当,所过之处,敌手尽拜服,最后更是得了六合圣地的拥护。

    他当时在某个世界死去时,天帝鸿一正要正式登基为九天之主呢。

    也可能因为他是个小人物,所以遗落了很多大事。

    兰秋生拿笔尾搔了搔头,不是说好把“前世”当做一场梦了吗,怎么还纠结。

    “罢了。”他揣起草稿,拢了拢袖子,这都快天亮了,还是先去大街上找点东西垫垫肚子,昼族就这点不好,崇尚辟谷锻体,个个饮风食雪,活得跟神仙似的,连食堂也不搭一个。

    那么多美味,不尝尝多可惜啊。

    兰秋生美滋滋地念叨着菜单,忽然一股冷风逼近,抬眼看,是天枢殿主官花间辞。

    他虽为四辅臣之一,地位超然,但实力和功劳远远不如其他人,平日都是低调踏实地记录着王朝发生的大事,忠实地履行着自己的职守,尽量不跟别人产生过密的交集,影响了判断。

    且昼族许多人,不管前世今生都是隐形大佬,他腰杆挺再直,心里还是有点怵的,何况花间辞那手窥天机之术,任谁在她面前站久了,都有从里到外被扒干净的惊悸。

    “花道友晨好。”兰秋生老老实实地打了个招呼,花间辞神色缓了缓,颔首后与他擦肩而过。

    兰秋生轻轻吐了口气,“谁得罪这姑奶奶了......”

    “兰道友。”

    “诶!”兰秋生连忙回头,不知何时,花间辞又走回来了,“姑...咳,花道友有事吗?”

    “兰道友最近可有空?”

    “有的有的。”兰秋生还想深挖湛长风的失踪之谜,听她如此一问,琢磨着是不是能从她这里套点话出来,正要开口邀一场宴席,先被浇了头冷水。

    花间辞郑重其事道,“凛爻近段时间不在,我代理国政。新朝初立,整理史册也是一项重要内容,烦请兰道友聚各位史官,开始整编山海历史。”

    “啊?”兰秋生呆了,可这确实是他的职责,“全部吗?”

    “全部,从近代编起吧,对了,注意点这三四千年里,山海势力的变动,着重留意下跟原散修工会有关的记录。”

    “好,我先开封东临.景耀的史料。”兰秋生一脸严肃地目送花间辞离去,一没了人影,立马哭丧着脸抱住了廊柱,“全部,十余万年啊我天!”

    肯定是湛长风得罪她了,凛爻是尊号,本身就有尊敬之意,但一般外人,才那么称她。

    王朝官员,远点的称她君上,近点的喊具有宽泛尊贵意味的君侯,据他所知,这一群亦是君臣亦是好友的人,私下叫的都是名字,公事上就更不会那么生硬地称尊号了。

    花间辞的吩咐合情合理,然他那么聪明一个人,还是决定偷偷埋怨下他们的“君上”。

    “兰卿家。”

    温凉的声音入耳,炸得兰秋生一个激灵,出口的话莫名哽咽了下,“君.君上,您还没睡啊,不是,您这么早就处理公务啊。”

    湛长风负手在后,深邃的目光中透露出些许探究,“你哭了?”

    “没有,被风噎了一口。”兰秋生连忙放开廊柱,站稳,一脸谦顺,“君上是有事交代我吗?”

    “无大事,我要离开一段时间,天枢主官监国,你有何问题可以找她,另外,你有空查查关于巨神海的史料,比如万年前,秘境中人与各派起冲突的前后,秘境之族有没有离开秘境,进入山海的。”

    兰秋生道,“我先在东临和景耀的史料里找找,如果没有,可能要去各门派询问。”

    “你看着办吧。”

    “等等,君上!”兰秋生眼中似有千言万语,他总觉得湛长风走到哪里,都会发生大事,求湛长风带他一起离开的心情热烈膨胀着,但是不敢。

    默默在心里掬了一把心酸泪,问道,“君上何时回来?”

    “不一定。”

    湛长风撇下生无可恋的史官走了,她在这个关头离开,也是经过多重考虑的,她自己需要尽快提升实力,在更大的变故来之前,掌握祖脉.控制世界之力,成为界主。

    敛微因祸得福,进入了问道之境,想去找原春江阁的旧址,寻晋升灵鉴的契机。

    还有,太一缺人是事实,山海中能招进的都招进了,还是找不到灵鉴之上的修士,只能去外面碰碰运气。

    唯一的顾虑是,她的离开,也许会让某些蠢动者所有动作,来的是小势力,她相信有天君.真君坐镇的太一王朝能够抵挡住,但要是涅槃会这种不明势力,情势会很危险。

    湛长风来到了镇压司空照的山涧。

    司空照身体和力量全都被束缚在无生伏魔阵中,意识却是清醒的。他沉寂在无边黑暗里,麻木得有点分不清自己是谁。

    这时,湛长风的声音在他的脑海里响起,“司空尊者,吴曲已大乱,正受长泽.南江的蚕食,可有考虑投入我太一?”

    “哼,妄想!”

    “那要不要我帮你联系圣地,让他们来赎人?”湛长风叹道,“张暨州.天欲雪.苏语,还有你都是圣地门徒吧,地方远就是麻烦,连个给你们买赎的人都找不到。”

    司空照哈哈大笑,“你牛啊,还想将我们放回去,不怕我们一回去,调头再来打你吗!”

    “我看在人道的份上,才没有直接杀了你们,毕竟,我也曾叫过你们的天尊一声师父,况且,你不知道吧,九榜更换,波及九天的战乱已经冒出了苗头,圣地为了自保,都关上山门,约束弟子出行了,我把你们送回去,你们的法脉得谢谢我。”

    司空照惊疑不定,这段话里,有太多深意了,他挑了个最疑惑的,“你与天尊是什么关系?”

    天尊是教职,也代表了一个圣地的意志,坐上此位,谋的就是这一道统的长久发展,故各个道统,必然会以天尊马首是瞻。

    人道诸脉,听的就是人道天尊凌霄子。

    他开始揣测,湛长风是不是人道天尊安排的,自己会不会不小心搅合进天尊的布局里去了,顿时不安起来。

    湛长风安抚道,“什么关系你别管,至少我对人道抱有敬重,而且我所立之国,所施之法,皆是为了护生灵平安,帮助生灵追逐道途,与人道有异曲同工之处。”

    “我给你三个选择吧,在此被镇压千年.替太一效忠两百年.给我一个联系你师门的方法,让他们交赎金。”

    司空照如果现在还能做表情,脸都得皱成核桃,“你找吴曲元帅甲鼎,他会来赎我的!”

    “又忘了说了,你等被擒后,吴曲让甲鼎带领百万大军远征山海,最后除了十万不到的逃兵外,其余都留在了这里,包括十位天君,至于你所说的甲鼎,他半路潜回吴曲去了,现在恐怕忙着应付其他王朝的追杀。”

    “这......”司空照陷入了长久的沉默,难道吴曲真的失势了?

    他无颜让师门来赎他一个返虚上尊,也不能被镇压千年,他怕自己被这阵化去道境,这段时间里,他明显感觉到他脑子也快跟身子一样被石化了,千年后,出去的可能是一具没有思想的肉身!

    想到这,他意识到湛长风很久没出声了,自己似乎又回到了五感全失的黑暗里,像是无处着依的浮萍。

    “你出来,我答应你!”司空照没有全然松口,他知道湛长风提出效忠这个选择,定是需要人手,“效忠两百年是不可能的,我能答应你,这两百年内,我会留在山海,为太一出三次手,两百年后,不管我有没有出满三次,我都会离开!”

    回应他的是空寂。

    “凛爻!”他又喊了一声,然后沉默了下来。

    三刻,或许是一小时后,司空照忍不了了,气急败坏地在脑海里怒吼,“行行行,两百年就两百年,你先告诉我你跟天尊是什么关系!”

    “有过短暂的师生缘罢了,放心,我不会害你。”

    你害得难道还不够吗?!

    司空照等了一会儿,见封印还没有松动的预兆,别别扭扭地在脑海中发下了道誓。

    他誓言一发出,就觉神魂上多了一道束缚,那是大道的监督,返虚上尊的道誓不可小觑,一旦违反,这辈子别肖想准圣了。

    “如此可以了吧!”

    湛长风也有所感应,收了压在无生伏魔阵上的统世灵山,再撤掉阵法,司空照活像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猴子,一下就蹿上天了。

    “哈哈哈,我又重见天日了!”司空照飞到了苍穹顶,然后慢慢降落下来,收起舒展开的自得,复杂地看着湛长风。

    她眼神沉静,目光中仿佛有万载云烟,又好像深如渊。

    司空照愈发觉得她是某个老怪物的转世了,要知晓,人道天尊可是世间最古老的准圣之一,乃十余万年前,道教祖师的嫡传弟子!

    能跟他有过师徒缘的,至少也是几万年前的人物,反正据他所知,人道天尊这几万年里没教过弟子了。

    “现在本尊该去哪里?”司空照提了个高高在上的自称,可湛长风没有任何不快的反应,只淡淡笑道,“请尊者去瀚一主城太一祠静修,如需你出马,会有人过来持令相请的。”

    司空照从她的反应里看不出端倪,歇了心思,冷冷点头,不过两百年,弹指间罢了,总比在那什劳子阵中磋磨千年强。

    “对了,我有一徒弟,叫张暨州。”

    “司空尊者要赎他吗?”

    司空照点头,然后猛然意识到身上的储物器具都在被封印时,让她搜走了,肉疼得脸都扭曲了,那可是他全部的身家!

    湛长风仿佛未觉,“尊者拿什么赎,再加两百年吗?”

    “哼!”司空照双眼都要喷火了。

    “还你吧,请尊者在危难关头上点心,至于你的弟子,我会将他遣出山海界,当然,他如果愿意跟你一样发誓,也可以留在太一。”

    司空照握住飞到手中的几件储物器具,神识一探,里面的东西原封不动,其中有件后天圣宝,连位也没移过。

    他更加五味杂陈,动了动嘴,问,“你是不是看不上我的东西?”

    ......湛长风顶着他怀疑的目光,没好意思点头,不慌不忙地否认,“怎么会呢,我知道它有一天会物归原主,怎好擅自妄动。”

    司空照神色稍霁,“走吧,我会遵守承诺。”

    “要麻烦尊者了。”湛长风翻手拿出一块奇石,“此物与尊者有缘,便赠予尊者了。”

    司空照表情生动,又惊又喜,还带着一丝心有余悸。

    他识得这方奇石!

    那日,他的分身进入望君山找祖脉源头,结果误入一条神路,发现了好些瑰宝,他自认不贪心,就拿了这一件也许能帮自己悟道的石头,哪想一碰到它,自己的修为就开始往下掉!

    受惊之下,他甩掉这块石头就跑了,一头撞进那些天君布置起来的绝杀阵里!

    想起那段记忆,司空照便无地自容,可这方石头又深深地吸引着他,它能给他带来突破!

    “你当真要给我?”司空照眉间尽是凝色,受了这块奇石,他就算欠了湛长风一个人情,将来肯定要还的。

    他安慰自己,不接也得接,他知道那条神路的存在,要是不收这个人情,湛长风定会忌惮他,怕他抢夺神路中的宝物。

    “好,多谢!”司空照最终小心地接了过去,心底涌起喜悦,催促道,“快回太一祠吧,在外瞎晃悠什么呢!”

    “请吧。”湛长风不会告诉他那条神路,就是自己专门设的诱他入瓮的陷阱,而宝物,不过是月光三角洲府库里的一角罢了。

    用一方奇石,换返虚上尊的几分真心实意,不亏。

    回到瀚一主城,湛长风用司空尊者答应留在太一的说辞,将张暨州.天欲雪.苏语也劝着立了效忠两百年的道誓。

    圣地弟子在此,人道也许不会投鼠忌器,但肯定不会无故地对太一出手,其他势力也要掂量一下。

    她可以放心远行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