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8章 界外道标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你怎么发现它的?”湛长风觉得这乾坤道标的样式和纹理有点眼熟,在小绳界古战场,碰到过它,据说,有什么“黑界”,通过乾坤道标在古战场开出传送通道,将古战场上的鬼魂都捉走了。

    她还怀疑过,黑界与涅槃会有关。

    巫非鱼抱臂蹲下来,跟她一同看着这乾坤道标,“你不觉它上面的气息异样吗,我昨日带人查抄人丹时,突遭了一伙邪修的攻击,带头的是三个神通,他们还都有头与神通不遑多让的鬼卒,一番恶战才将他们都留了下来。

    我追查了一下他们的来历,结果就找到这里来了,竟然是从界外过来的。”

    湛长风查不到这个道标的出发地在哪里,便干脆将它销毁了,“留着这东西,相当于给人留了扇随时都能开的后门,我想它不会只有这一个。”

    “这后门不太好找,难不成要地毯式搜遍全山海?”巫非鱼感觉为难,这很不现实,太一哪里抽调得出那么多人手。

    “是不现实,先让地方驻军,一点点从各个城池附近排查过去吧,等见到花间辞,再问问她能不能找出其他道标的下落。”

    太一暗中又展开了排查道标的行动,而惊天动地的人丹案,在散修联盟高层被爆出与涅槃会有关后,推向了高/潮。

    散修联盟兴起才百年,根基却十分深厚,几乎网罗了山海界大半散修,哪个散修没有为了生计去散修联盟接过活,哪个散修没有为了便宜,专找联盟旗下的仙苑府邸租住,甚至那些出了山门的法脉修士,也将散修联盟当做了介绍买卖双方的牙行,常从联盟中领取任务,赚取佣金。

    它的丑闻,对那些视其如生存资源获取处的修士简直是一个重大打击,不少人宁愿相信是太一胡作非为,办了错案。

    “散修联盟绝对不会做出这样的事,肯定弄错了!”

    “太一不要脸,趁着散修联盟的盟主和两个执事不在,就对它如此迫害!”

    “那什么畏罪潜逃的熊执事,说不定已经被他们杀人灭口了!”

    “给我们一个说法,我抵押在联盟的物件是不是要不回来了?!”

    “我赌一百灵石,这肯定是太一的阴谋!”

    .....

    一大批修士跑到瀚一主城前游行示威,人数达二三十万。其中不乏别有用心者,将声势闹得人尽皆知。

    “老师,不去澄清吗?”明心担忧地道,“还有修士在从各个地方赶来,看热闹也好,推波助澜也罢,对王朝的名誉损失都很大,且一些势力,已经公然拒绝开阳殿的审查了,甚者直接说是太一栽赃给自家的。”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的道理是不错,但如果是污水呢。”湛长风道,“能让涅槃会在山海内扎根那么深,那些所谓不知情的修士,真的无辜吗,我不信没有人发现过异常,也相信有人为了它努力过,然大部分修士,都是自扫门前雪,就算看见有人被掳走了,多半选择视而不见。”

    “粉饰太平,是堕落的开始,而山海界,太平已久,如果有杀劫,这一界怕是死得最快的。”湛长风想到各地牢房里那十来万参与炼制人丹.买卖修士和人丹的东西,嘴角便是一缕冷笑。

    这十来万,还仅仅是能根据花名册或口述找到的,要是算上那些买了人丹就走,不留任何痕迹的修士,以及退休的丹师.贩卖者,这个数字得翻上十几倍。

    尤其里面还有一些声望较高的强者。这些强者的弟子.门人.亲友.合作者,也是此次游行的重要推手,要不是有退吴曲这件事在前,他们恐怕直接打上来了。

    “法不责众”.“一时失足”.“误食误买”等开脱词句与新兴的“太一栽赃”.“铲除异己”的阴谋论交织在一起,成了浩大的讨伐声潮。

    湛长风漠然道,“尊重民意,顺应民心,但永远别让民意和民心成为决策的主导,因为他们多半是身在局中不知局的,决策者可以让他们误以为自己一直是对的,也可以给他们迎头一棒,让他们看清真相,不过现在,我要让他们受到教训。”

    明心心底一惊,他对老师的说法没有异议,甚至觉得有道理,但仍旧有点不适......

    他想直面斗争带来的苦难,治世匡时,却忽略了,治世匡时的人,也是众多斗争的根源,一念之间,决定众生命运。

    他天性温和,很难做伤害人的事,又怎么做下那些流血的决策?

    湛长风看出了他的纠结,没有刻意去开解,走什么道,终究是要自己决定的。

    “你替我给所有门派递帖,让他们对人丹之事发声,要是出不了声,那以后也别出了,一个个教道法的地方,没有道的影子,要来何用。”

    “呃,老师,需要我润色一下吗?”

    “原话。”

    明心只得将原话发出去,他可以预见那些掌门的暴躁了。

    果然,大小掌门,打开帖子后,神色都扭曲了一瞬,有的赶紧表明立场,有的犹豫不决,有的嗤之以鼻。

    嗤之以鼻的,认为太一惹了众怒,要元气大伤一把,或是被太一抓走了重要人物,心难平。

    犹豫不决的,因为利益关系夹在太一和那些嗤之以鼻的之间。

    像太玄.悬骨.玄灵.沧海等在吴曲大军溃散后保持沉默的一流门派,陷入了更诡异的沉默。

    悬骨掌门焦虑地在殿中踱着步,“欺人太甚,我悬骨都报上道籍,关上山门,不掺和外面的事了,她怎么还逼我发声,就不能当我们不存在吗!”

    “师父......”一名弟子亦步亦趋地跟着他屁股后头来回转悠,欲言又止,看得人糟心。

    “你有屁快放!”悬骨掌门骤然停住脚步,那弟子就直愣愣撞他胸膛上了。

    他小声道,“师父,我们有几百个弟子关在王朝的牢里呢。”

    “几百个?”

    “还有一些躲在门派,最近都不敢出去。”

    “吃人丹了?”悬骨掌门气得胡子都翘起来了,“我魔道的道义虽跟那些门派不太一样,但什么时候吃人了,让他们活该。”

    “嗯?不对?”他再次皱起眉,“人丹可以成为邪道,那我魔道中的以魂炼器.杀人证道,是不是也要被打成邪魔外道?”

    “有个王朝管着就是麻烦,我得去试探试探她的口风!”

    悬骨掌门立马遁向了瀚一主城,路上眸子一转,就见好几道从大门派里出来的遁光朝同一方向去,心中忽起忐忑,太一的势,竟真有那么强了吗,一句话就迫得各大门派出面站队?

    罢了,先看看她怎么处置人丹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