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6章 笔断是非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有人为人丹潜伏如此深远感到寒毛倒竖,也有人怕追查到自己头上。

    这段时期内,明里暗里给太一王朝添堵的修士开始剧烈增多,声援者却寥寥无几。

    但太一的动作丝毫不缓,甚至还加入了军队,开阳殿与军队联合,强势地抓捕着跟人丹相关的一切人员。

    在湛长风看完第一百零六份关于扫除人丹行动的奏本后,一群掌门.族长.丹师前来请见。

    无非,“牵累太大,不利于局势,望停手”.“我派弟子只是误买了人丹,为何不让我们赎回去”.“这对我们丹师的名誉影响太恶劣了,请转入暗里调查抓捕,为我们澄清名声”.....

    湛长风听他们说完,凌厉的眸子扫过一众人,简扼且不容置疑地回答了他们的问题,“谋害小孩修士.炼人丹.卖人丹.吃人丹,其罪难恕,是非面前,别跟孤谈稳不稳定,纵容恶,就是在自取灭亡。”

    “做错事,都会得到惩处,到底是误食还是特意买的,开阳殿会调查清楚,不是你们一句话能解释清的。”

    “你们要名誉,要名声,这好办,去天璇殿申请丹牒,凡持丹牒者,为太一王朝认可的正牌丹师,那些忌惮人丹的买主,就不会来怀疑你们了。”

    一群人气势汹汹地来,一脸茫然地出去。

    这事他们确实站不住脚,他们能大张旗鼓说家族门派中的重要人物涉了人丹之罪吗?

    能说与自家有利益干系的势力因人丹罪大受打击,影响到了自家吗?

    这个凛爻王也是硬茬子,她会为了稳住各家躁动的势力,选择息事宁人?!

    屁咧,她会查个天翻地覆,弄个血流成河!

    清晰意识到这点的诸方势力夹紧了尾巴,紧锣密鼓地开始了自查。

    但一波未平,往往一波又起,第两百日上,一个中等家族被证明是炼制贩售人丹的据点!

    第两百十一日上,查到一座二流门派背地里专做买卖人口.人丹之事!

    山海皆惊!他们到底生活在一个怎么样的世界里!为何有那么多恶徒!

    “怎么可能,我活了一辈子,都没听过人丹这桩事。”

    “我依稀记得很久以前是出过一个以人炼丹的消息,没道理当时汇集了各方力量的山海联盟没查出来,让一个新入内陆的王朝查出来了。”

    “嘘,我看呐,这就是太一排除异己的手段,你瞧见没,人丹的事一查,本来对太一有意见的那些势力都不吭声了,还有这些丹师,都排队等太一认证呢,高,实在是高。”

    “你是说,这都是太一做的局?”

    “我可没说过。”

    一胡子拉碴的修士舔去嘴角酒渍,撑开凳子,走到那张妄猜不休的桌子边,伸出手拎起一人。

    “你谁啊,想干什么!”这叫嚷的修士察觉到他身上的神通气息后,声音小了起来,“快放开我,不然我叫巡城卫了!”

    “叫了正好。”他拎着这名修士一路走去了提刑按察司,一把将他甩在公堂上,声如洪钟,“此人涉嫌人丹之罪。”

    “没有证据别瞎说,司长,您要明察秋毫啊!”

    这座城是瀚一主城的重要卫城,任司长的是名神通修士,才过五关斩六将,通过种种考核,坐上此位,没想到接手的第一桩案子就是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人丹案,她不敢懈怠,正色问,“堂下道友有何证据?”

    胡子拉碴的修士为难地挠挠头,“辨识真假.是非,是我的天赋。”

    “没有证据就别乱说,空口说白话是会害死人的,知不知道!”一听他拿不出实质证据,这名修士就立马叫嚣起来,结果被两旁执法者按在了地上,呵斥了句“肃静”。

    胡子拉碴的修士见状,满意点头,开口道,“要证据也不难,且等我稍息。”

    他兀然目瞪如金刚,威严质问,“你何名,报上生辰八字!”

    这修士好似被镇了魂,乖乖回道,“我名高宗耀,乙丑年生人,诞于戊子月,乙巳时,庚辰。”

    胡子拉碴的修士取出一笔,凌空写下他的姓名和生辰八字,随即,这笔竟无人把握而自动,一段段文字书写下去,写出了他的生平!

    司长察觉笔下流淌的隐晦玄奥之力,惊得立了起来,竟有.......规则的痕迹?!

    再看那段冗长的文字,赫然提到了这个叫高宗的人,如何接触到人丹,如何拐卖根骨上佳的孩童,如何成为一个人丹势力的小堂主,最重要的是,他里面还透露出了一个重要消息,散修盟内部,也有人在买卖人丹!

    高宗耀早在看到这段文字时,就吓得跌坐在地了,真假与否,不用问了。

    “敢问道友尊姓大名?”司长目光灼灼,跟发现了宝藏一样。

    胡子拉碴的修士开怀地笑了,太一很不错,法度虽还不完善,但执法公正严明,执法者也有一颗公正热忱的心,不见阴私。

    “我乃公伯南,路遇这厮白口泼脏水,就将他擒来了此处,另有一事相请。”他道,“我想见凛爻王。”

    “所为何事?”

    “哈哈哈!”他大笑着指了指高宗耀,“这算不算投名状?”

    司长见他身怀奇异,修为深厚,个性也明朗,乐得做引荐人,“你且去偏厅稍等,待我禀明君上。”

    司长不耽搁,迅速将此人的作为和意图呈到了湛长风的案上。

    湛长风读到对此人能力的描述,想到了藏云涧司巡府府师纪光的天赋。

    在那时,府师纪光是个传奇人物,能听从天意,用一支笔,断真假。

    纪光本也在小黎界之难中,与白痕.君问酒一齐困在了神州,但等到她重开小黎界后,并未见到他的身影,白痕和君问酒皆说他云游神州去了,她只在匆忙中寻过一遍神州,没有找到他。

    湛长风一边思忖着,一边让人将那修士请上来。

    忽然,她的目光定住了,殿外踏进来的人,竟与纪光长有七八分相似!

    长了好模样,偏偏放荡如混子,展颜一笑,胡子拉碴像浪人。

    “你是何人?”

    “在下公伯南,君上也许认识我的分身,纪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