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8章 怒火难平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玄诚面如冰,神高邈,面对湛长风嘲讽,竟认真答道,“我历有情,方可无情,凡国者,涉君臣之情.苍生之情.护国卫土之情,不一而足,我当悟之,伪装,只是为了方便脱身。”

    “笑话,这又是谁教给你的,你还不如去转七八百世,红尘诸情,难道比这少吗,你插手修道界的王朝纷争,有的只是不死不休的因果纠缠,就如今日,我不会放过一个伤我人.与我敌的人离开。”

    湛长风身影闪逝,玄诚还没捕到她的踪迹,摧世之力先从后袭来,他一身真龙骨隐隐作痛,双手一抱,黑白二鱼化太极,试图阻下她的攻击,但铁尺势如破竹地劈散了他的黑白太极,拍断了他半边肩骨。

    玄诚知道这铁尺的威力有多大,却没想到湛长风刚刚上手就使出了它的小半威力。

    别轻看这小半威力,在没有完全祭炼它的情况下,发挥出小半威力,就足够将一名灵鉴拍得形神俱灭。

    他占着真龙骨之利,连受了两下,可要是再来一下,就没那么好运了。

    “太上无始真神轮!”玄诚当机立断,施出了师门的核心道术,他脑后升起一轮耀耀如沃日的光轮,亿万道霞光覆盖万里,凡霞光所照,万物化灭。

    湛长风曾在苍莽斗法时,领教过他的这一招,那会儿凭借善上宝石的防御和狂战状态下的战力,硬抗了过去。

    然今时不同往日,他这术的威力厉害了十几倍不止,叫湛长风错觉自己的身躯和力量都已被化灭了。

    但回过神,头顶的极域雷网电光闪烁,替她挡住了这一击,她忽觉不对,运目极视,玄诚的嘴一张一合似乎是在念什么。

    危机感陡然升起,极域雷网挡得住有形的攻击,却挡不住无形的攻击,玄诚跟她交手那么久,怎会不知道他这招道术会被挡下来。

    他使出这招道术,不过是为了空出时间施咒!

    湛长风不敢去赌他这诅咒会不会敌过国运,对她产生影响,当即施无心之术,准备献祭力量转嫁。

    却在这时,玄诚突然喷出一口血,所有动作都滞了下来。

    有人偷袭了他!

    湛长风抓住时机,铁尺裂空劈去,拍实了必会魂飞魄散,一声“住手”和滚滚袭来的威压制止了她,眨眼,玄诚跟前多了一个人。

    此人是云中子,感觉又不像,他劈手朝湛长风抓来,恐怖的威压几乎让她没有反抗之力。

    “你做什么!返虚之上不准干涉低位战争!”去而复返的姽婳扔出一方印鉴,准圣帝威镇住了云中子。

    他面色不改,本要湛长风重伤的动作一顿,撸走了她的极域雷网和手里的铁尺,“青天尺本就不是你的,至于此宝,勉强抵过对你的惩戒。”

    说完,捉起玄诚碎空而去。

    晃荡的青玉珠平静下来,一如她的表情,但姽婳却觉有滔天怒气在暗中蛰伏,以至于云聚风起,万物呜咽,好像整片天地都在隐隐作怒。

    姽婳心中一惊,此等引得天地共鸣的景象......她竟那么得此界天道的认可吗,居然有天运围拱的一界君王之相。

    天道盟一向对天道钟情之人很包容,姽婳也怕她道心受影响,宽慰道,“你已经胜了,但谁也没料到他会出手,还夺了你的东西,我以为,可能跟我也有关系。”

    “我代表着天道盟,他是在借此警告天道盟不要插手吧。”

    湛长风的脸上看不出喜怒,“六道容不得我?”

    “怎么会。”姽婳蹙起眉头,沉吟后,说道,“与你没有关系,我想大部分道者是明事理顺天命的,不会拘于一个缥缈的东西,不过,也确实有小撮修士,偏激了点,认为你占了冰寒荒原和山海,拿走了预测中玉昊转世身拥有的经历,以为玉昊转世身打败你,就能重归正途。”

    “知道这件事的,都是六道准圣或被准圣授意的人吧。”湛长风又问,“云中子身上的是哪位?”

    云中子的状态显然不对,一个灵鉴,爆出了准圣的实力。姽婳也猜测有谁借他身了,然不确定,“此事我不知晓,你......”

    “多谢尊者关心,我很生气,但是没用。”湛长风蹲下身,拂过地面,造化道场的作用下,破损的地表开始被修复。

    只是坍塌的山峰太多,地上的沟壑太深,她除了让绿意重新冒出来外,无能为力。

    姽婳感受到造化道场中传递出来的温和安宁的力量波动,神色也宁静下来了,心道她果然很有君子风度,这样胸襟宽广.个性通达的人,不论是单纯当修道人,还是王侯,对其他人都是一件幸事。

    另一方面,姽婳心里也有点异样,仙道中某些人,对玉昊碎片身干涉地太过了,终归不是好事,她得回去跟灵帝好好说说此事。

    “时间也差不多了,我该走了,这方印鉴虽没有杀伤力,威慑一般宵小却足够了,你便留着吧。”

    姽婳递出她刚刚拿来喝退云中子的印鉴,湛长风没有接,“尊者能来助我,我已感激万分,若再收尊者的东西,于心难安。”

    “此役过后,我与太一都当修心养性,拿着太贵重的东西,可能会膨胀。”她淡笑道,“让尊者挂心了。”

    姽婳也不勉强她,赞许道,“山海此番动荡后,确实需要休整,你能这样想,很好。”

    目送走了姽婳,湛长风的眸子就冷了下来。

    “嗷~”白狐叼着挣扎的龙魂,小心翼翼地靠近她,侧着硕大的脑袋在她肩头蹭了蹭。

    湛长风抬手摸了摸它,“吃了吧,难得的大补之物。”

    白狐闻言,开心得将龙魂嚼吧嚼吧吞了下去,化成小狐狸模样,躲进玉佩消化去了。

    湛长风望了望天空,她能容忍别人打败她.中伤她,却唯独不能忍受有人平白夺走她的东西。

    那一瞬的怒火,难平。

    就好像将她带回了失去易长生时的暴怒心绪里。

    只是,她不是曾经的她,极域雷网也不是易长生,她能从暴怒里很快抽身,甚至心如止水地琢磨着天地跟她起的共鸣,当时某一瞬间,她错觉自己就是这片天地,她在发怒,万物皆匍匐。

    她觉得,她是该有一门攻击神通了。

    就让吴曲的这百万大军给她做磨炼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