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7章 反败为胜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两人.两兽所到之处,尘灰蔽日,阴冷肃杀,仿佛滑进了末日,姽婳遥视着这场战斗,在湛长风那极域雷网坠落,铁尺袭至时,扬起手欲阻,就在这时,身前多了个人。

    “尊者,上次的棋下得意犹未尽,不如再开一局?”

    姽婳被那么一挡,再出手就来不及了,复望过去,湛长风已被轰入山中,生死不明,她冷视着面前道骨仙风的云中子,“你这是何意?”

    云中子捋须道,“凛爻确有天纵之才,天道盟喜爱是应当的,但世上,有才能的不只她一个,尊者你也说了,规则范围内,他们战死或被仇杀,天道盟都不会干涉。”

    他指了指那边的狼藉,“此子虽拿了先天圣宝,却为神通,与凛爻之战,公平合理,自然也生死有命。”

    姽婳想到什么,眸中有震惊,“你们不会觉得太过了吗?”

    “尊者误会了,他是吴曲的客卿,参与此战是理所应当。”

    “呵,这么巧。”姽婳暗自叹息,看来仙道倾向于“拨乱反正”,将轨道扭转到原先看中的那条未来线上。

    而取代玉昊上帝转世身统一山海的湛长风,必然得被抹杀。

    “尊者请旁边一步叙话。”云中子身上迸发出一股不属于他的强大气息,稳稳压制住了姽婳。

    姽婳明艳的脸庞彻底寒了下来,“在我天道盟眼中,预言终究只是预言,当下发生的才是天意,你等要是太执着那过期的未来,终会自食恶果。”

    “不谈以前或预言,所谓逆成仙顺成人,我等只是在为未来的大局做努力,仙魔人妖佛六道之子统领诸天,是最佳的未来大势。”

    “那该去好好证道,等待下一次托生机会,而不是刻意抹杀无辜者!你现在这叫矫枉过正!”

    “王朝之争,没有无辜一说。”云中子郑重道,“尊者请不要横加干涉。”

    姽婳垂下眼帘,甩袖走了,“道途凶险,别跑岔了,小心回不了头。”

    云中子敛下气势,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再次望向战斗处,眉又蹙成了川,在白狐.白龙两尊庞然大物的暴力打斗下,动辄山倾海覆,混乱不堪,费了些功夫才又找到湛长风和黑衣人的身影。只是这湛长风,刚还一副消耗过度的疲态,现怎么......

    时间往前推一点,湛长风支持不住极域雷网,被黑衣人一铁尺劈在身上,她的神躯何其坚固,让圣宝一击,竟也只是被拍飞,洞穿了三座高山。

    黑衣人眼有愕然,似乎没料到这一下,连她的身体都没有击溃,即刻追杀了上去。

    那头,商愚躲过两兽打斗落下的漫天乱石.湖水,遁到无人之地,随手扫去了地上的枯枝烂叶,盘坐下来,五心朝天,低颂咒言,澎湃的信仰力从她身上抽离.....

    湛长风在灰暗的坑底撑起身子,一股力量凭空出现在了她体内,她知晓是分身将她的信仰力借给她了。

    在信仰力的浸润下,枯竭的神魂立马得到了恢复,魂力充盈。恰一尺落下,她以无心之术避过一击,瞬至黑衣人身后,众生枯骨!

    道意浩荡,业火透体,转眼就似要将他烧成劫灰,但关键时刻,他体内的金光震散了业火,也唤醒了沉入幻世的他。

    湛长风凭着真知之眼,看穿他的灵肉,见一道钟状宝物护着他的神魂,这是......湛长风惊了惊,居然是难得一见的功德之宝,少说也是后天圣宝级别的。

    这人背景不低。

    功德之宝抵消了众生枯骨带来的业力,自身的光芒也暗了几分。湛长风看在眼里,紧接着便祭出了无间地狱。

    消弭一切感知的黑暗叫黑衣人呼吸停滞,不顾刚刚从众生枯骨里脱身的难受,施展秘术神龙摆尾,身形仿佛潜入了无垠水.缥缈云,瞬遁八千里。

    湛长风重新祭起极域雷网护身,战力的恢复,让她有了主动迎战的本钱,她转至阴骨,覆狂战之术,实力增数倍,刹那便出现在了黑衣人身边,崩出一拳。

    这一拳朴实无华,黑衣人却感觉到了里面内蕴的磅礴至阴之炁,死亡阴影如附骨之疽。

    他挥动铁尺,正面相抗,拳与铁尺相触,二人俱退万步。

    “你,到底师从何人?”冻桩子一样的黑衣人开口了,眼中带着明显的审视,他认为这样一个人,不会是不带背景凭空出现的。

    高强的神通.功法.宝物,聚在身边的文臣武将,还有这短短时日内迫得吴曲增派大军的本事,仅她一人能做到?

    湛长风没那好心去回答他,神色冷肃,再出众生枯骨!

    黑衣人脸色微变,有了先前的中招,这回他迅捷地祭出了功德钟,将自己护住,可也就是这瞬间,湛长风兀然出现在他身后。

    这功德钟挡住了众生枯骨,却没挡住她穿心来的一剑,黑衣人的反应又狠又快,没看胸前冒出来的剑尖,而是往前冲了几步,摆脱透体的剑,旋身就要挥下铁尺。

    电光火石间,湛长风撩起一剑,纯阴之炁化成的兵刃,破开他衣装上的防御,手臂高抛,血洒清涧。

    她手一握,断臂手中的铁尺就到了她掌中,无匹的意志侵入此物中,碾碎了黑衣人留在里面的神识印记。

    像先天后天这些修为不够,难以炼化的宝物,都只是暂时烙上神识,以便驱使。

    湛长风意识一动,留下自己的烙印,抬手就朝黑衣人拍去。

    黑衣人躲闪不及,被抽入深涧,那护主的白龙高昂一声,脱开白狐的爪子,冲湛长风而来。

    湛长风被它一绊,没急着去追黑衣人,当头一尺将白龙也抽了下去。

    “魂禁,息魄,摄!”湛长风二连术,趁它晕头转向,摄出了它的龙魂,顺手丢给了扑将上来的白狐。

    涧水湍急,血色却没被冲淡,反而燃起了灼热火焰。

    那是凤凰的气息......但不是真的凤凰。

    一道人影破水而出,仅十几个呼吸,他的断臂又长了出来。

    “你还是很强。”他湿淋淋地立在半空,面容开始变化,露出一张冰冷的俊颜,眼中空茫无一物,仿佛藏了一座雪山。

    湛长风眸深如渊,凉凉道,“玄诚,你何时也屈身供王朝指使了,戴上这伪装,怕丢脸?”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