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1章 风云大乱(二合一)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这信仰力绝非泛泛,余笙认为自己该重新审视此人,别到时候与虎谋皮,将自己坑进去了。

    商愚没有问她如何设计的甲鼎大元帅,也来不及问,她才替她疗伤,门上的禁制就动了动,有人在催促开门。

    “我自己藏,你顾好自己。”余笙施出隐元藏神之术,此术乃星野遗术中的核心道术之一,一旦施展,准圣也找不到她的踪迹。

    她修为不高,施展这些核心道术损耗极大,之前她用了此道隐元藏神之术外,还对甲鼎用了有言灵和惩戒之效的开阳神律,整个人的力量都被抽取一空,神魂之力也枯竭了,四五月内恐是修为全失的状态,她原打算用外物辅佐着,躲到下船。

    然商愚的信仰力竟让她的神魂力快速充盈了起来,既然有了一点底气,还是保险起见,施展片刻道术,躲过搜查吧。用外物来隐藏身形,总归有被发现的风险,半刻前不就被这人发现了吗。

    余笙的身形立刻隐去,商愚一探,果真彻底找不到她的影子了,放心打开了门。

    走道上闹哄哄的,与一般兵将打扮有所不同的绿袍将士容颜冷酷,把守在各个单间门口,进行里里外外的检查。

    商愚一开门,有俩绿袍将士默不作声且迅捷地将她赶到外头,一个挤进单间施查探之术,一个检查她的身份令牌。

    查完又厉色喝道,“没有命令,待在单间里不准离开。”

    商愚再度被锁回房间,手还没从门上放下,就感应到一股灵鉴神识无视门上禁制,强势地扫来,久久盘桓。

    这是黔灵天君的神识,不单单是针对她这里的,而是笼罩着整座船。

    现在所有人的动作都相当于在黔灵天君的眼皮子底下,商愚没法帮余笙了,只愿她能坚持到黔灵收回神识。

    幸好丘央将士分了四艘船,黔灵天君监督了片刻就去其他三艘船了,只令几位神通将军继续监视。

    神通将军的神识对商愚和余笙来说都是可以规避的,商愚暗中掐了个法诀,造出一副认真修炼的假象,然后道,“出来吧。”

    余笙凭空跌了出来,压不住的一口血洒了满襟,倒也无力挣开商愚的搀扶了。

    商愚继续用信仰力帮她疗伤,直到余笙有力气推开她,“够了,谢谢。”

    余笙有些许复杂,信仰力是用一点少一点的,她是心大还是怎的,不要钱似地全往她这里送了。

    她可能是想报之前的恩,但自己承不起此情。余笙想明白了,那日她就算没出手帮她,她也能靠信仰力自行恢复的吧。

    如此一来,她的就不是救命之恩了,只是雪中送炭,自然也当不起她的过度帮助了。

    被推开的商愚眼眸微沉,旋又吐出口浊气,温言问,“你很在乎山海,或者说新起的太一王朝?”

    “这不干你的事。”余笙闭目固元养神。

    “如何不干我的事,你说你与吴曲有仇,却偏选在吴曲大军进攻山海时动手,我也不是傻的,难道还看不出你是为了山海吗,一个随时会去为另一方势力搏命的人,你觉得会是好搭档?”

    余笙也冷下声,“合作的事儿还没影,你无权质疑我,如你不能接受,我现下就能走,今日之情,我会还的。”

    说着,她又要施展她那隐匿之术,商愚当即捉住了她的手腕,轻叹,“你傻不傻,既然在乎,又为何用决裂的姿态离开,害得我就算找到了你,也不敢表明身份。”

    “!”余笙滞住了甩开她的动作,清眸有一瞬睁大,“湛......不对。”

    这具身体绝对不是湛长风的,余笙满脑子戒备,以为她用什么手段查看了她的记忆,故意编造出湛长风的身份。

    “何时如此多疑了?”商愚坦白,“我是湛长风,也不是,我是她的一魄,在各界穿梭证道,本体认为你遇到了麻烦,叫我过来看看,至于此具身体,是原主人让我帮她完成心愿,给我的报酬之一。”

    ......余笙失语,像是神游天外,没有反应过来。

    商愚不着急,慢声道,“你说本体刚愎自用,某些个决议半隐半藏,行事让人无所适从,我替本体认了,本体背负得太多,有些事不是想说就能说的,可你不也如此吗,说走说走,叫人担忧。”

    余笙垂下眼帘,回想起辞行那夜,心有愧然,她为了把关系弄僵,说了很多重话。

    细忆起来,湛长风也许是感觉到了什么,所以.....任她离开了,选择暗中护她?

    余笙稍息斟酌,开口道,“我感应到一股庞大的势力在搜寻我的踪迹,应当是冲着归命星盘来的,情况未明前,我不欲连累他人。”

    商愚预先推演过很多可能,余笙话音一落,她便从中抽出了对付这种可能的方案,“我背负着本体某个最隐秘的危机,与你相差无几,都是天涯沦落人,不如一起吧。”

    “一起?”余笙犹疑不定,她真的不确定她会带来多大的麻烦,要是把湛长风这分身牵扯进去......

    “余笙。”

    温柔坚定的唤声让她对上了商愚的眼,商愚的眼十分通透无暇,仿佛慈悲的智者,这也是湛长风不曾展露的赤诚。

    “不用担心,这世上没有真正意义上的绝路,缺乏的是筹谋,且我就算这具身体死了,只要灵魂不灭,还有醒来的机会。”商愚道,“本体与我,从来不怕险阻,唯忧同行者越来越少,道狭路尽。”

    “跟我走好不好,本体隐藏的.忧虑的,你都可以在我这里看到答案,我也会尽我所能,助你做你想做的事。”

    余笙心底柔软一片,面上没轻易松口,“等这次危机过去吧。”

    她当初离开得那么气势汹汹,现在哄哄就被哄回去了,她自己都觉羞愧。怎么好像逃不开这家伙的怀柔攻势了。

    商愚可不管她说什么,反正当她默认了,“好了,现下能安心让我给你疗伤了吧。”

    余笙任她抓过自己的手,源源不断的信仰力修复着她的损耗,感觉通体暖洋洋的,舒服到.....好像忘记了某些事。

    她看向商愚的目光由微妙转深沉,“装失忆好玩吗?”

    噫,怎么还记得这茬。商愚神色无奈,“我着实是怕你不理我,不敢跟你相认。”

    尾音撩长,带点低沉,好像受了委屈。

    尽管知道她胆子大得很,但被这样一说,余笙再起惭愧,不与她辩谁对谁错了。

    “你有何应对吴曲大军之法,我这次行动,没对吴曲的兵将产生多大损伤,主要是重伤了他们的元帅,除非他换肉身或有上尊准圣帮他,否则不可能再恢复战力。”余笙对这点很有自信的,她的那招开阳神律是带有惩罚道意的言灵,惩罚既出,规则便成,不能逆转。

    商愚光棍地摇摇头,“这点让本体去操心吧,我不管这个,不过我觉得本体可能巴不得吴曲攻过去,毕竟她要树威望,但在这之前,她应该会有动作将大军的实力削弱几层,免得山海界真的遭不住进攻,你伤了甲鼎,一定会拖慢他们的前进速度,她那边的时间会更充裕一点。”

    余笙疑然,“你不知道本体在想什么吗?”

    通常情况下,分身的行动,都是本体的意志在主导,跟分身对话,就是在跟本体对话,但她......余笙想到了一个词,独立分身,即有独立的思考,这种分身一般是用来入世感悟的。

    相当于一张白纸入世,载着新的领悟回归本体,助本体触摸更多的道理法则。

    “我有本体的记忆,但不与本体同步思考,本体希望我以新的姿态感悟世间之道。”商愚抽回手,“你抓紧时间休养,他们要是抓不到你,肯定会搜第二次。”

    余笙点头。

    那厢,甲鼎不管怎么修炼,怎么服用灵丹妙药,破损的经脉都无法凝聚起来,气得暴跳如雷。

    船队的航行也耽搁了下来,等着主帅康复。

    山海界

    湛长风依旧忙着规整龙脉,隔一段时间,就会收到一封吴曲军队进度的密报,这日,又一封信到了她手里。

    她看过后,与花间辞见了次面,“如你所料,吴曲军队遭袭,停在了半途,从昉翊那边购来的太空战船也到了,准备在他们的航线上设陷吧。”

    “谁动的手知道吗?”

    “还不确定,现在最重要的是将他们拖在外面,统训新兵.整顿内务都需时间,定不能拉着一架还没拼凑起来的马车去跟人家对撞。”湛长风边思边道,“吴曲内部也该要乱起来了,这场仗,哪怕打了,也打不长久,只要能熬到他们退兵。”

    “我知晓了,我先让摇光兵团去设伏,他们做事让人放心点。”花间辞匆匆去安排事项,动作迅捷。

    湛长风也暂将修整龙脉的事全权交给钦擅和颜策,自己领着五十万正规军和三十七万临时雇佣军前去界门附近做准备。

    另外她说的吴曲内部会乱,具体还得从巨神海秘境说起。

    那次,吴曲的大小兵将皆被俘虏,她从这些俘虏里,拎出了奉戮,早前就怀疑此人与涅槃会有关,便直接对他用了搜魂术,果不其然,他的脑海中有“弑”字禁制保护了他的记忆。

    再次见到这种禁制,湛长风愈发觉得它高深莫测了,因为到了现在,她还是无法破解它。

    但奉戮不开口不要紧,吴曲其他人的记忆可没受保护。

    随意查了一名将军的记忆,得知纪千秋已投入吴曲,替大明王来秘境寻鸿运宝树。

    这条简略的信息里,透露出来的内容细思极恐。

    纪千秋对外称,他是秘境中流落在外的族人,这一解释很合理,正因为他是那个古老部落的族人,才有机会知道山海祖脉的位置,才能开启潮臣台进入秘境,才会召请下神殿,打开殿门。

    可是,再加一点,一切就都有点变味了。

    他要还是涅槃会之人呢?

    涅槃会侵入了吴曲,还是吴曲本就是涅槃会一份子?

    不论哪种情况,吴曲必要破灭。

    那会儿,她联系到在外的乌晓,让他在其他王朝耳目鼎盛之地,相继披露出吴曲返虚被败.八千神通生死被俘.盗走先天圣宝鸿运宝树之事。将吴曲高端战力空虚.军团外出.坐拥气运圣宝等关键消息摆在各王朝眼前。

    在她的演算里,长泽和南江有五成的几率会趁机朝吴曲发兵,这当然还不够,另一步,她将奉戮交给了姽婳,细数涅槃会的行事,要求天道盟进驻吴曲,调查可能与涅槃会有染的吴曲。

    天道盟不会对一界内的某个邪道势力进行缉拿,因为这属于该界的界内事。

    但是,该势力要是跨界对生灵产生巨大的危害,天道盟就有理由重视了。

    姽婳没有亲自前往风云界,递了消息给风云界的天道盟办事处,天道盟办事处打算截下纪千秋,从他身上找到突破口,再对吴曲彻查。

    湛长风知会天道盟,主要是想让吴曲自顾不暇,然连湛长风也没预料到的是,纪千秋的目标也是破灭吴曲,并以身为诱饵,招引来一群虎狼。

    他在穿过星途,将鸿运宝树带回风云界的这一路上,自己也隐秘地向长泽.南江俩霸主王朝泄露了风声,加上涅槃会的暗中推动,君臣全被引得蠢蠢欲动。

    两王侯和朝臣们的密议中,都充斥着躁动的野望。

    “吴曲即将拥有一件气运圣宝,来日势力定又会壮大几倍,不能不防!”

    “现在吴曲有一返虚失踪,数位具威胁性的大将不是在山海界就是在去山海界的路上,正是攻打它的好机会!”

    “近数十年来,吴曲的仁德之名越来越高了,修士们都向往他的国度,长此以往,对我们不利啊。”

    长泽王朝和光王.南江王朝宁鹤王望向吴曲的眼神俱晦涩,面上却对群臣的建议无动无衷。

    如此过了数月,当真正确定吴曲派去的司空尊者没有返回风云.甲鼎已将抵山海.纪千秋马上就要回到吴曲时,俩王朝一齐出手了,截纪千秋,攻吴曲!

    吴曲指着拿到鸿运宝树,更上一层楼,怎容半途被破坏,当下发了狠,掀起了三大霸主王朝的战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