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0章 突发状况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船员捧出一件珍贵的太空宝具,星光长桥。

    此物能在太空中搭建起一段供人行走的路。

    星光长桥被一把抛出,长十数丈,架在丘央大船与主舰之间,其他船也相继搭桥。

    整片船群就像是被连成了一体。

    这时,包围主舰的刺眼白光剧烈地闪烁起来,仿佛里面正在发生激烈的打斗,各船的动作也快了起来,纷纷踏上星光长桥前去支援。

    商愚这船上,去的是青墨天府的一支演兵战团,她连上场的机会都轮不到。

    本体应该没空布置这一出,她还是静观发展吧。

    忽然一声爆吼通过星光长桥传递了过来,白光渐渐消散,她眺望去,见主舰甲板上“尸横遍地”,细瞧那些尸体,多半都是傀儡。

    而在甲板另一角,有一位身穿金甲,头覆面甲的大将,他以刀拄地,半偻着腰发生低低的怒吼,犹如受伤的孤狼,蕴着择人而噬的凶狠。

    商愚听见有人喊他元帅,这就是那名吴曲的甲鼎大帅?

    以她的眼力,不难看出,甲鼎的经脉受到了极大的损伤,说是全部崩裂也不为过。

    “全军戒严,都回自己的单间待着!”

    诸将再次被赶回船舱,神色却都掩不住惊慌,竟然遭伏了?!大元帅还好像受了伤!

    那新兴王朝有在太空设伏的能耐?

    甲鼎扬起脸,血丝遍布的眼,怒瞪着想来扶他却又不敢的将领,“我要知道船队为什么会偏离航道撞到陨石带!”

    “太空中四处无着落,伤我的人定然逃不了,给我查!”

    甲鼎撑起身体,踢开脚边的傀儡残躯,正要回去疗伤,眉头先蹙了起来,仔细回忆起变故的经过。

    星途塞不下那么庞大的船队群,像他们这种远征船,都是可以直接在太空航行的,在出发前,必然会确定好航线。

    至山海界的这条航线,早几年就作为战略材料被反复规划确认过了,有九成的把握,能肯定,航线上没有陨石带,除非早几年前,在还没规划这条航线前,此处的陨石带就被遮掩起来了。

    另一种可能,就是主舰的把舵员与人里应外合,故意偏离航道,领错路,撞上了陨石带,又或者,有人通过某种手段,间接使把舵员错了方向。

    等船队撞上陨石带迫停,这个人就带着一群傀儡登时主舰甲板进行破坏,引他和兵将出船舱迎战。

    此处只有陨石带,他们会躲在哪里?

    “给我往陨石带搜!此人一定还藏身在那里!”甲鼎说完,心里又涌起几分迟疑。

    傀儡和来人的战力有点模糊,但绝对胜在猝不及防。他望向船舱出入口,当时这人,应是没有声息地贴身站在舱门边,率先出去的兵将没有察觉到这人,直到他踏出这道舱门时,攻击突降,一击得手!

    用的还是一种稀奇的顶尖秘术,让他这个离返虚差临门一脚的人都被暗算了。

    这人的隐匿术也极好,出完手就又立刻没了踪影,好像直接离开了这一片空间似的。

    然而,这人没有跟他正面动手,且一击也没将他毙命,是不是说明这人的实际战力比他弱?

    若是如此,这人用出那么强大的秘术,必然会付出极大代价,现在说不定受了重伤,那还有力气再躲回危险的陨石带里吗?

    甲鼎眼神迸亮,想起了被他忽略的一点——适才包裹着这艘主舰的刺眼白光!

    白光对人并无实际伤害,就是能闪瞎人眼,让人看不清内中状况。

    这人一击就退,着实没必要为了防备其他舰船的人赶来支援,弄个白光作掩护。

    不对,是为了吸引其他人才用的白光!

    甲鼎脑袋灵光一闪,想到某个可能:白光笼罩主舰,外面的舰船自然以为主舰遭遇了天大的危机,会急忙架桥支援,而受伤的这人,却能趁着混乱,通过长桥,躲到其他船上去!

    “搜每一艘架了桥的船!”

    有将领瑟瑟问,“那陨石带不用搜了?”

    “笨蛋!蠢货!都给我搜,彻彻底底,里里外外地搜!”甲鼎气急攻心,脑袋也晕了下,“还不快去!”

    “是,元帅!”

    出师不利的阴影笼罩着每座船,商愚前脚踏进船舱,后又转头望了眼,身后那兵将以为在看他,挠挠头,小声搭话,“这次变故来得真突兀,不知来了多少敌人,没准一会儿又要我们集合抗敌了。”

    “这是我们的使命。”商愚不咸不淡地回了一句,目不斜视地回到了自己的单间。

    兵将的本质还是修士,为了保证每位兵将有足够的修炼空间,都会配给单间。

    然船舱空间有限,单间十分狭小,仅容伸开腿脚。

    她打开单间上的禁制,进入。脱了盔甲,才好像想起门没关,转身将其合上。

    “你还好吗?”

    狭小的四四方方一角里,出现一人的身影,正是余笙!

    这会儿的余笙脸色苍白,身子微蜷,仿佛在经受莫大的折磨,神情却淡淡的,言辞冷漠,“聪明的人,宁肯求助,多次帮助过自己的人,也不会去找自己帮助过的人,我本该杀一人取而代之,不该随你进来,但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如你所见,我与吴曲也有仇,若你真有本事,我们会是很好的搭档。”

    余笙在看到,她能回头一眼,准确找到隐身的她时,决定走一招险棋。

    她想暂时观察观察此人的能力,此战过后,她若真有能力在青墨天府站稳脚跟,她可以与她合作,破掉吴曲在丘央的兵源,甚至利用丘央反咬吴曲。

    她向来是个狠的,为了今后这个可能的合作,她不惜将弱态展露,换取信任。

    商愚......商愚有点心虚,她几乎能一眼看穿她的打算,泛起淡淡的好笑和心疼,某瞬想袒露身份,但她觉得,她现在袒露,可能会有生命危险......

    “别说话。”商愚将一道信仰之力送入她的身体,她的信仰之力很精纯,隐约还附着平定四方.教化蛮民的功德,对缓解她这种因为秘术耗竭神魂力量的状况极有效果。

    信仰力?

    余笙惊疑,她是神道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