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6章 返虚复来(二合一)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果然众掌门长老还未散去,玄灵掌门便收到弟子传音,说是凛爻向山门递了论道帖。

    玄灵掌门道,“我堂堂万年山门,目视几多王侯起落,见她如见朝夕纵逝的蜉蝣,怎会应下报备道籍如此无理取闹的要求,但她是以论道名义要见我,我且看看她能论出个什么子丑寅卯。”

    说罢,离座赴往。

    却没想到,湛长风真的只是与他论道。

    玄灵掌门送她下山离开时还有震惊与疑惑,震惊的是她对道理法则的见解高深精妙,几瞬让他产生高山仰止之感,疑惑的是她一点不提道籍的事。

    难不成答应她上报道籍的几个小门派不是屈于她的胁迫,而是被她论道给论服了?奇怪。

    其实他猜到了一半。

    别人以为湛长风是在扬威,她自己却视作教化,这次教化,不是要别人认同自己的见解,而是认同自己的德行与道心。

    传承较短的小门派,很容易对她产生信服,像录户籍一样,将道籍挂到太一名下,寻求太一的庇护。大门派有自己的坚持,她也没想一举将它们都纳入旗下,现在只是先给出一个信号,往后慢慢谋之。

    而且与神通或灵鉴论道,对她也有不少帮助。

    湛长风只身过山水,每一个与她论过道的门派奇异地沉默了下来,不知究竟的修士则更焦虑了,悬骨掌门多方打听,得到了一个“道拙,不敢妄议”的回应。

    她一路行,一路论,一路梳理龙脉,竟没人察觉她的隐藏目的。实在是因为,途径的那些门派.城池.大族都是挑龙脉建立的,她去论道扬威一点也不奇怪。

    三月后,湛长风走完了小半北昭,东临王朝的旧部和附属诸侯也被敛微等人处理妥当,该清剿的清剿,该收编的收编,该重新册封的重新册封,一切趋向尘埃落定。

    早有预兆的变故,也适时爆发了,让人一刻也闲不得。

    当时,湛长风正走到悬骨派的山门外,悬骨掌门站在峰上大殿门口,身前的水镜里映着她的身影。

    “我来领教你让各个门派乖乖闭嘴的本事。”悬骨掌门眼中划过一丝斗志,遥遥向守山弟子传去嘱咐,“来者若递论道帖,先让她论一题。”

    “就论......苍生辜不辜!”他斩钉截铁道。

    从接近苍穹的山峰上划过一只纸鹤,穿过云海,掠过万顷山湖,落到守山弟子手里,化成字符。

    守山弟子朝山门外望去,远远的路尽头,一抹孑然高挑的身影愈发清晰。

    “悬骨之道,仰望已久,今递论道帖,请集悬骨道蕴大成者一论。”

    守山弟子依令朝这温文有礼的修士抛出一问,“递论道帖者,先答一问,请教,苍生辜不辜?”

    悬骨掌门以一问拦住论道帖,不乏几分下马威的意思,且他此问也有意思,凡天下道者,谁敢说声苍生有罪?

    修士道一声“苍生何辜”,入世降妖除魔。

    圣地道一声“苍生何辜”,广招弟子开道途。

    王侯帝君道一声“苍生何辜”,创国立法护疆土。

    有说苍生有罪的吗,自然有,但多出于草菅人命的恶徒之口。

    湛长风细一思,便知悬骨掌门笃定她会辩苍生无辜,等她踏进山门,恐怕要用战争.掠夺这些主题来驳斥她的行径,斥她一边说着苍生无辜,一边陷苍生于水深火热。

    苍生真的无辜吗,苍生没有一个是无辜的,杀生.妄言.懒惰.嫉妒.从众.贪心.思邪......每个人的一生,都是一个不断犯错的过程。

    苍生真的有罪吗,苍生不一定是有罪的,因为世间之法,分为道德和律令,大部分苍生活在律令里,即使道德有损,也是作风问题,谈不上罪,所以古往今来,有前赴后继的人举着“苍生何辜”的旗帜护持苍生。

    她知道提出此问的修士在听她回答,不疾不徐地将自己的见解一一道来。

    山峰上的悬骨掌门深沉地俯视着那端的山门,抛开她与自家门派的摩擦,他真要赞一声她的通透理智,甚至觉得她做王侯帝君,定然能做到公平公正.不偏不倚。

    可世间总有不公平不公平和偏倚,他为悬骨掌门,自是要以悬骨的兴衰存亡为首要,将悬骨道籍向太一报备,无异于承认悬骨屈居太一之下,王侯神权大于宗派道学。

    这怎么忍得!

    悬骨掌门抚须镇神,打定主意要叫她铩羽而归,他第二问,便要问她王侯帝君的征伐,究竟是为苍生还是为私心,再问成王与苍生性命孰轻孰重。

    但在他还未把人放进山门时,一股威势席卷北昭大陆,洪钟之音渗透杀意,“凛爻小儿,出来受死!”

    那是返虚境威压!

    吴曲的返虚供奉司空照又回来了!

    回来的是本体!威势胜数倍!

    悬骨掌门遥望天际,黑压压一片人影,心里顿时一咯噔,吴曲军队也到了?!

    转头回望,山门前的那人已凌空踏步而去,行至绿水空山之上,与其遥遥对视。

    诸天君有感,一道道力透山海界的目光投来,泛起凝思。

    刚历变故的北昭修士们惴惴难安,恨不得躲到地心去,怎会出现返虚尊者?!

    另有附近的修士大胆得朝天上望去,顿时跌坐在地,只见天上云层相叠,每一云层上都站满了披甲力士,手持双锏,身拢金光,威严不容侵犯,修为皆不下于生死境!

    再粗粗一看,少说八千人!

    被各真君将领簇拥在中间的道人,头戴紫金冠,身着黄纹袍,披兽面铠甲,须发怒张,威震山海,他怒视着湛长风,张口就斥,“你昼族设计杀我分身,今日,我便要留下你的真身,你要是举国降我,或能留你全尸!”

    “吴曲欲攻陷山海,你打了头阵,被杀一分身还有理了?”湛长风不紧不慢道,“昔日是我昼族,今日是我北昭,来日就是整一个山海界,苍生何辜,要被你如此逼迫。”

    司空照冷笑,“少拿苍生说事,你既为君,不杀你杀谁,你不降谁降。”

    “这位尊者言之有理,我既为君,理当立下法度授下文明,保苍生无罪,护苍生平安,虽仅仅为一方之主,但山海无人来助,便唯有我一力承担。”

    湛长风目扫吴曲众人,“一返虚,十八神通,数千生死,敢问一句,若我战死,当将山海如何?”

    “我大明王乃风云界域英主之一,应为山海君。”司空照冷睨着她,此人三月不见,便登上霸主榜,从荒原跳到了北昭,进展神速,再不克制她,兴许又是一位难得的不世王侯。

    哼,难道她发现了祖脉的秘密,借祖脉提升了运道和修行速度?

    他审视着湛长风,看不出她的底细,心里疑惑更甚,此等人物着实罕见,若无家族宗门供着,便是得了大机缘。

    或许她知晓祖脉所在。

    要真是这样,还得留她一口气,让她说出祖脉踪迹。

    司空照正想下令捉拿她以及未在此的昼族众人,山海界的天君和真君们陆续赶来了。

    天君和真君们隐晦地瞪了眼湛长风,这厮刚刚的话使了扩音,估计全山海都知道吴曲来攻,而他们这些门派迟迟不作为了。

    湛长风好整以暇地接受他们的余光凌迟,感激道,“苍生何辜,各位能现身,乃山海生灵的福气。”

    悬骨掌门动了动嘴,终究没说什么。苍你个鬼。

    司空照可记得分身在冰寒荒原被几大天君围攻的事,他扫过旬恭.云中子.真藏.白贞.姚弘诸人,着重看了拿破妄真枪给予他分身最后一击的云中子,“过往我可以不追究,因我知晓,你们是受她指使,这一战,是吴曲跟她的事,你等速速退去,休要掺和。”

    云中子点破事实,“山海界是我们根,吴曲欲入主山海,怎会与我们无关。”

    “尔等只要承认吴曲在山海界的地位,自可如往昔般招收弟子.传承法脉,吴曲不会强行干涉你们.限制你们,这与你们而言,只是外面的家族.城池换了主子。”

    司空照先做安抚,话中透和好之意,湛长风却道,“吴曲的不强行干涉限制,便是攻打我昼族吗,那时的昼族,不过一隐族,与这些门派何异?”

    “还是尊者想说,是故意将我昼族逼成国来给你们当踏脚石?”

    .....司空照目含深意,此人的问话不似作伪,真不知道祖脉?

    眼下祖脉的事是不可能说出来的,司空照嘴一张,将锅推了,“攻昼族,只是景耀对昼族的私下恩怨,与吴曲无关,吴曲应景耀的求援而已。”

    他道,“这次,是王朝之战,你等退去,休要干涉,待不久后吴曲一统山海的王朝,当为大家展现一个更加生机勃勃的太平盛世,不会损各位一分一毫。”

    各方门派的执牛耳者似在思考他话中的真实性,没有立时回应。

    湛长风就知他会如此回答,摇头笑笑,“诸位,六十年前昼族遭逢大难,便也是景耀引起的,当初你等或隔岸观火,或参与了瓜分,时至今日,难不成还没有一点反思吗?”

    “据我说所知,吴曲在攻占他界后,通常会将那些罕见的大秘境.大灵脉.大洞天收为己用,某些法脉更是悄然无声地消失了......”未竞的话是什么,谁都能猜到。

    但他们没把握对付吴曲这等霸主王朝,相觑皆无言。

    司空照满意一笑,欲杀凛爻是他的私事,也是正事,但拿下山海才是他最要紧的事,最好能让这些门派退步,不来阻止吴曲的步伐,“我代大明王承诺,吴曲不会改变现有的门派格局,我也可以给你们一个时辰,来商议是迎接吴曲入主,还是负隅顽抗。”

    说完,他收回威势,闭目养神。

    云中子使用宝具禁锢了他们站立的一方空间,问,“诸位以为如何?”

    一位掌门道,“如果是大明王亲自立下道誓,不变山海界的门派格局,这天下换不换王侯,与我等倒是无所谓。”

    “是这个理,天君们也是被凛爻诓着对那位尊者动手的吧,其实谁当山海的王侯,跟我们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一来吴曲王朝不是东临景耀和现在的太一能比的,它要想打压我们,争夺我们的洞天福地,我们反击不过来。”

    有人接道,“二嘛,吴曲野心未明,焉知他是不是为了安抚我们,才做出这等口头承诺。”

    ......

    被排斥在外的湛长风也想知道他们会讨论出个什么结果,便静静等着,没有出言。

    一个时辰飞逝,众人争得面红耳赤,一派认为吴曲始终是外界势力,决计不能让它来祸乱山海的本土力量,一派认为谁主天下都无碍,只要自家不受影响,一派认为这都是凛爻的错,先让凛爻跟吴曲斗起来,他们再看最后的情况决定接受不接受吴曲。

    有一点却出奇一致,他们想知道,吴曲以怎样的方式保证不动山海门派格局这个诺言。

    司空照想着祖脉的源头在荒原,那边已经没有门派插手了,等荒原祖脉一现,两陆也要成陪衬,现跟他们妥协一下也无妨。

    他立时烧了一炷香,请大明王谕令。

    袅袅白烟中化出大明王高大伟岸的身躯,神情掩在九旒青玉后,司空照烧了一秘文,不用口述,大明王便知了全部事情。

    他似乎看了湛长风一眼,毋庸置疑道,“山海界如果愿意归附吴曲,不仅是门派格局,所有格局都可不变,但若不愿,只能好自为之,本王授司空尊者全权处理此事,他言即本王言。”

    “君侯慢走。”司空照一拜,白烟消散,他转头问山海众修士,“可想清楚了?”

    “请再容我们议一议。”

    他们又聚在一起说开了。

    湛长风孤身立在离他们不远的地方,依旧被他们隔在禁制外,她眼中流云四散,仿佛有一声叹息自天边来。

    事情到这里,司空照也压下了分身被毁的怒意,他看湛长风,就像看一位迟暮的王侯,故作语重心长道,“民啊,要顺,你做了什么,怎不太得人心呐。”

    “势弱而已。”

    “君侯最后一句你可听到了?你要是愿意,吴曲便来为你助长气焰,也许还能被君侯册封为山海的封疆大吏。”

    “不是自己得来的,容易失去。”

    “年轻人就这点不好,太容易犯倔。”

    二人竟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了起来,三刻后,沧海.灵山等门派告辞离去,自言中立,不掺王朝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