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5章 建太一祠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一般情况下,抹去神位上的姓名,加上自己的,是没有任何用场的。但大多王朝天朝在下界争的是什么?

    当然是传教地了。

    应运诞生的一门神通叫嫁神,以自身神位,取代原神位的位置,和平地接手前神位的传教地。

    凡各王侯帝君.老祖师祖,鲜有不会的。

    湛长风也在镜子的帝道传承里得了这门术,将太庙匾额改成太一祠,把里面的神位,都嫁接上她和太一众臣的官位及尊号。

    她改掉神位后,各星界上,东临信徒们都开始遗忘东临的存在,于此同时,太一众人的存在愈发彰显起来。

    随即,湛长风又借神位,入各界各地东临庙宇守庙人的梦境,传扬太一之法。

    像这样的国之班底,皆是以治世.守护的形象出现,突出其保卫地方安康.辟邪除祟等特点。

    湛长风也授了诸臣相应的法门,如何入梦.如何获得信仰.如何完成信徒心愿,还有完成什么样的心愿.做什么样的事有机会得到功德。

    不过太一诸臣,除了凌未初.敛微外,暂时对它的兴趣不大。他们有那个时间细细地关怀众生生老病死.嗔怒哀怨,换取功德加持.信仰力助益,还不如自己修炼一下快。

    但也没有排斥的,毕竟这是一种难得的,可以接触到功德的手段,且到了证道阶段,它的重要性大过一切道法宝具,只因它是一个论证己道.发扬己道的难得途径。

    如已在证道路上的凌未初,他现在太一的神号为元符天君,神号是尊号的一种,通常神道将尊号叫做神号,其余各道称为圣号。

    元符代表他的道,天君代表他的修炼高度。完整称呼时,还得叫上他在太一的教职,曰天璇元符天君。

    他也有一个自己取的道号,与他的道相契,叫元符子,不过道号是不上象征着国的祠堂的。

    再说敛微,她曾是财神,又是诞生在天下财运里的,在太一的神号为天玑上生解厄真君,中间的上生代表了她的圣灵身份,解厄为道,她要在天下财运中证道,而传教地,就是她能触到各方财运.悟道证道布道的地方。

    湛长风也同样如此,她将太一之名宣扬到各界,使众生皆知她为太一凛爻王,便是在证自己的道。

    另一方面,她与众臣象征着太一国,她们的道越远,信徒越多,反馈给太一国的气运.功德.信仰也将越强大,这亦是一种兴国之道。

    且很快,太一的国等级,就会从执掌一方的方国,晋升成统御多方地界的王朝了。

    将收归东临旧部的事交给敛微等人后,湛长风一人走在北昭大陆上,梳理一处处龙脉,这是她决心进攻俩王朝的重要目的。

    十余万年来,山海地理位置多有变动,致使祖脉与众多延伸向界内各地的支脉断裂或被阻滞了。

    她攻下北昭,便可借扬威的名头,正大光明地行走在北昭上,一边清除试图杀她的修士,一边修复各龙脉与祖脉的联系,并将十余万年间新生的龙脉改位,引入祖脉中。这是她收服山海界天运的关键一环。

    修复是真,清除是真,扬威也是真。

    这回,她不要求众门派家族的私地记上太一的名,甚至承诺不管各家的恩怨,不立相关律法,却要求所有门派家族散修的道籍,都归属太一名下。

    不服也好,反抗也罢,她竟又一反常态,好言好语地一家家拜访过去了。

    悬骨.玄灵.沧海作为北昭大陆内部的一流门派,相当于是国中国,当初东临王在时,他们也仅是承认了东临王作为北昭大陆之主的事,他们的山门和私辖的修士城池.秘境该怎么样就怎么样,一分一厘的税金都不用向东临缴纳,就跟和东临做了友好邻里一样。

    可湛长风居然要求他们向太一报备道籍?!

    那岂不是意味着,他们的法脉道脉向太一臣服了?

    “简直岂有此理!”悬骨.玄灵.沧海以及诸多对此不满意的掌门.长老聚在了沧海派的无华山,殿门一闭,将湛长风明里暗里损了好几遍。

    “东临当初征战北昭,收归了不少家族私地,她将东临的地盘都拿下,疆域.权势都极为可观了,竟还想插手门派事?”

    “山海界数千年来,国和门派分得很清,她治她的国,我们修我们的道,互不干涉,这样难道不好吗?”

    “太一才立国多久,我们传承了多久!呵,恐怕我们还存在着,她先被灭了!”

    “我看她是狼子野心,不是说吴曲要攻来吗,她这是想与我们绑在一起,介时让我们这些门派出战呢!”

    “大家都是山海界的,唇亡齿寒,吴曲真要攻来,我们会坐视不理?此举寒人心呐。”

    “照我说啊,现在山海界的王朝,没一个拿得出手的,景耀内讧,太一是靶子,全长久不了,怎就没个像点样子的王侯诞生呢。”

    “不知上三派的掌门们有无跟吴曲联系过,他们是怎么说的?”

    “就是,我们山海界的门派集体施压,跟吴曲谈谈,他们要是对山海界的治理法案合理,我们同意他入主山海也不是不可能。”

    “没错,一般少有王朝天朝会要求上报道籍吧,她怎么敢这样做,是可忍孰不可忍。”

    “静。”沧海派掌门抚着三络长须,剑眉锋锐,“各位到我们沧海来,是为太一之事,关于吴曲的,容后再提。”

    “话也不那么说,现在太一.景耀.吴曲可是关联的,要讨论太一,脱不开他们。”悬骨掌门道,“依我之见,凛爻虽刚立国,但在山海界这个问题上,比其他二王更有野心。”

    “此话何来?”

    “那还不明显吗,她管了疆域,管了天下经纶,却还不放过我们这一清净的习道之地。我看啊,她想一统国与门派,掌握天下道法。”

    殿中的掌门.长老们讶然,一小小的新王,还敢肖想那么大?

    有人开门进来,恭敬得递上一份卷宗,“有消息称,南面罗岭山一带的三家小门派,答应了向太一报道籍之事。”

    “她走到罗岭山了?”

    “是。”

    众人看向玄灵掌门,罗岭山离玄灵不远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