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1章 崇山险象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湛长风瞧着豆丁大的朱红媚,“你要效诸将,还有很长一段要走,不过我看你的性情和根骨,是较适合大开大合的功法,我这里有一部演兵功法,你可以先练一层,再决定要不要继续。”

    她拿出半册荒天诀,递给她。荒天诀是大乘演兵功法,入门条件也很苛刻,能修的将士极少,远远组不成一支战团,从孩童挑起,也许比较好培养,何况朱红媚占着孩童清澈的身,还有成熟体的记忆。

    朱红媚高兴地接过,“我愿意试试。”

    湛长风又看向明心,与朱红媚朱红颜尚且弱小的实力不同,他已经生死境了,而且有自己的想法,略一沉吟,道,“治病与治世不能同日而语,你要是真对治世之道感兴趣,可去天权或玉衡殿自荐,通过考核,从小吏做起,有什么不明白传音问我。”

    明心欣然应下,“谢老师点拨。”

    这俩都做了安排,自然也不能拉下朱红颜,朱红颜性子早熟,但到这陌生又广阔的世界,终究是有几分惘然的,没有另二人适应得快,眼中懵懂。

    “你有什么想法?”

    朱红颜赫然,比较糟糕的是,他没有什么想法,他钦羡那些将士,那些官员,可一想到要将自己套在铠甲里.朝服里,便有一点不适,好像有什么东西捆着自己,“......学生皆听老师安排。”

    “你自己的路,怎能听我安排。”湛长风问,“可有传承功法?”

    湛长风没有强制要求他做什么,这让他心下一松,对老师愈加亲近了,“上一代幻海春蜃将传承记忆都封印在洪源宝珠里的了,以至于没能从血脉上传递下来,所以学生仅会生来的天赋神通。”

    “你先跟从兵书院的进度修习,待你各方面合格了,我授你另外的道法,至于选择何种生存方式,得看你了,我只能从旁给些建议。”

    湛长风留了一会儿,给他们解答了一些修行上的疑问,就又回到了长生祠。

    现在望君山,只有主峰上的长生祠和偏峰上的兵书院及军队驻地,四辅七殿都搬去月光三角洲了。

    她吩咐几名守卫看着还没从顿悟中醒来的三人,自己也去了月光三角洲,为对两陆的进攻做最后准备。

    月光三角洲里,新浮起了七座岛,成七星之势,顶端是月光三角洲原有的那座大浮岛。

    新七岛为七殿所辖,大浮岛为主岛,是湛长风和四辅所居。

    现在,他们是在天枢殿中。

    “不能走点将台,他们惧怕你神眼者的身份,肯定在点将台附近设好了防御。”

    花间辞在沙盘里标出一点,“用传送阵,这几十年我们也不是白待的,早让敛微开通了前往两陆的传送阵,它的存在绝对隐秘,那边的人发现不了。”

    “这位置离景耀近,先打景耀吧,端了吴曲的落脚地。”硕狱提出建议。

    “景耀立王朝百年未至,底蕴浅,与我们一战中,已损失了部分高阶战力,是更好攻打,但打它还有很多机会,打东临,却可能只有这一次机会。”

    湛长风道,“别忘了东临王背后还有一个东姓家族,他本身也应该已经选好了继承者,东临方面一旦确认他出事,定会快速扶持新人上位,还有可能出现外援。”

    “因此我们要在东临没有彻底反应过来前,破除东临的要塞,迅速掌握它。”

    将进酒问:“具体呢?”

    “最直接有效的是直逼东陵王都,然后清除第一个阻碍,以信仰构筑的防御大阵。”花间辞点出了几个势力的名称,“中途除了遭遇东临的守卫军阻拦,还会遭到他们的插手,他们忠于东临王朝,手上握有一定私军,值得庆幸的是他们的最高战力在神通。”

    一条条分析落下,行动在即。临出发,湛长风从无尽回廊中取出阎醉天携带的生命空间之器,里面的战团已经被困在无尽回廊中了,她拿它装了一众兵将,坐传送阵前往两陆,着落点是两陆间的一个海上荒岛。

    迎面海风吹来,湿凉中带着寒意,举目而望,天阴沉沉的,有瓢泼大雨之象。

    她一步三千丈,进入北昭大陆,靠近东临王都,东临王都一副愁云惨淡的景象,虽景象与旧日没有不同,却倍有萧索之感。

    此前来东临王都,在界碑山俯望它,它沃土万里,立有一都,浸在象征着信仰功德气运的亿道霞光里,仿若仙家神邸,现在,这霞光却薄了三成,暗淡失色。

    这是东临王被缚.国运被压制引起的。

    王都是受东临信仰.气运蕴养的一块神土,与东临国运相连,国运一衰,它也会呈现异样。

    而在这萧索中,东临的军队黑压压地守卫在王都边界,十八座黑沉的高山围着都城,静默异常。

    湛长风辨识此阵,为崇山险象伏龙阵,极为强悍的防御阵法,天君也不能强破。

    再细一看底下的军队,不像是在等待敌人,而像是整装以待。

    东临的几个大将忧心忡忡地坐在营帐中,一人愤然大喝,“君侯没有传回消息,定然无恙,待君侯消息一回,我们便照原计划开拔启程,远征荒原!”

    “听说几位供奉已经前去接应君侯,相信很快就有回应。”

    “回应就不必回应了,东临伺机夺我族,占我疆土,今日太一与东临一战,定一把存亡。”

    “谁!”东临大将们心神一凛,飞出帐中,却什么人也没看见,唯有掌阵的供奉大喝,“有人要闯护国阵了,快快遣兵去阻拦!”

    拦是已经烂不上了,除非追入阵中阻杀。

    东临大将们面面相觑,竟还有人会不知死活地闯护国大阵,必死无疑啊!

    “赵供奉不必惊慌,我们只管等着,时候到了,再去将尸骨带出来,免得污染了大阵。”

    笑声如雷,好不自信。

    那赵供奉听闻此话,面色却难堪,“一般人闯阵,阵会有所提醒,可此人入阵却毫无声息,要不是我时刻监察着附近所有位置,看见了她的身影,恐发现不了她闯阵,这意味着什么,就无需我细说了吧。”

    几大将顿时哑了声音,她若能悄无声息入阵,便是说她找到了阵中生路!

    “快驭阵换方位!”

    此阵本该天君掌握,然包括东临王在内的两天君都被封印在了霸川边上,只能由几位真君实力的大将和供奉驭使此阵。

    他们六人赶忙驭阵变换了阵中生路,只见十八座高山移形换影,而阵中,湛长风身边的幽静小道景象,也变作了沼泽恶地,凶兽环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