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0章 诉国之道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初始,湛长风还要靠传音旗将自己的声音散布四野,久之,无需传音,冰寒荒原皆是她的道理,修士们的不臣之心被她的道经讲义渐渐拔除,对太一的归属感逐步增加。

    湛长风一讲便是半天,她最后道,“国之道,执天而行,为民立命,继先辈之圣典,开后世之先河,助尔道途昌隆,佑万物久安长存。”

    “我立国为太一,重定冰寒荒原之名为湟水,道之以政,齐之以刑,德礼化之,请诸君共赴大道,参玄黄造化。”

    荒原,不,现在该说是湟水大陆的修士们听完她的法会,心中感悟纷呈,有一点却是统一的,他们头一次,听一名王侯宣称,立国是为了助更多生灵走上道途,深入道途!

    湛长风俯仰天地,声如大吕洪钟,“我尊天地德行,守祖师科仪,行君子之道,亦希望我的族民,能堂堂正正立世,清清白白修行,昼族时至今日,没有对不起任何人,却险些落个灭族的下场,我杀人,便是要告诉我的族民,我的敌手,我不妄动.不徒语.不苛求.不虚行,但动必雷霆,语必千金,求必有应,行必得果!我的国亦如是!”

    “昔日景耀撺掇各方攻我族,东临暗潜荒原现杀机,今日,我太一将士会披戴甲胄,顶国运而行,保卫疆土,一雪前耻。”

    她道,“这也是我要对所有太一子民说的,凡辱太一子民,轻贱太一国者,诸将惩之,杀之,因果,国运背!”

    “但凡你一日是太一子民,不论行到何处,太一都会为你主持公道,护你道途,太一向往太平,却也不惧以杀止杀,以战止战。”

    湟水修士皆动容,惊起者无数,不为她要向景耀.东临复仇忐忑,只为她那一句以杀止杀.以战止战叫好!

    当他们未承认太一前,他们会担惊受怕,唯恐牵累自己,可当他们一旦认下太一,却又都同仇敌忾,因为他们看到了一个强硬的国,一个在逆境中奋发向上的国,一个会为子民出头的国!

    客栈中,旬恭几天君默然无言,听她讲完国法民生,陆续起身离去。

    天幕落了下来,消减了白日的躁动,玉阶上,只有白痕.温辰.卢一山三人还在入定顿悟,其他全都匆匆返回本位,维持这一国的运转。

    湛长风进入长生祠主殿,无人知晓,在主殿下,还有一暗殿,供奉的是居功甚伟,却又不适合被人知晓的存在,金不换是其一,在寒鸦奇兵中除名,以百晓生身份游历诸界收集情报的乌晓是其二。

    她静静地放上了第三个神位,是余笙的,尽管她离开了昼族,但该有的,她不会少了她。

    出得长生祠,湛长风看见了殿外台阶下的润言真君,润言颀长而单薄的身躯掩映在灯柱后,清润寂寥。

    “真君考虑得如何了,是回山海联盟,与昼族再无其他干系,还是留下来。”这话湛长风在立国前就问过一遍了,然他没有立刻回答,只说需要考虑,此番再次出现在她面前,应当是考虑好了。

    “我不喜杀生。”

    湛长风接过他的话,“真君适合在守成的盛世里出任王侯帝君的辅臣,这叫锦上添花,但不适合在乱世里随君逐鹿,你的本性不允许,可对?”

    润言真君好似想透了什么,如释重负,“你说得对也不对,我愿意帮一个飘摇的国家从破碎走向安宁,然后维系安宁,却不会助它用战争的方式不断扩大,战争,是原罪。”

    “而你.....我想你不会停止。”

    湛长风笑了笑,没有辩驳,“战争,也可以是对这个世界最大的善意,我不强留你,可真君若对我,对太一还有期许,不妨留下来帮我守祠,此地乃太一最清静的地方,也是最庄严的地方,真君可以在这里感受感受,天运是否识人不清,国运中是否业障多过功德。”

    “还有那两座碑,多少人立了功绩,多少人死去,都可一窥究竟,我赋予真君上谏的权力,真君替我监督可好?”

    .....润言真君心有所动,然在半刻钟之前,他却是想去探探诸界现状,瞧瞧现今各王朝天朝情势的。

    他无法不承认,湛长风是个非常能左右人心的君主。

    润言真君沉思了一会儿,摇摇头,“不见大千盛况,我恐难以心服你的战争救世之言,你也不想留着一个心中时刻向往着外面的人吧。”

    “我知道了,真君心意已决,我亲自送你下山,如有一天,真君见识了大千世界,想要回来,我亲自引你上山。”

    湛长风不光将他送到了山下,还送到了码头,二人拜别之际,润言真君感慨地从怀中取出一枚天青色的麒麟状玉石,“此为九吼玉,君侯可将它放置在祠堂中,玉吼一声,代表国运中业障即将多过功德,有衰之相,吼的声数越多,情况越危急。”

    “此外,若玉连吼两声,代表朝中有小人作祟,玉连吼五声,有人对国祚下手,连吼七声,有人图谋天运。”

    “君侯待我不薄,唯有以此聊表心意了。”

    湛长风双手接过,“真君客气,我替太一谢过真君的馈赠。”

    润言真君轻然一笑,踏上水面,渡海而去。

    目送了他离开,湛长风返回望君山,路上想起自己还收了三个记名弟子,转道去了兵书院。

    朱红媚.朱红颜.明心见到她,按下的欣喜与激动又升起来了,白天的开国大典上,他们虽不能亲身参与,却也在院中先生们的带领下,在旁全程观礼,心中震撼无法言诉。

    不论是数十万将士在英雄碑上留名,大祭司领百官朝天,还是他们的老师论国之道,都在他们心中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就好像开国的是自己。

    “我要效诸将,显明于英雄碑!”朱红媚仿佛找到了心喜的东西,志愿脱口而出。

    明心亦有感怀,“我本欲行医,悬壶济世,然多见争斗引发的苦难。跟从老师,便是希望直面这些苦难发生,及时为他们缓下痛苦,现却又觉,伤药救人,不如治世匡扶生灵。”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