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8章 开国大典(2)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大吕洪钟三声响,山门开。

    “开始了!开始了!”

    “昼族的军队出现了!”

    客栈里霎时沸腾了起来,守在望君山附近的修士们也探出了脑袋。

    龙马嘶鸣,秦枪连从驻地奔驰而来,仿佛一只黑色利箭划破了大地,尖锐夺目,无可匹敌。

    这时的秦枪连,从万人扩展到了五万人,将进酒兼习傲世秦枪,成为这支部队的主将。

    他们下马,列阵驰入望君山,在广场上群舞长枪,神识烙印顺着点点寒光没入英雄碑,姓名纷纷列于其上。

    秦枪连刚退,寒鸦奇兵的身影悄无声息地出现在广场上,又悄无声息地消失,唯有碑上多出的一万姓名证明他们来过。

    随后,培养巡城兵的百炼营一一烙上自己的魂印,他们刚退,摇光兵团紧随而上。

    摇光兵团奉行的是多元,招收的都是单独战力强大之辈,团长依旧是湛长风,执行副团由团中较为出色的叙鞅接任。

    部分新收的正式编制兵将成立左师,由新晋神通左逐之为主将。

    拥十五万之众的编外军命为右师,由新晋神通淮明为主将。

    两方把神识烙上,又一群乌泱泱的大军远远奔来,地儿也颤颤了。

    观望的修士们脸色既兴奋又惊怕,那是在这场战争中人数和杀伤力最为庞大的地狱图腾军!

    整整六十万!

    硕狱作为地狱图腾军主将,一马当先,拍上英雄碑,看着碑上显示出自己的名字,一下安心了,如同落叶归根。

    至此,昼族的军队集结完毕,占满了山脉,只众位主将携生死境将士整齐地列在广场上。

    大吕洪钟又三声,凌未初.敛微.花间辞.钦擅携预备册封的百官出现在山脚玉阶下,徒步行至广场,与武将们分立两侧。

    太一朝服据品阶.修为的不同,在章纹.样式等方面也各有不同,但俱为大袖长袍,朝会服白,大典服玄。

    束发戴冠巾为道礼的一环,意为正玄规.消除罪愆.通明结,不同的道行,不同的喜好,不同的处境,有不同的冠巾,故冠巾由自身决定,没有做出明确要求。

    相似的朝服,不同的道冠,这也象征着治世法度和道的结合。

    一如此时,他们都穿了玄色大袍,凌未初戴的是高功法师经常戴的莲花冠,其他则根据自己的特性或喜好,戴着一字巾.扇云冠.三山帽等。

    肃穆中,大吕洪钟荡九声,天清地明云雾开,众人顺着直通万仞山巅的玉阶仰望而去,万丈金芒中,一道身影出现在他们近前的台阶上。

    她身披黑色绣金的连帽斗篷,右手执杖,仿佛光明中的神秘旋涡,吸引着众人的目光,无法挪开。

    “寰宇新历八万九千年,山海逢春历二千九百九十九年,凛爻侯欲在此古地立国,继往开来,秉人间正道,众卿与我同吟祭歌,告天地以众生心。”

    众人皆唱喏。

    巫非鱼握着朝灵杖,感应诸将诸卿信念,面朝山顶颂天地赋,众人相和,庄严之音浩浩然洒向荒原,涤荡着万物的喧杂。

    不论是正在围观的修士,还是远在各处闯着险境.守着店,又或高谈阔论.独身清修的人,都慢下动作缓下声,聆听着这一支祭歌。

    有人不由自主跟着念了起来,仿佛邂逅了对清平盛世的美好期许,也有人嗤之以鼻,嘟囔道:就算天地换主,跟道爷有什么关系。

    但没有敢小觑这即将建立起来的新国,因为他们的实力已经让这片土地上的生灵臣服。

    旬恭听着那蕴含了度化之意的祭歌,抿了口对天君来说十分粗简的酒水,“有巫灵在就是不一样。”

    某座荒山上,有两人执棋对坐,其一道骨仙风,是那云中子。

    云中子侧耳聆听,目露沉思,将立的新国,恐怕与东临和景耀是一不样的,至少东临和景耀,没有如此正式且通灵的祭天告地之术。

    多得天地一分认可,才是国.王朝.天朝存在的根本啊。

    “道友,该你了。”对面的人提醒他。

    他望向那张明艳的脸,“你要保她,灵帝同意了吗?”

    “旧局已了,在天尊们新的法旨没出来之前,各方都在布后手,天道盟不会理你们布了什么,但天道盟有义务保护新生强者的成长,毕竟他们才是未来的延续,而不巧,昼族的这些天才,都在天道盟的关注名单上,他们可以死在战乱或仇杀,却不能无故成为被牺牲的一方。”姽婳冷淡道,“最低,也要遵守规矩,不能派遣返虚对他们出手。”

    “派遣返虚的是吴曲,仙道可还什么都没干。”云中子随手按落一子,“现在的王侯帝君都太心躁了,哪哪都不太平,你们天道盟有得忙喽。”

    “不过啊,有些事,一旦发作,你们是管不上的,急流勇退谓之知机。”

    姽婳不答,她的目光穿透荒原,看着新国的百官登上玉阶,持香朝山巅进发,漠然道,“天道盟掌法典.执刑罚那日起,就不知道知趣为何物了。”

    巫非鱼领着众人往山巅去,祭歌一路相随,许久之后,他们终于见到了伫立在山顶的那人。

    那人着伯侯之玄色鷩冕,衣绘华虫.火.宗彝三章纹,裳绣藻.粉米.黼.黻四章纹,腰悬玉佩印绶,头戴七旒平天冠,立在雪色和金光中,身后是一轮沃日,衬得她恍如天神在世。

    巫非鱼落下最后一音,“皇天后土在上,诸臣领生灵之愿,请立国护之!”

    众人高举清香过头顶,俯身一拜。

    湛长风背对着他们,再以祭歌述国君之愿,末了俯身拜道,“天地吾师,万物吾友,寰宇万载,苍黄反复,始终参差,吾欲立天之道,定万化之基,今日辟太一之国,道路将行,请护之。”

    她直起腰,旒珠后面神色平静,瞧不出喜怒,将手中香插入身前大鼎中,她张开手,袖袍翻飞,仿佛有无形之力从她身上旋起。

    钦擅目含激动,他看见了她的气运柱!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