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7章 开国大典(1)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翌日

    万顷碧海起晨雾,惊天浪涛拍断崖,亘古的海声在荒原大地上作唱,将深沉与开阔融进山脉。

    新家九姝站在通往山巅宫殿的玉阶上,目之所及,底下原野苍茫,道路和城池都化作了黑点,看不真切,又举目四望,苍天辽阔,碧海无边,这世间仿佛褪了纷扰就剩下青冥二色。

    她们抬头看向山巅云海中隐现的壮美殿宇,心潮在这辽阔之中逐渐澎湃起来,似有豪情萦胸,又有一些惘然无措。

    新二安道,“总算将朝服都赶制出来了,不枉我们连轴转了两月。”

    说完皆唏嘘,两月前的昼族四面楚歌,她们在那种情况下接到缝制朝服的单子,还以为昼族的高层们都疯了呢,没想到他们现在竟真的一统荒原开辟国了。

    接应的执事与她们完成交接,道,“君侯的冕服,还请真君去送一趟。”

    新一安应下,“这是我的分内事。”

    她随引路的弟子穿过山中四季,雪纷扬而下,登上最高处的大殿,尚且看到殿名,先被一道道挺拔的身影夺了目光,数排黑甲兵腰跨金刀,手握斧钺,如同一尊尊战神守卫在巍峨殿宇的玉阶下,气势凛然不可侵犯。

    新一安细看,这些黑甲兵胸前都纹着暗红的鹰纹,想必是凛爻侯的亲卫军。

    甫想着凛爻侯是不是就在这座殿中,便见一钟灵秀美的弟子出来迎接,“可是新真君?”

    “正是。”

    “请随我来。”

    新一安试着抚下心神,然而观这庞然庄严之地,瞧这一个个龙凤之姿的弟子护卫,不由有些赫然,登上玉阶时的荡然之气也隐去了,疑道,国的弟子护卫,难不成也染上了国的威势,叫人不敢放肆?

    她没有进这座名为长生祠的主殿,随着自称室珃的接引弟子穿过环廊亭台,路遇水榭楼阁,又是花海竹林,待她险些快要分不清方向之时,室珃顿了下来,望向一侧:“那便是中殿,真君先将君侯的冕服交于我,如有不合,还要再麻烦真君一番。”

    “当然。”

    新一安肃着神色,整了衣袍,捧出一方宝匣,一丝不苟。

    室珃浅笑接过,先入殿中,俄尔复出,请她入内。

    这地方着实清幽,除了覆着白雪的苍莽古木外别无他物,高而敞.全梁木结构的深色宫室隐在其中,古朴威严之余,带着隐士般的洒脱自然,远听,还有鸟鸣和瀑布飞落的激荡声,更添静谧。

    不知不觉,新一安紧绷的心神受这方环境的影响安定了下来,骨子里的自信撑起她的腰,不卑不亢。

    室珃走在前面,不一会儿进了大殿,立在案侧。

    这被当作书房的宫殿像是融进了青山绿水,四望,只见柱不见墙,外界的景色一览无余。

    新一安进殿,垂首走过白玉桥,余光瞥见桥下那方池子里有一白色影子晃过,眨眼就不见了。

    “君侯,新安居道修新一安特来奉上朝服。”

    “道友不必多礼。”

    首座上温凉淡漠的声音促使她抬起头,最先见的是一张紫檀木做的御案,然后是案上一叠叠的卷宗公文,还有那提着笔写字的手。

    这一只手的指节端是修长优美,又莹白如玉,和纯黑的笔杆相较,黑白分明,赏心悦目。

    再往上移,终于得见绘有九道章纹的玄色诸侯冕服,穿着冕服的这个人身形清瘦,内敛的气势却犹比天公,稀松平常中透着无上尊威,怕是自己曾经见过的天君们都赶不及。

    新一安自信自家缝制的冕服独一无二,穿上定当傲视群雄,真切见她穿上了,才觉不是衣服衬人,而是人衬衣服,不禁为自己先前的骄傲感到惭愧。

    湛长风停笔,拿起一张纸,淡笑着走下来,“道友,突然让你们帮忙赶制朝服,实在是唐突了,这一方子,权当做额外薪酬,还请收下。”

    “君侯客气了,朝服的用料皆是昼族提供的,我们不过是动动手,到今日才完成,险些耽误了开国礼,心有惶惶,没脸再收薪酬了。”

    “话非如此,依昼族的情势,你们肯帮忙,便是最大的相助了。”湛长风把纸笺递到她手中,“这是一种以彩霞云雾织布的法门,放我手里只会蒙尘罢了,道友就不要推脱了。”

    新一安愣愣地看着纸面上的法门,心中涌起巨大的惊喜,竟然真的是一种大乘的纺织法门!

    她忽下了决定,“自十弟新十安在荒原定居后,我们姊妹也常常来此居住,君侯若不嫌弃,我们打算将洞府搬到这里来,重新开出一间衣坊。”

    “理当欢迎。”

    此时殿门有弟子提醒道,“君侯,典礼已经准备好了。”

    新一安先送上祝贺,“愿君侯开万世功业,长盛不衰。”

    沃日初升,天光破晓,紫气东来,望君山的护山大阵隐去,曝露出连绵山脉,沐浴在金色晨辉中,别样圣洁。

    荒原修士们前夜便从各处赶来,想要观一观这开国礼,如今护山大阵隐去,他们能凭双眼或水镜术观到山上的情景,最先入目的是半山腰的广场,那两座巨碑如长剑劈开了他们的视线,引得惊呼连连。

    再往上去,是高耸入云的峰头,琼楼殿堂若隐若现,叫人看不真切。

    龙溪走廊的客栈中,人满为患,盖因店老板拿出了一面圆镜,镜中投出了一条山脉。

    客栈门一关,进来店中的修士们错也不错地关注着镜中景象,没有拘束地议论着新国的未来,渐渐荡成一片激烈的喧哗。

    在角落一桌,坐了一人,正是旬恭,他神识扫过四面八方,冷哼道,“既然都没走,不如一起坐下来,看看她能建起一个什么样的国。”

    客栈中的众人没有听见他的声音,就像没注意到他这个人,然而不到片刻,他那一方案几旁的席位就被坐满了,赫然是表面已离去的白贞.真藏.姚弘三天君。

    这四位天君谁也没开口,似乎只为了看一出热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