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9章 承阙断运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云中子道友,你不能出去。”驿站大堂中,凌未初拦下欲出门的云中子,“在建国前,还请待在驿站里。”

    “你与凛爻说,我找她谈要事,耽误不得。”云中子语气压了几分,郑重异常。

    昼族跟太玄宫没多大的摩擦,凌未初略一沉吟,便道,“我先问族长一声。”

    “麻烦道友了。”

    得了湛长风的应允,凌未初遣人将云中子引去望君山。

    刚解决那几位天君的湛长风在偏殿里见了云中子,“天君怎么又回来了。”

    云中子目光灼灼,“你可是抓了守卫传送台的老妪?”

    “是。”湛长风拂袖坐下来,她想过会有人来找那仙道嫡传,却没想到等来了云中子。

    想想也对,太玄宫是仙道支脉,他不来才奇怪。

    她说了声“是”就不开口了,云中子只得接话,“这老妪不过是尽职尽责罢了,我想将她领回去,你有什么条件,尽可提。”

    “天君可还记得我说的话?”湛长风气定神闲地笑道,“阻我者,不死不休,旬恭那些人,没有切实对我动手,我可以商量着放了他们,但这老妪不一样,她跟我动手了。”

    “凛爻小友,莫太执着啊。”云中子语意深长,“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执于一点,容易招祸患。”

    “在灭族之祸前,我还怕什么。”湛长风话锋一转,“其实要我放了她也容易,只需太玄宫,归附昼族。”

    云中子神情不动半分,“异想天开这毛病一点都不好,凛爻侯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她反问,“天君知道自己在跟我谈什么吗?”

    云中子眸子微凝,又取出一枚附着道蕴的宝珠,“它为万宏宝珠,可护一人平安证得灵鉴。”

    “道途上,是成是败不可强求,我更喜欢顺其自然。”

    “......此物名破妄真枪,差半步就踏进先天圣宝行列了。”他翻掌托起一口宝光内蕴的长枪,递到湛长风面前。

    这能引来上尊准圣争抢的宝物在湛长风眼里,却依旧抵不过那老妪,“长枪乃兵中之贼,我不敢拿。”

    “道友,你过分了。”云中子释放出天君威压,这一小方空间仿佛在静默中起了风暴,一切都无声崩裂开来。

    湛长风安坐如初,她拥有神躯,哪会屈于修士的威压,“比不得你过分,但话又说回来,你以什么资格,来赎一名仙道嫡传回去?”

    话一挑明,云中子收敛下来,眼中闪过一丝凝重和复杂,他心中渐起明悟,内心震动。

    明知是仙道嫡传,还敢扣着她,跟他要太玄宫,她是在逼仙道退出山海的角逐,换一句话便是说,她要山海界!

    她究竟是哪一道的人,替谁来谋山海?

    云中子眼中缘起缘落,还要更深一步探究时,却是一团混乱。

    ......他已经应劫,不能再窥视寰宇大势了。可依照此前众准圣的推算,山海应当是那位的出世之地啊。

    跟那位比起来,要委屈老妪了。云中子最后拿出一口朴实无华的短匕,“道友建国在即,我也没什么好送的,便赠它吧。”

    湛长风注意力落到那口近乎透明的短匕上,竟感觉到了几分心悸。

    “它名承阙,为天地间诞生的先天圣宝,且与运道背驰而生,能斩断一切生灵的运道,包括.....国运。”云中子这一句,是示好,也是威胁。

    湛长风讶然,那老妪究竟是什么人,值得云中子用先天圣宝来换,仙道在山海界到底要谋求什么,比老妪还重要,还有云中子是什么角色,身上竟带着那么多世间难求的宝物,这可不像是天君的手笔。

    她知道再试探下去,云中子恐怕会放弃老妪,跟她硬拼,为了避免他暴起逞凶,湛长风点到为止,收下了承阙,“再加一条件,太玄宫三百年内不得对昼族出手。”

    云中子眯了眯眼,眼角皱纹叠起,“好。”

    “私事谈完了,我们来谈谈公事吧,吴曲要入侵山海,返虚已至荒原,天君可愿为了山海界的和平,贡献出一份力量?”

    湛长风抚摸着承阙的刀身,真真是薄如蝉翼,粗看如同凡兵,没有特殊的力量痕迹,但她扯了一缕气运靠近它时,明显感觉到它能彻底叫这缕气运消弭。

    斩国运?

    倒是个好东西。

    云中子庆幸自己修养极好,没有拂袖而去,他无视当他面把玩承阙的湛长风,蹙眉应道,“抵御外敌,是山海修士都应该做的,你有何计划?”

    “哦?”湛长风抬眼,微笑,“原来天君早知道吴曲的狼子野心了?”

    云中子不否认也不承认,像极了入定的老道。

    湛长风将承阙丢进玉佩空间,理了理衣袖,站起身,“他们想要在建国时搞偷袭,我便现在就给他们一击偷袭,随我来吧。”

    旬恭等人已经被放出来,做好了安排,将云中子也安排过去后,湛长风先去见了花间辞,花间辞冲她点了下头,“已经用帮忙布置国都的名义,将山上大部分弟子遣去新城了。”

    原来花间辞算出望君山会因异敌入侵,遭受大难,结合望君山是祖脉源头所在,料定那名不露面的返虚,早就混进望君山寻祖脉了。

    “能确定他的位置了吗?”

    “就在山中,乔装成了杂役。”花间辞肯定道。

    “好,你在这里看着点,申时一到就让他们动手。”

    湛长风离开望君山,沿霸川前往驿站,霸川的源头在望君山,尽头在月光三角洲,靠近祖脉,是一条不可多得的灵河,此时,这条灵河几不可见地漾开了一圈圈不太寻常的波纹。

    是祖脉要出现了。

    离驿站不远,凌未初.敛微.巫非鱼.硕狱.将进酒,并那临时供奉申屠非,分别隐在六个不同的方位,将驿站围住。

    预先设下的阵,威力极其强大,但也有一个弱点,便是解封祖脉,引动阵法,需要半刻的时间。

    这半刻,足够发现端倪的天君们跑出千儿八百里了。

    所以,只能靠人力来补全这个漏洞。

    刚刚那霸川中的不寻常波动,就是解封祖脉的预兆。

    驿站中,阎醉天扫了扫楼下大堂,一直坐在那里的新晋天君怎么不见了?

    隔了一小会儿,见人还没回来,他便趁机带着齐桓去与东临王.浩森商议具体计划,只是没谈几句,东临王首先感觉到一丁点的悸动,是国运在提示他危机的临近!

    他果断道,“走,我们先出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