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8章 预谋策反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看见了么,这就是吴曲。”

    空旷幽寂的大殿中,昼族众真君立在两侧,中间是岐伯.鹿山.旬恭.真藏.姚弘.白贞.朴善七天君,但不是本体,而是被魂链拘束的一魄,本体还在无尽回廊里。

    湛长风一步步走下白玉阶,掌上是一幅虚影画面,画面中,赫然是齐桓.阎醉天.东临王碰头的场景。

    任何一个选择,都可能产生数种后果,这些后果,又会产生新的后果,就如树干枝丫一般,开出数不清的分叉。

    一位有城府的上位者,却会去主动掌控,将这些分叉变成一张网,让它的每一走向,都在自己的计划中。

    预设返虚参战为最终结果,确立太一国在荒原的地位为最低目标,新城战场开始,湛长风就开始了自己的算计。

    驱逐各方势力是必然要做的,选择“连根拔起”这种不分敌对程度的残酷手法,却是为了引来各家势力的怒火,逼迫一众天君出手。

    随后就有了龙溪走廊,她不论众天君究竟是敌是友,全都收走的一幕,然后立即破坏传送台,给昼族征服荒原争取时间。

    到这一步,事情大致会有两种结果。

    各势力捏鼻子认了,割地赔款赎回自家天君,或者吞不下这口气,接着派人来打。

    要是前者,她会在谈妥的状况下选择放人,因为天君对整一界的实力水平和修道进程,都有很大的影响,他们要是死了,对山海的修行文明是一个巨大的打击,在她无法弥补这种打击带来的后果前,她不可能杀天君。

    要是后者,她唯有继续镇压了,这座驿站就是为他们准备的镇压地。

    此座建立在霸川边的驿站,实际上是由她的虚神域构成的,另有一足青幻鸟的欺诈术迷惑他们的虚实感,凌未初提供的天都净光符遮掩痕迹,花间辞屏蔽天机,敛微消除虚神域和这方空间隔阂,做出了能够骗过天君之眼的假驿站。

    所以阎醉天等人自以为设立禁制避免别人查探,就能万无一失,实际一举一动仍在她的注视下。

    在这个位置下面,还藏着借祖脉之力布下的极品大阵,祖脉之力犹比天地大势,一旦让太乙参玄石撤去对这一地段祖脉的镇压,大阵就会开启,将他们全部封印。

    两陆,对她还有什么威胁?

    但今天,齐桓,让她看到了她最担心却又最希望出现的一幕——吴曲的返虚要参战了。

    这也会是她征服山海界各势力的一个契机。

    她掌上是她意识投递出来的画面,眼前,是一众神色不一的天君,“吴曲入侵山海界,我等结会被波及,唇亡齿寒的道理,大家都懂,你们谁,要是觉得山海界入不入吴曲手,都无所谓,自可保持沉默。”

    “你们若对吴曲入侵这件事还存有疑惑,不如亲自问问景耀这位鹿山天君和吴曲来的朴善天君。”

    朴善虚着声痛喝,“凛爻,你知道了又如何,返虚上尊之能不是几个天君就能阻挡,还有诸位,吴曲不会对山海现有门派家族的格局做出大改变,你们只要承认吴曲的地位,大界机缘唾手可得!”

    湛长风将鹿山和朴善扔回无尽回廊,“到底该如何,我想诸位已经有数。”

    玄灵门的姚弘天君问,“你知道吴曲要入侵?”

    “这点,我也是直到景耀换主才彻底确认的。”梁夏生露面时,昼族就知道吴曲大概率会对整个山海出手了,但在这里,湛长风将时间往后推了推,如此比较好解释。

    “遗憾的是,那时昼族和诸位所在的势力,关系分外僵硬,与悬骨.符临,更是你死我活,想必我说什么,你们也听不进去,恰逢诸位前来讨说法,我就干脆将你们都留了下来。”

    湛长风走到玄灵门姚弘身边,“正如天君所言,玄灵门只是偶尔派遣弟子过来历练一番,收服几头凶兽当灵宠,我没必要为了这点事,在腹背受敌的时候,跟玄灵添一层敌对。”

    “还有真藏天君,”她看向一位眉宇间掩着锐利英气的坤道,“灵山派在荒原的主产业是丹药宝具,只要您门下的弟子,没有被人鼓动,盲目加入那百万联军,我不会主动将有利于荒原发展的产业推出去。”

    姚弘.真藏二人有点相信她的话了,因为在此之前,二人觉得凛爻疯了,明明未到仇敌的程度,却将他们镇压了起来。

    眼下这番话,才更符合一族首领的智慧和豁达。

    湛长风见他们神色软化,又走了一步,对旁边的白贞天君说道,“符临门是凌老的原师门,我很感谢符临门对凌老的教养,仅凭这点,昼族不论与符临门斗得如何,绝对不会对符临赶尽杀绝,天君信不信都好,但我希望,在界之存亡前,我们暂放恩怨,共御外敌。”

    “这话也给旬恭天君。”

    旬恭天君盯着画面,里面进行到齐桓.阎醉天.浩森的洽谈了。

    湛长风没有说话,等那三人谈完,她有点感谢齐桓了,“看来浩森天君不怎么在意您,望你好好考虑我的提议,等吴曲撤走后,我们再拼也不迟吧。”

    旬恭眼中杀气喷薄,连缠缚身上的魂链都颤动起来了,激得硕狱.将进酒等人上前一步,准备压制他。

    湛长风却挥挥手,让他们都退下。

    “哼,宵小之辈!”旬恭从画面上移开目光,盯住湛长风,“要合作也可以,此人由我对付。”

    “驿站中的修士,我会对付,我需要各位一同对付的,是那位还没露面的返虚,不过,我承诺,事情结束后,你可以带走浩森天君。”

    湛长风看向场中的最后一位天君,“岐伯天君,很遗憾,东临放弃你了,但我不是不讲道理的人,你还有机会从我手里赎回你的自由,一是拿出足够我心动的筹码,二是出战迎接返虚。”

    岐伯面容沉如水,他糟心于东临王对他的舍弃,却没有不忿,因为这是他作为王朝供奉的价值,但他不能眼看着东临王被蒙在鼓里,“凛爻侯,请让我去向君侯解释来龙去脉,君侯一定会收手的。”

    “我不能放你出去惊动那名返虚。”

    湛长风没有答应他的请求,东临王杀她之心已现,不趁机将他封印起来,她还能放虎归山不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