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2章 深夜谈心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分身的陨落让本体被狠狠反噬了一下,老妪动作骤缓,拼力压下内伤,凌未初瞧准时机,凌空画下三符,化作三扇巨门,一念咒起,巨门大开,展露出无边漆黑。

    老妪一不小心被三座巨门环住,无匹之力从门后透出,像是要将她拉入那未知死地!

    “呔!”这老妪身透不动不灭金光,白绫一舞,将那三门击碎。

    凌未初不慌,那三符只是为了拖延她的,三符灭时,他那一符正成。

    “天灵赦令,四方昭昭,百射之内,礼拜圣驾!”

    此符一出,老妪一呼吸间竟感道法皆无,身如凡人,一呼吸将过,力量也欲归来。

    但一呼吸,在高阶道者眼里,可以是一段漫长的时间,足够他对其发起致命一击了。

    然比凌未初更快的是湛长风,她一掌拍在她的天灵盖上,禁锢其神魂,扬手将她镇压在了统世灵山里。

    “不杀她吗?”凌未初本要杀了她的,毕竟放虎归山留后患。

    “她是仙道的嫡传,我要先查查她的目的。”湛长风饶是神魂强大,三番两次用神通也有点受不住了,与凌未初销毁了传送台,立即回去休养了。

    随着这一座传送台的破碎,与它关联的另一座传送台也出现了裂纹,叫台前几帮人咽下了嘴边话,皆怀疑地怒视着润言。

    “你拉着我们扯这扯那,是不是受凛爻指使,为了拖住我们!”

    “那边竟将传送台破除了,情势定然岌岌可危,你知道什么快说出来,或可让你少受点罪!”

    若将时间往前推推,便能看到润言到这传送台时,失踪了天君真君的几方人也赶来了。

    润言怕他们冲动,引起更大的动荡,也怕湛长风那边应付不了,就想跟他们好好言语一通,在这言语期间,传送台裂了。

    两陆与冰寒荒原隔了几十万里,途中罡风重重,险域遍布,用最快的舰船去一趟也要两三月!

    等他们赶到,黄花菜都变肥料了!

    除非再请动天君,以天君之能,约莫一月内能抵达。

    呸,这还打什么?!

    被怒火包围的润言真君抚落垂在肩膀上的青灰色发丝,无奈道,“诸位瞪我也于事无补,不如随我去山海联盟坐坐,商议出一个万全之策。”

    ......

    传送台的破除,为昼族争取到了更多的时间,亦让听闻消息的新旧荒原人感到无措,就像是断开了与母体的脐带。

    他们的态度软化了下来,不再死命抵制昼族,甚至终于出现了主动入布政厅询问佐官考核事项的修士。

    一切都如火如荼地进行着,一月后,霜降前,最后一座顽抗的城池被攻破了。

    “攻齐桓洞天,清扫整个冰寒荒原。”湛长风的第二个目标出来了,她要彻底拿下荒原。

    敛微确定了红楼洞天的位置,以空间之术强行打开了洞天门庭。昼族兵将如鱼贯入,宣告着景耀在荒原的势力终结于此。

    清扫.安抚.收编,昼族的民众每日都在成万成万地增加,另外,编外军达到了十五万,正式军增了五万。

    是夜望君山,寒风萧肃,雪落殿前,湛长风穿过长廊,进入议事殿,坐于主位,两侧案几上,却都放着一炷香,待侍从将香点起,坐席上出现了一位位昼族人物。

    因荒原尚未完全稳定,需他们在各处镇守,所以就以这样的方式聚一聚了。

    论功行赏,释疑解难,未来大致规划,将重要环节都完成后,众人尽数退去,只留下凌未初和几位真君讨论族中要事。

    没了外人,将进酒先是一松,拿酒饮了口,说道,“接下来是维稳了吧,把破坏的城池修修补补起来,民众去往该去的地方,时候到了,国也就起了。”

    余笙哑然失笑,“要真那么简单就好了。”

    “噫,这是你们要操心的,我只管指哪打哪。”将进酒想想昼族得罪的一票人,罢了,别为难自己了,这心他操不动。

    “山海界的势力,先拿我镇压的那些天君真君去牵制吧,吴曲大军也快到了,介时难免又是一场乱斗,是敌是友还说不准。”湛长风将话引向正题,“今夜我主要是想了解一下外域的变化。”

    “外域这个范围有点大了,具体呢?”敛微问。

    “星界.天朝.圣地.天道盟,你们现不必说,过后各自整理出一份卷宗给我。”湛长风摩挲着指上的月神之戒,沉吟道,“我怀疑外面出了什么隐秘的事,兴许涉及到了山海界和荒原。”

    “花间辞,你这段时间有算出什么结果吗?”

    花间辞从昼族应战开始,就在推演建国治国的历程,但她纵有天机珠傍身,天赋加持,算到的也很有限,“不知为何,推演的中途屡次失误,我怀疑有外力在遮蔽或篡改这件事的天机,能肯定的是,受到的外来阻力不会小。”

    “之前我镇压的天君中,有一名是仙道嫡传,我从她那里得到了零星消息,她是奉命来守阵的,奉谁的命,我不多说,你们也该猜得到。”

    湛长风长身而起,“我习惯做最坏的预估,诸位都知晓我走的是帝道,但帝道也有脚踏实地或剑走偏锋的,经历了那么多,端看事实,我走得可能是悬崖,每个抉择都关乎生死,我不强求你们留下,但若留下,我希望你们都做好赴死的准备。”

    “而我唯一能承诺的是,你们只要跟着我,我就有把握带你们跳出最终局。”她轻轻勾笑,冷漠如魔,昭朗肖神,“在这过程中,我们可能会对上王朝.古族.天朝.圣地,以及各式各样的强大存在,腥风血雨,都不能概括其一。”

    “回去好好想想,自己究竟适不适合.敢不敢跟我接着走下去吧。”

    湛长风一挥衣袖,香烟皆灭,他们的人影也消散了。

    清瘦白皙的指节屈着,一下一下地叩在案几上,她敛了笑意,眸光沉沉地思考过去和未来。

    有什么是被她忽略了的?

    上面那些道统究竟在计划什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