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1章 拦路老妪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放云中子.银鲳离开,是因为她目前的修为无法彻底掌控先天圣宝无尽回廊,收下五天君.数十真君后,不能镇压更多的修士了。

    且不提二人是如何对外交代的,湛长风一等他们离开,便加快了对北境的收复,将那一家家在北境根植了力量的势力拔起.推平,确保北境的每一寸土地都属于她。

    期间无数修士逃离北境,凛爻侯的凶残之名随之高筑。

    与此同时,云中子.银鲳没有将各天君真君消失的消息通知各方,而是告诉了山海联盟,希望山海联盟劝服湛长风放人,总好过各方一时脑热,再派一批修士前去强行讨要。

    他们算是看明白了,强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湛长风却属于强横且不要命的。想要议和,除非将北境给她,不然跟你斗到天荒地老。

    昼族曾在山海联盟也有一席之地,然因那些变故,这一席位被山海联盟取缔了,原代表昼族的水麒麟润言真君,却因身负祥瑞之象,让联盟执事长莫闲返聘了回来。

    莫闲慌忙地压下了消息,她怎么敢对那么多天君真君出手,难道是想与大半个山海界为敌?!

    “云中子.银鲳各自回去了,其他势力发现自家天君不见也就是半天.一天的事,她着实是太胆大妄为了。”

    莫闲最终将这件事交给了润言,“你立刻就去冰寒荒原叫她将人都放了,她这是引火烧身之举!”

    润言不发一言,淡漠的眸子映着别人看不见的天运,点点头,赶往传送阵。

    那厢,齐桓坐在洞天红楼里,他原是要跟使团一起去找湛长风的,然临走前,心中有丝不安,就找借口留了下来。

    这会儿左等右等都不见人回来,昼族的攻势也没停止,他大感不妙,纠集了景耀全部兵力往传送阵方向撤。

    洞天固然安全,却太封闭,他要是被堵在洞天里,跟入瓮的老鳖有何区别。

    果然,他前脚踏上传送阵,后脚湛长风就来了。

    “阻止她!”齐桓的身影瞬息消失在传送阵的光芒中。

    海陆交汇处,潮汐大涨,浪头拍打着传送台,涛声不绝。

    三十万景耀兵将与此地守军,或傲立于空,或伫立于地,或踩水踏浪,将传送台围得水泄不通。

    “凛爻,这条线你不能过。”一名头巾包发,穿着平凡的老妪站在传送台旁,她伸出一根手指凌空划过,湛长风面前就多了一道无形屏障。

    这位天君是百万大军攻昼时,被诸方请来守阵的,那时约莫有几分防止昼族逃跑的意思,如今却是为了阻止湛长风破阵。

    无尽回廊这段时间里不能再收人了,湛长风耐心下,客气问,“前辈是景耀的?”

    “不是。”

    “那为何干涉我与景耀的恩怨?”

    “请回吧,这传送阵,你不能过。”

    “天君可有听到我借天运降下的誓约?”

    “不死不休?”老妪头发花白,体态优雅,幽叹道,“凛爻,世有定数,莫太执着,你清理北境也就罢了,这阵却不能毁。”

    湛长风暗思着她话中深意,口中不退让,“此阵摆这里,犹如在我寝殿开了扇后门,叫人寝食难安。”

    “凌老。”

    她身后应声出现一人,正是凌未初。

    这会儿的凌未初手擒一只法身显化的符笔,行止中道韵无双,但他有些忌惮那名跟普通年长者似的老妪,她能将浑身气势和法身容于身体,道行显然要比自己高得多。

    老妪也在打量昼族这名新出的天君,发现他气息浑厚,至少是以神通大圆满道行证的灵鉴,堪为出色之辈了。

    “今日一战是避不了了,请。”老妪身子一淡,顷刻出现在了百里外的海面上。

    凌未初朝湛长风一点头,紧追而去。

    湛长风则看向了剩下的人,一魁梧的黄巾将领惴惴厉喝,“你休太放肆,此阵乃多家共建,不是你想通过就能通过的!”

    通过?

    她是要毁了它。

    湛长风掐诀诵咒,黑云布空,煌煌天威倾压而下,电闪雷鸣,游龙惊空,万道粗壮而狰狞的紫金雷电劈落,天上地下皆做雷海,中者,轻则肉身半毁,重则灰飞烟灭。

    “杀了她!”两真君被她随后施展下来的造化道场困住,脱离不得雷域,只得顶着防御宝具朝她强攻来,她意识一凝,万丈红尘卷走他们的神魂,两具身体转眼枯骨,风一扬,什么也没留下。

    大军慌乱起来,怒吼着冲她扑杀去,仿佛一幅正在烧毁的画卷,画里是千军万马。

    破空来一气刃,原是那老妪的分身过来了。

    湛长风的众生枯骨被打断,一时不能再施展,立刻以至阴之炁化剑,风雪纷涌。

    老妪分身眉头一锁,如立深渊边,她极快扫去这无所适从的空洞.惊惧之感,口念,“一气化清浊,重楼锁清秋!”

    刹那天地元气,清者上浮,浊者下沉,仿佛在此方空间辟出了属于自己的一域,这老妪分身,就是它的主宰。

    湛长风提剑欲斩,却似有什么力压在剑上,沉沉如万钧,四顾,一座隐现的九层宝楼正向她压下!

    仙道正法?

    她是被请来的,还是仙道在插手这桩事?

    湛长风心头浮现起一丝疑惑,携着至阴之炁的一剑全力贯出,九层宝塔仿佛水面影子般荡起涟漪,然后碎成星星点点。

    老妪分身的实力比不上本体,却也有天君之力,见自己一招被她轻易破解,不敢大意,紧接着又是一招两仪盘八卦,方圆百里气机暗伏,踏错一步,便入死门。

    但湛长风擅阵,亦擅太极八卦之理,不用真知之眼便看穿了生门所在,一步步朝老妪分身逼近去,“你是哪位仙道嫡传,竟来干涉荒原战事。”

    老妪分身缄默不语,双眸锐如青锋,一踏罡步,移形换影,欺身上前,口出一咤,音如毁神之刃,直指眉间穴。

    湛长风魂力护穴,神儿一凛,剑挡胸前,铛~老妪分身奇袭来的一刃竟割断了至阴之炁化成的剑!

    千钧一发之际,湛长风瞬闪消失了。

    老妪分身落了一空,手中刃尚未收回,酝酿完的众生枯骨已至,她没说过一句话就形神俱灭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