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0章 别说话了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众人落下地来,仔细打量眼前人,某位天君疑问,“你是何人,拦我们作甚?”

    不用湛长风回答,旬恭颇为阴阳怪气地道,“银鲳道友,你不知啊,她就是那凛爻侯!”

    银鲳是沧海派的太上长老,他和他的门派一样,不太掺和俗世,这次来,一是因为昼族夺走了沧海派在北境掌控的一个秘境,二是想看看一跃进青云榜的凛爻侯究竟有何能耐。

    “原是你,我等正要去拜访你,昼族在北境的所为,着实过分了。”银鲳斥道。

    湛长风淡然反问,“六十年前,尔等从昼族手里夺走北境就不过分了?”

    “大道之下,一啄一饮皆有定数,昔日你们纵容或指使门下夺我疆土,就别怪我今日再夺回来。”

    “但你牵累的无辜者甚多,此一战,让多少修士枉死。”云中子颇为失望,曾经,凛爻侯的君子之名,连他也有所耳闻,现在她却意气用事,将北境生灵拉入了险境。

    “当初攻打昼族的是一批人,后来流入北境的又是另一批人,你不该为了报复那批人,置数百万修士于危难,你哪怕得到了北境,也得不到他们的拥护。”

    “您是云中子天君吧,和稀泥也不是这样和的,如此跟您说吧,我是王侯,我要北境,顺者昌,逆者亡,道理可简单?”湛长风坦荡得让他们憋不出话,“如果你们是来看戏的,那就待一旁别出声,如果是来震慑我的,来得正好,省了我反复强调的功夫。”

    “各位请稍等。”湛长风从容祭出一口寻常的鼎,点起三炷香。

    使团众人满腹疑狐,这凛爻侯怎那么不怕死,当他们面敢大放厥词不说,还自做自事,究竟有没有将他们放在眼里。

    湛长风借天运.循因果,朝所有跟北境有关的生灵递声,“即日起,我凛爻,将携昼族收复北境,凡阻击者,皆为死敌,今生不死不休。”

    这一段话,不止传到了北境生灵耳中,还响彻海外两陆上各个家族门派王朝,凡与北境沾上关系的,没有遗漏的。

    幽居宫中的景耀王五味杂陈,他不评价湛长风的所作所为,至少羡艳她敢与天下叫板的勇气。

    朝堂上的东临王与臣子们听完突如其来的声音,久久无言,他被小绳界的天道之力侵伤,又在巨神海神殿中被围攻重伤,却比不得这一刻,这一段,更让他消沉。他忽然感觉自己老了,新的王侯却朝气蓬勃,好像黎明时喷薄而出的金光。

    这两位王,比任何人都清楚,天运在往极北偏去。那人渡不过此难就罢了,一旦渡过.....怕是山海之内,难有人撄其锋芒。

    荒野上,湛长风睨向使团众人,一个个名字浮现于心间,“云中子.岐伯.鹿山.旬恭.银鲳.真藏.姚弘.白贞。”

    “还有你们,朴善.林忠祥.魏河.....”

    来的一众真君天君皆被她喊了名,“不欲与我为敌者,退去,欲与我为敌者,今日就来战一场,让我看看尔等天君,有没有那个能耐在我面前指点。”

    “狂妄!”旬恭少年似的面孔沉肃如铁,“你要自找死路,就怪不得我们了。”

    “你们?除了你悬骨,还有谁?”湛长风看向站得离他最近的白贞,“神农门一去,符临门终于跻身四门之列,够上了一流势力的尾巴,原该更加珍惜羽毛,何必不断往昼族送性命。”

    白贞神色如常,“昼族一意孤行,可不再是隐世就能脱身的了。”

    “你不用转移话头,符临门到如今,是典型的一错再错,不知悔改,符临就你一位天君吧,其他老牌一流势力家里都还有天君坐镇,陨一位,还能坚持,你死了,符临连三流也进不去。”

    湛长风不去看她的反应,望住岐伯,“东临王的伤势好了吗,当年东临硬开巨神海秘境,致使无数修士陨落,心还安?”

    岐伯面无表情,“事情已经过去了,你不用在这里挑拨离间。”

    “真的过去了吗?”她觑着灵山派的真藏天君,“灵山派的一位嫡传,是死在东临王手里的吧。”

    真藏知道这个时候不适合内乱,“此事我不知,凛爻侯莫要瞎操心。”

    “你没必要将我们全都视为死敌。”玄灵门的姚弘天君道,“我派对北境没多大野望,平时只是过来驯化一些凶兽罢了,本君跟着来一趟,无非是希望北境能安定下来。”

    “哼,这后辈,着实太咄咄逼人了,少跟她废话,打就是了!”景耀的鹿山供奉不想看着她分化众人,强硬插话,“此子凶狠残暴,将北境弄得生灵涂炭,怨愤四起,不杀她,也要将她削为凡人,留着只会祸害这世道!”

    众人沉吟,心思各异,湛长风微微一笑,看向伪装成景耀真君的朴善,“这位道友底下的面孔有点眼熟,极像吴曲之人。”

    朴善皮笑肉不笑,“一派胡言,我看凛爻侯是黔驴技穷了,以为区区几句话就能让我们不战而退。”

    “我技不技穷有待商榷,不过我知道,我要是死在这里,各位真君是一定陪我一起死的。”

    真君们哗然,皆斥好大的口气。

    风一吹,好像迷了人眼,荒地上只剩下三人。

    太玄宫云中子,沧海派银鲳,湛长风。

    一个激灵从头蹿到尾,银鲳自认成为天君后,再也没有感觉过这种悚然滋味了!

    身边那些人去了哪里!

    不像是人掳的,定是入了什么阵法或遭了什么宝具暗算,但要悄无声息地带走那么多真君天君,是不可能的,除非.....有圣宝级宝物!

    “这位沧海派的银鲳天君,你若是为了沧海派在北境圈起来的那一两个秘境,我们可以事后再商量归属,如何?”

    “你会乖乖交出秘境?”银鲳天君心底有一丝疑惑,“我常年闭关,不在外走动已经二三百年了,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号?”

    “知己知彼百战百胜。”湛长风坦荡地看不出一丝敷衍,银鲳姑且没有追问,瞥了瞥云中子,眼下这情形该怎么办?

    云中子一直在寻找湛长风的破绽,想瞧出失踪那些人的踪迹,结果一无所获。

    “凛爻侯打算什么时候放人?”他颇有意味地问道。

    “荒原太平时,自当大赦。”湛长风抬了抬下颌,“二位走好,不送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