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3章 三件灵宝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这里的修士还没承认昼族已打下此城啊。”

    “我想更多的,他们是怕外边儿再打回来,说白了就是觉得昼族只是一时的攻占,早晚会被赶走。”

    温辰和卢一山说完,相视一眼,无奈摇头,于一般修士来说,景耀.悬骨派那是顶尖的大势力,着实没有必要冒着得罪他们的危险,给昼族面子,更不要说是加入昼族了。

    “是薪酬福利不够?”巫非鱼懒懒问道。

    “非,昼族的薪酬福利,有一流势力的水平。”温辰道,“自古共富贵容易,共风雨难,何况我们现在又处于风雨飘摇的时期。”

    “你们知道就好,省得我来安慰你们了。”现在也没外人,巫非鱼摘下了兜帽,轻拨了下头发,“不是谁都有魄力陪我们走这一程的,此事强求不得,按原计划,闭锁城门,十五日期限将至前,强制让原住民和店家与我们更换契约,不服的打出去。”

    “那不招兵将和佐官了?”

    “往后推推,先让他们看明白自己处在什么样的局势里,但新的布政厅安静如鸡子,不做出点事也不好。”有什么方式既能显示布政厅的威信,又能获得城中民众初步的信任?

    巫非鱼思来想去,无非利诱,并切实将这利益给他们。

    她问了原城主府府库剩下的财物,从库中拿了三件灵宝,交给温辰,耳语一番,温辰将信将疑地带着东西出府去,先是祭出数份玉简,玉简投出一道道金光文字悬在城之上空,谁都可见。

    那是新的律法.税法和土地精舍买卖.租赁.转让的契约法。

    “昼族是讲道义的,绝不会伤及无辜,你们能完好地留在这里,就是最好的证明,其他势力也不会枉顾无辜人的性命,从这点上看,城池易主,你们受到的影响最小。”

    “不想待在这座城的,自可离去,想待在这里的,就得遵守新主人的规矩,如此才是尽快挽回损失的办法。”

    有人叫喊,“我们的损失已经造成了,你们打仗,我店开不成,要去外边走动走动,还得提心吊胆!”

    暗暗听着温辰讲话的修士们,自也听到了这人的质问,不由佩服其勇气,竟还敢呛声。

    凌空而立的温辰也朝声源瞥了眼,讶然,是一名兵书院弟子喊的,应该是巫非鱼叫来“煽风点火”的。

    “你们不是昼族的子民,昼族没有义务负担任何损失,但布政厅承诺,凡今日之内,响应新规,完成旧籍转移和产业契约更换的,都会返回你们前两月缴纳给原城主府的税金。”

    两月税金,这也是一笔可观的数字了。

    某些人意动了,他们不在乎谁做城主,在乎的是能不能继续在这里生存下去,他们开始看上边的条文规矩。

    这时又有人喊,“昼族就那么点人,怎么守得住城,没准过几天就又换人了,耍我们玩呢!”

    “换不换人不知道,这税金难道不是真实补偿给你们的吗,还是不相信布政厅真会给出补偿?”温辰手掌一翻,三件灵宝悬在身前,“你们不相信昼族的兵力,也不相信昼族的信用,那就来做一个比试,我这边派出三位脱凡.三位生死境,谁胜其中一人,就能从我手里挑走一件灵宝。”

    “为何派出六个人,只给三件灵宝?”

    “真是灵宝,竟用如此重的赌注。”

    “还都是上品!”

    灵宝一出,城中修士们都坐不住了,对普遍的脱凡和生死境修士来说,能拥有一件品阶高的灵宝,跟雪中送炭似的,无异于给性命加了层铠甲,再不济,也能拿去换其他物资。

    “我来一战!”一位枣红脸的生死境修士最先跳了出来,指向其中一个兵书院脱凡弟子,“我挑战他!”

    “还能这样,不要脸。”

    “聪明啊,刚昼族那位可没说必须按同阶挑战。”

    “傻子才让他这么来呢。”

    枣红脸得意且深沉地望着温辰,“这位阁下,你没意见吧。”

    “我本就是说任意胜其中一人,怎会有意见,请。”温辰袖手旁观,心中宽慰,还好这个不是托,他能出来,说明城中氛围被调动起来了。

    躲起来的修士们也走了出来,哗然,“这就同意他挑战了?”

    那脱凡弟子应声出战,抱拳一礼,长刀出鞘,丝毫不怯场。

    “遇了我算你倒霉!”枣红脸志得意满地祭出一幡,与他战在一处,幡动刀飞,光影缭乱,唬得旁观的修士们摆不出表情。一脱凡一生死,开局竟打了个难分难舍!

    “这脱凡不落下风,还能伤他几刀,功力着实了得。”

    “昼族的人均战力确实高,刚开始那会儿,两三万人就击退了景耀.梁丘等势力的联军,前不久又用二十几万兵将败退了号称有百万人的联军。”

    “他们的真君也全是同阶中的至强者,嚯,真要被他们收归北境,发展个几年,景耀东临的地位要不保呢。”

    “昼族就是太硬气太冲动了,他们这一应战一反击,差不多将山海的一流势力都得罪了,今后还能好过?”

    到了如今,少有人会去质疑昼族的战力,但它的对手太庞大,以至于无人敢放开心胆地去接纳它。

    他们看着那脱凡弟子败给了枣红脸,也重伤了枣红脸,无法去说风凉话,只道一声,昼族的弟子果然强。

    枣红脸捧着自己赢来的灵宝,脸又黑红了几分,索性旁人看不出来。他匆匆一拱手,逃也似的飞走了。

    众人反应过来,又一次哗然,“还真被他带走了一件灵宝!”

    “我来,不过我脸皮薄,只挑同阶的,这位道友,来比一次吧。”第二位欲挑战的修士站了出来,指了其中一位生死境弟子。

    后边的人担心之后没机会,连忙跳出来比试。

    巫非鱼和卢一山在府中看着水镜里的景象,没有过多表示,许久卢一山才叹道,“算是开了一个好头。”

    “此法,只为昼族树形象而已,让它快速被熟知被理解。”巫非鱼忽然捕捉到一个心愿——成为联盟大管理。

    诸方势力中,明面上有联盟之称的,也就散修联盟了,她转动水镜,落到一个人的面上,这是一个消瘦的脱凡修士,挤在围观的人群里,神色中不经意流露出来一丝焦急。

    他的目光往律法条令上顿了顿,大喊道,“我的府邸和土地是我整个买下的,为何要被收归昼族,这不公平!”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