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2章 攻城整改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余笙对和老的本事很了解,却不知道他私下的为人,他这算是不辞而别,还是遭遇了危险?

    不管怎么样,人还是要去找一找的,她知会谍部追踪和老出了山后的行迹。

    半天后,一卷密宗呈了上来,让她神色微沉,和老去了龙溪走廊的客栈,至今没有出来过,后一条是,疑似齐桓的人,随后进了客栈,也没有再出来。

    这两个人联系在一起......余笙走出书房,一边传音给凌未初,让他改一下望君山的布防,一边遁向龙溪客栈。

    和老遇害,和老跟齐桓联手演戏窃取望君山情报,这两个可能简直五五开。

    谍部查到的情报很细致,她一入龙溪客栈就上楼找到了和老开的房间。

    观察片刻后,余笙踢开了门,里面果然空无一人,房间里外,干净得没有任何痕迹,她用上追踪术都寻不到人影。

    又问店老板,言那两人上楼后没有再下来。

    余笙思忖后,将消息传给了花间辞,花间辞这段时间在推测未来国运,接到消息,本不欲分心理会,然心里微动,顺手给她算了算,回道,“和道友已死,齐桓不在此方天地,潜敌。”

    “非鱼,梁夏生那里找得到齐桓吗?”

    “稍等。”巫非鱼控制梁夏生去找齐桓,仆役言说公子受惊卧床,不宜见人。

    梁夏生以论事为名硬闯齐桓寝居,只见到一处空榻,纪千秋也不见了影子。

    “齐.纪二人在这关头失踪,总觉有点诡异,且还失踪得如此了无痕迹,绝非临时起意。”余笙想到之前的消息,说道,“你们上次说纪千秋可能跟噬天族有关,但他本身也曾是散修联盟的执事,近日的百万联军里,散修人数众多。”

    “百万联军能那么快聚起来,不是人心所向就能解释的,我怀疑事情一出,就有人在推动联合,虽不能肯定这和纪千秋有什么关系,但你收编部队.安抚民众时,恐怕得再花点精力,注意散修们的动向。”

    除了门派弟子.家族弟子.王朝弟子,其他一切修士都可以划入散修行列,这范围着实大。

    巫非鱼哑然,“那岂不是说我收编时,还得一个个调查他们的潜在背景,省得招进居心不良的?”

    “这是个问题,你有什么想法吗?”

    “......介意我用特殊手段吗?”

    短短六十载,曾荒芜一片的北境涌起了三座大城,十数座小城,还有不知数目的独立洞府,昼族军队依着就近原则,攻破第一座城时,天下起了暴雨,隆隆雷声清气正。

    昼族的军队处置完城中头目,做了休整,启程奔向下一个目标,徒留身后之城在暴雨中萧条。

    他们离去后不久,城中躲起来的修士冒出了头,在门后边.窗旁边.巷子口,小心地观望着狼狈的大街,那些尸体躺在雨里,血水大肆泅开来,殷红殷红的,又很快被雨水冲刷,淡化若无。

    相熟的修士小心交谈,揣摩着昼族会拿他们这些普通住民怎么样,又或这场战争的终局,是昼族收回北境,还是其他势力妥协让步。

    也有修士偷摸蹿到最近的尸体旁,里外摸了摸,请啐一口:晦气,搜得真干净。

    忽而,清晰的马蹄声穿过磅礴大雨,钻进众人的耳朵,吓得他们合门关窗隐去身形,神识都不敢放出去,生怕惹来是非。

    “昼族巡牧,重整城池,宛丘城更名采车,定为无下辖县镇的六品小城,城主府更名布政厅,所有土地收归昼族,原店家.住民,尽快至布政厅变更相应契约,十五日内,没有昼族通关玉牒者,视为散客,将强行收回其占用的土地精舍。”

    “昼族巡牧,招纳贤才,即日起,开放施政.军需.府需主官外的一应佐官职位,凡愿入昼族籍,身世清白.德行端庄者皆可参加考核。”

    “昼族巡牧,征召兵将,分编外.正式两营,有意者前往布政厅询问具体事宜。”

    ......

    竟不是抓人,是招揽吗?

    有人悄悄探出神识,有人推开一条窗缝,俱见那暴雨中,一支黑衣卫队执戟前行,仿佛一把把指天冷剑,划开了这雨幕。

    最前面是骑着流云夜照狮的三人,右者一副温厚仁德相,庄重地念诵着条例法度,声音遍及全城,左者面容严肃,扫过四周的目光仿佛利刃,这二人都是生死境,气势十足,却不敌中前方一骑独行的那人。

    恍如夜色的披风遮住了她的身,宽大的兜帽掩住了她的脸,仅看得见一只白净纤细的手,握着一根赤玉缠藤的灵杖,随意地垂在腿侧,她周身好似有着缀了星光的无边旋涡,古朴,神秘,一眼便要沉溺。

    不少修士像是受到了蛊惑,好奇地从藏身处走出来,远远坠在他们后边,想看看他们究竟要干什么。

    这一行人来到原城主府前,碎了门前匾额,进入府中,关上门,长久没有动静。

    此时府内,被临时从兵书院抓来的温辰埋头翻阅着原城主剩下的文书卷宗,卢一山带人一处处检查着府邸的布置,以备整改。

    昼族人手不够,抽调了兵书院中的先生.弟子们临时组成了这一支负责善后的队伍,愁得温辰唉声叹气,“好歹这些年,院中出了不少经纶之才,文官人物都预备着,不至于没人顶上布政厅的重要位置,唯一的问题就是没有武力去守,你真放心用几天时间筛选上来的文官兵将来守城?”

    他久等没人应话,抬头一看,这库房里除了他哪里还有别人,那巫非鱼呢,别是逃了吧!

    巫非鱼不耐烦看那些卷宗,自己一人出来了,她的身形容貌皆掩在法袍似的披风下,遮住妖冶的面容后,竟也变得稳重威严了起来,叫人探不真切。

    她也不是什么都没有做,趁着还没开府招揽人,她用朝灵杖查探着城中修士的心愿,从蛛丝马迹中辨别每一人的品性.经历,为招揽做准备。

    待府中整改完毕,原城主府挂上了有着布政厅字样的匾额,开门进行契约变更和招揽之事,半响竟无人问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