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1章 愿力神杖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趁着他们沉寂,开始清理吧。”

    “仅凭我们的人数,要在各个击破的同时,守住新收的地盘,不是容易事。”

    “没想到他们逃这么快,本来如果能将这百万人都留在战场上的话,处理其他人就省力不少了。”

    余笙.将进酒.硕狱商议着下一步,对没能将百万联军全部打尽这件事很遗憾。

    “以战养战吧,顺路收编临时部队,安抚普通的住民,昼族若建国,总不能没有子民。”倚栏观天的巫非鱼如是说道,“如单单将小黎界的人当子民,无异将自己摘出了山海界,与山海界本土生灵产生分化,不利于今后的统一。”

    余笙惊奇,巫非鱼很少就这些事提出自己的意见,“这点在议事时讨论过了,北境虽有普通的外来住民,但更多的,跟外边的势力沾亲带故,我们没有时间精力去将他们区分,也没人手去管理临时部队。”

    巫非鱼转回视线,异色瞳深邃地让人沉沦,“我来。”

    “你愿意管事,那就再好不过了。”余笙轻柔一笑,“大祭司。”

    “呵。”巫非鱼蹙了蹙眉,薄凉道,“我只是看你们忙不过来,谁要当那什劳子大祭司。”

    片刻后,她出现在被湛长风和敛微占据的城里,对正在炼阵的湛长风说,“那边要愿力容器。”

    湛长风处理通源石的动作不停,头也没抬地问道,“哪边?”

    “还能是哪边,你问题真多。”

    ......湛长风无言,撇头看向她,“所以谁要?”

    巫非鱼黑着脸往敛微那里扫了眼,敛微低头做事,假装自己什么也不知道。

    “本座。”这人肯定不是真心要她当大祭司的,除了她,难道还有人会驾驭愿力容器吗!

    湛长风恍然似地笑笑,放下通源石,长身而起,“也就是说,孤要有一位大祭司了?”

    “什么孤不孤的,等你建国再说。”也不晓得哪里出了点毛病,听到她说“孤要有一位大祭司了”,竟涌起星点微妙的愉悦。

    巫非鱼掩饰似地勾起妖冶的笑,调侃道,“你一自称孤,我就想到了那只小崽子,你说,你还有什么威严?”

    “原来以前,我在你那里还是有威严的吗?”她连成的话表达了惊讶,语气却淡淡,形成了似笑非笑之意,叫巫非鱼都不乐意接话了。

    “快拿过来。”

    “.....愿力杖目前没在我身边。”

    “丢了?”

    “不是。”

    巫非鱼啧了啧,转身就化蝶,去你的大祭司,这辈子都不会当了。

    湛长风一个虚神域将她截了下来,对上那怒目,解释道,“想要给你的东西,怎么会给其他人,是我分身那边有用,先带走了,不过我这里有个更好的。”

    她拿出一条三指粗的树根,当场将其祭炼,将它与山海祖脉.昼族族运勾连到一起,刻上太一之名,交给巫非鱼。

    交到巫非鱼手上时,这截树根已经大变模样,它长五尺二,赤玉色,形状笔挺,上面缠绕着祖脉和族运显化的藤蔓,像是盘旋而上的黑龙。

    她摸上此杖,太一二字就显示于心间了,昼族兵将的大愿也随即被她知晓,“太一是何?”

    湛长风道,“我预备的国名,太者广大之名,一以不二为称。我想大道旷荡,无不制围,万生万有,通而为一,故取此名。”

    敛微从那冗杂的阵纹布置中抬首,“堪为国名。”

    “是好名。”巫非鱼将它顿地,它将近与自己的身高相等了,“那我先走了。”

    身为巫,她知道怎么去使用它才能发挥它的价值,简单来说,它就是聚人心之器,凡昼族和生活在昼族土地上的人,都会被她捕到心愿,哪里有苦难,哪里有灾祸,都能及时作出反应。

    重要时候,还能用它发下国之宏愿,敦促国人共同去完成。

    不知是勾连了山海祖脉的缘故,还是树根本身特异,她竟从杖上觉察到了昼族以外修士的心愿。

    回头将疑惑一问,湛长风答道,“这是愿树的一截根,愿树是曾经生长在神庭中的神树,天生能感应到诸方心愿,本体早已随着神朝覆灭,这一截根,却被保存在了月光三角洲里。”

    “愿树是圣宝类灵物,它虽只是它的一截根,却有成长为圣宝的潜力,你可要好好待它。”

    巫非鱼愣怔了,没想到手中物的来头那么大,“你想给它起什么名?”

    “名字?”这次换湛长风愣了,“愿力杖?”

    “你这叫简单粗暴,没有任何区分。”

    “不是挺贴近它的本质吗。”湛长风想了想道,“万朝灵杖?”

    “这么大的名字?”

    “朝灵杖?”

    .....巫非鱼点点头,走了。

    “一个名字有什么好纠结的。”湛长风继续炼制。

    敛微像是发现了什么奇异的现象,试探道,“小狐狸好像还没有名字,你要不给它取个。”

    “嗯?”湛长风讶然,“不是白狐吗?”

    敛微确定她没在开玩笑后,兀自笑了起来,也不去搭理她了。

    跨界空间传送阵的炼制极为繁琐艰难,她们花了一个月的时间,才炼制一半,还得辛苦一段时间。

    新城那边已开始各个击破的征程,人人自危。

    余笙没有再跟着出战了,她拿更多的时间来研究荒原各方以及两陆相关势力的动向,掌握总体局势。

    是夜,她在城主府看宗卷时,有人来报,“弟子山门守卫统领,一事欲禀。”

    “何?”

    “月前山上来了位和道友,三天前寅时,他下山去了,值班弟子问了他的去向,他只道出去一趟,因没有接到特别关注他的命令,故仅是照例登记了出门和回归的日期,他登记的是翌日回来,但并未见人影,按规定,期限到时,传了一次音,询问情况,没有收到回应,宽限了两天,再次联系,仍旧无音讯,特来禀告。”

    望君山情况特殊,不同的人,限制不同,像兵院弟子,只要返山时间,超出自己预设的期间两时辰,守卫处就会传音联系,确认方位。

    而像和老这种极可能留在昼族的客人,对其不会很严格。

    “没有回音?”她留和老在望君山暂避,也给他考虑未来的时间,没有去打扰他,再者,这段时间事情多,每个人都忙得团团转,她连山上都没有回去过,已许久不见他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