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9章 商议(二合一)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殿门缓开,湛长风对上一齐望来的目光,道,“人都在,正好我有些事想说一下。”

    她走到空置的主位上,撩开衣袍安坐下来,先是看向凌未初,“恭喜凌老,不过您的天君典礼需推迟了。”

    “这不碍事。”昼族处在那么大的一个危机中,他哪里还在意什么典礼不典礼的,“吴曲这件事,你到底是什么想法?”

    “冰寒荒原是有祖脉源头,望君山和新城就在祖脉的两处要穴上,祖脉是什么,各位都有数。”湛长风说道,“如果昼族真要坐拥祖脉之气,别说已对山海有野心的吴曲王朝,东临.景耀诸多势力岂是能善罢甘休的。”

    “我们先来分析一下我们拥有的,以及我们要面对的,再谈利弊。”她稍顿了几息,无人插话,便接着道,“已知的撇开不谈,目前,小黎界的战力暂定,仅凭我对收到的信仰力的估摸,那边至少有百万众在修我之前留下的地狱图腾。”

    “另外,月光三角洲是一处洞天,已经在我的掌控中了,这处地方,上尊准圣也未必能攻破,会是一座极好的堡垒,而它里面的宝物,足够堆起一个界域大族。”

    在座众人惊疑,她去月光三角洲没几天,怎么就将月光三角洲收下了。

    花间辞想到这几日外面的传言,轻叩着案几问,“大灵脉消失,是不是跟你有关?”

    “严格讲,不是消失,是被镇压了,这就是我想讲的下一点了。”她简要概括道,“事实上,山海界在十余万年前,是一位神祇的辖地,冰寒荒原是那个时期的主要生存大陆,旁边就是现如今所说的巨神海。”

    “巨神海神殿中镇压了噬天之主的尸身,及神朝与天庭妖庭大战,为免神殿出现差池,神祇将巨神海搬到了偏远的南边,并将冰寒荒原上的一座主城雷鸣,连同那方地,炼成了如今的月光三角洲。”

    “许是为了与当时的敌手做抗争,山海的祖脉被镇压了起来,致使它从一个大界,凋零成一个中界。”

    “我收服了镇压祖脉的奇石,换句话说,我们暂且掌握了祖脉和大灵脉的位置和隐现”

    湛长风在某些点上没有说透,比如神祇的名号.她是怎么知晓的.降神台等等,但她说出来的事,足以吸引众人全部的注意力,让他们心思百转地消化她话中的意思。

    “开启祖脉,山海界会不会重新恢复成大界?”余笙信了她的话,没有去质疑真假,只顺着思路问出如此一句。

    这叫议事厅再次一静。

    风云大界被三霸主王朝分割,斗了那么多年都没有统一归属,他们脚下,却有一潜在的大界,如何不使人兴奋。

    “嘶,这要白白放弃,心痛二字都不能概括,何况望君山和新城本来就是昼族的基业。”硕狱握拳捶心口,坚毅道,“勇士,不当放弃自己的族地。”

    “但也要看有没有命守。”将进酒叹息,“无论谁,来攻昼族的成本,比昼族坚守的成本都低多了,一旦那些天君或返虚上尊来袭,必死无疑。”

    湛长风道,“对,如果我们选择守,就得考虑到该怎么面对东临景耀吴曲,甚至吴曲之外的界域大势力。”

    “可我们如今的总体实力,以及未来百年的总体实力,都无法让我们守住一大界,除非一直隐瞒祖脉的存在,直到昼族准备好,然吴曲那边知道了。”余笙现在的感觉就像是守着一座无法示人且已经被觊觎的宝山,怎一个复杂。

    “吴曲应当不知道山海界在神朝时期是大界吧,这点连我这个本土人都不知道。”花间辞思忖道,“只要不暴露山海界曾是大界,就相当于瞒下了重启祖脉会恢复大界的事,便不会很快引起其他界域势力的关注,昼族就还有做出反应的时间。”

    “其实,昼族最主要的问题还是缺人,缺子民,缺兵将,缺天君.上尊,前者暂时可以用小黎界充数,后者要么外招,要么留时间给我们成长。”敛微问她,“你有请来天君上尊坐镇的筹码吗?”

    “有,但我还没有确认他们可不可信。”湛长风指的是梦尊提过的神选者,两位返虚实力,六位灵鉴实力,她打算让分身在各界收集信仰时,想办法跟他们接触看看。

    “不确定的先不提了,不过我能保证,必要时,会有天君上尊外援。”

    ......

    众人又将利弊探讨了一遍,细细推演了战和撤两个选择的后果,最终定下了战的决议,后边便是持续了一天一夜的详细战略商议。

    “第一步准备清洗北境。”湛长风总结,“余笙,给北境各家下逐客令,限期十天内撤出。”

    “硕狱.将进酒,武力跟进。”

    “一月后,肃清整个冰寒荒原,夺取他们的传送阵,其他人协助。”

    “敛微来帮我建空间传送阵。”

    没一会儿,湛长风和敛微出现在一座城池的上空,此城不大不小,建在月光三角洲附近,是悬骨派和符临门的联合驻地。

    湛长风欲将此城当做空间传送阵所在,同时立为小黎界飞升修士的落脚地。

    她和敛微立在上空研究着整座城的分布,时不时指指点点,讨论空间传送阵该建在哪个位置。

    早闻昼族杀天君.败联军的修士们探头探脑地望着天上两人,战战兢兢,压着声音议论着她们的来历,有机敏的修士快速收拾好东西,遁出城门去。

    不到片刻,还有人想走时,发现城门关闭了,城池被防御结界笼罩,进出不得。

    湛长风感应到城头门楼里多了几个主事模样的修士,便朝全城递声道,“昼族收归疆土,凡修士,予以一个时辰的时间收拾家当,离开北境,逾期,后果自负。”

    门楼里涌出来一群修士,被簇在前面的是两名真君,分为悬骨.符临中人。

    悬骨的真君愤然怒骂,“这是我们的城,你有何理由赶我们走!”

    符临那人接声,“道友凡事不能逼太紧,做人还是留一线得好!”

    “没错,惹来众怒,结果不是你能想象的!”

    “今日你要敢对我们动手,明日,我门太上长老就会驾临!”

    ......

    底下人的叫嚣渐渐低了,一个两个的,都有头皮发麻之感,委实是临高俯视他们的二人气势不一般。

    一个身披曳地长袍,高贵冷艳,如视尘埃,一个神姿高彻,仿佛天上人物。

    湛长风话不多,凝出一封战帖,扔出去,这战帖破开防御结界,悬在符临门真君的头顶。

    符临门真君看看破出一个洞的结界,又看看面前散着可怖气息的帖子,退后一步,不敢去接它。

    若这是生死战的帖子,接了可如何得了。

    “一个时辰后,尚留在城中者,死。”湛长风说完这一句,不再去理会他们了,继续和敛微议起空间传送阵的事。

    敛微忽然问道,“小狐狸呢?”

    湛长风拿出玉佩,这玉佩被她魂契了,跳井时收进了紫府中,白狐和重要的东西都在里面,她在重塑神躯那会儿,还引了一缕本源造化气进去。

    玉佩空间被本源造化气改造,内部扩大了一倍不止,有朝小洞天进化的趋势,白狐也吞了一丝本源造化气,沉睡至今。

    “在里面,食了一丝造化气,还没消化掉,过不了多久应当会醒来了。”她又将玉佩收了回去,“有件事,我在议事时没提,你可想听听?”

    “你愿意说,我便听。”

    “是关于真灵转世的,某些大能修士,为了避免身死道消或为了重修道途,会用真灵转世的手段再活一次,更有人用一次次的转世,来证得大道,我不确定他们中有没有人是转世身,转世后,是作为这一世存在,还是要做回前世的那个人。”

    “你们对我,有没有一样的好奇?”湛长风望着她,好像只是单纯提了个问题。

    “这是昼族的一个漏洞,昼族确实需要能查探真灵底细的宝物,否则将来不知会混进来多少鬼魅魍魉。”敛微说完这一句,才问,“你今后会放弃今日做出的努力吗?”

    “不会。”

    “这就够了。”

    湛长风却没有直接带过这个话题,“某些事,我现在还不好言明,等你们灵鉴,我们再坦诚布公一次。”

    “湛。”敛微难得严肃地叫了她的名,“我知道建国.灵鉴,都是充斥着巨变的坎,但也请你不要思虑太多,我们认识你,就像认识了一辈子那么久,哪怕自身有什么变故,导致自己离开昼族,我想我和他们都不会回过头来坑昼族一把.......”

    “你就算对别人有疑虑,那也该相信我,我是先天圣灵,自始至终,只有这一个身份。”

    “我知道,我相信你,也相信他们。”湛长风目视着那一城企图离城而去,却被防御结界困在城里的人,“你看,能主宰自己命运的有多少,如果有一天,我负了你们,我不介意你们对我刀剑相向。”

    敛微担忧地看着她,“这一甲子,你去了哪里?”

    湛长风淡笑,“不必担心我,我只有难得的有感而发了一回。”

    一个时辰将近,城中散修.住民.店家,要求悬骨.符临的修士打开防御,放他们出去,不管他们会不会打起来,小命要紧,还是先外出躲躲的好。

    悬骨.符临的修士却忙着联系自家门派,要求援助,可惜这附近被湛长风用阵法隔绝了,他们始终联系不上人。

    在最后一刻,他们撤去了所有防御,带着满心不甘,仓皇离去。

    这座城彻底空了下来。

    湛长风挥手推平城中的一处楼阁群,拿出通源石等制作空间传送阵的材料,“我们开始吧。”

    二人埋首制阵。

    选择此地,一是因为它离月光三角洲近,为避免曝露三角洲的隐秘,此地必须收回。

    其二,杀鸡儆猴。

    悬骨.符临两派一被赶走,刚收到逐客令的诸方都错愕了。

    “她还真敢!”

    “去他妈的逐客,这是道爷的地盘!”

    “真不将我们放在眼里,如今荒原三百万人,北境占了七成,昼族竟敢向两百多万修士叫板,一口一个唾沫星子都能淹死他们!”

    “别忘了,他们还有一位天君。”

    “凛爻侯还是能杀天君的人,愁死我们这些没背景的修士了,我们难道要离开荒原?”

    “简直是遭了无妄之灾,上边打架,我们跟着担惊受怕。”

    “自古战争不杀无辜民众,应当不会拿我们怎么样吧。”

    “这就难说了,不是说以前北境整个儿全是昼族的吗,人家指不定将我们都当做了抢占他们地盘的恶徒。”

    ......

    今次,昼族的驱逐范围确实极大,凡北境中的修士,一个也不留。

    也无怪昼族会做下这个决定,两陆势力瓜分北境,开传送阵,引入住民时,叫来的都是与自家沾亲带故之辈,其中近大半,是本家的分支别脉。

    留着他们藏后患,不如一次清个干净。

    逐客令出了没几天,昼族就遭遇了几波攻击,都是某些修士自发组织起来的。

    北境中,对昼族的讨伐甚是严重,家中小儿都知有一帮恶人要将他们赶出去,侵占他们的家园。

    昼族却对漫天辱骂置若罔闻,有人袭击,也只挡不攻,一时嘲笑声甚嚣尘上,大半月,竟聚起了一支百万人的联军,参与诸方还将悬骨派的那位真君推为了盟主。

    这百万人的队伍里,八成是脱凡,剩下万余名生死境,六十一位凑起来的真君,散修.门派弟子.家族弟子俱有,其中散修占了大半。

    不知是仗着人多势众,还是法不责众,他们就这样,在没有天君坐镇的情况下,来新城前示威了。

    新城被冰雾遮挡,城门紧闭,没有动静,这更让他们嚣张了。

    他们却看不见,城门背后,一队队兵将整整齐齐地列在灰石街道上,犹如黑色的长龙,延向视线尽头。

    硕狱看了看日头,洪声道,“一月期已至,昼族将讨回曾经失去的一切!”

    “开城门,先杀神通,再杀生死,收复失地!”

    随着城门大开,冰雾渐稀,震耳欲聋的杀声惊醒了那百万联军。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