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6章 破月光洲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湛长风来到月光三角洲的边缘,它是生命禁区,无论谁进去,都会被澎湃的力量撕成碎片。

    梦尊说,鸿德元祖奉神王之命在这里修建了降神台,通着界神碑和神庭所在,神庭就是昔日在日斗界进去过的神墟。

    她直觉,用水图腾可以穿过极光,再不然,她也可以用神躯拼一拼。

    鸿德元祖应当不会设下全然无解的困境。

    她催出水图腾,缓步且坚定地朝月光三角洲走去,踏过入极光的那瞬,她感觉到了神力的应和,不是和水图腾,竟是和神躯。

    没道理,那时的神民,应当是没有神躯的,怎会将通过条件设置成神躯,难不成鸿德元祖知道她会重塑神躯?

    风来,云来,被极光晃晕的感官开始复苏,无限蔓延开去的平整大地没入群山之中,山上殿宇耸立,楼阁环绕。

    若从上面看,这该是一个盆地,绵延的群山环抱着宽阔无比的太极广场,在无边墨绿中嵌入了动人心魄的白玉。

    天空近在咫尺,脚边云雾飘荡,湛长风走向广场边沿,踏上通向最高山峰的阶梯。

    大殿的轮廓逐渐浮现出来,中间高悬的“伏魔殿”三字,威能赫赫,浩然之意似乎能涤荡一切阴暗晦涩。

    她推开殿门,穿过古朴庄严的殿堂,走过景致如画的长廊,一条不宽的小径连接着真正的山尖。

    山尖在云海之上,四周空空无依,只有一座亭,亭名揽月。

    湛长风立在亭中阑干前,重重云海犹如镜面,忠实地照映着下面的大地,地上庞大而辽阔的城池如一副山河图,平铺直叙地说着它的波澜壮观。

    现在她才完整地感知到,她是在一座空中浮岛上,而下面,是曾经的雷鸣城。

    她的目光穿透云海,在空无一人却完好无损的城池中逡巡而过,生出些许感叹,但也仅此而已。

    回到伏魔殿,湛长风在一副案几上寻到一枚戒指,银环绕藤纹.中央镶嵌月光之玉,甫触及,就接受到了一股信息,竟是鸿德元祖留下的。

    她从里面得知了一个意外的事实,鸿德元祖在神朝末期,竟也无意得到了龙甲神章,祂借龙甲神章演示过去未来,看见某个重得神躯的人来到了降神台,便将神朝的财富连同此地一起封印了起来,留给了后来人。

    湛长风没有感到欣喜,反而多了分不可名状的沉重。

    她感觉到了被安排的痕迹,此刻她得到的越多,说明后面她愈加难走。

    难走到,不得不从现在开始助她。

    又或者,这是一个将来要她付出某种代价的“陷阱”。

    然她早已入局,再说其他已无用,凡是能助她的,都将被她变成助力。

    湛长风戴上戒指,此戒名月神,乃月魄所铸,蕴含着月之道,同时她也是月光三角洲的界石。

    没错,鸿德元祖将这一片地炼成了可携带的洞天秘境,月神就是控制它的界石。

    通过月神,月光三角洲的细微末节都在她的意识之中,她“看到”伏魔殿北边有座七色祭坛,应是降神台了。

    她还没打算去神墟,毕竟那地界在太阳神皇名下,一个不小心容易翻船,等冰寒荒原的局势稳定了些,她再入神墟一趟,看看神墟的究竟。

    清点了一遍鸿德元祖留下的财富,十余万年前与如今,在对财富的认知上很是相似,矿物灵草宝具在修行界里,也许永远不会随着时代更迭失去价值。

    这里面的东西,足够将昼族提拔成宇内一流势力了。

    最珍贵的,还是记载着原始技艺的石板和失传的神朝经义。

    湛长风清点完,跃下浮岛,落到雷鸣城中,找到了镇压着地下灵脉的宝物,那是一块深蓝色的奇石,奇石有九窍,九窍中呼出进来的都是地脉之力。

    依她之眼,可看到这些地脉之力,来源于此方洞天秘境中的灵脉,其中最粗壮的一条,勾连着布满北境的大灵脉,而在这块石头下面,镇压着山海祖脉。

    湛长风朝这块石头伸出手,它就像是感觉到了有什么危险,嗖地遁地不见了。

    难怪大灵脉易被发现,原来是这块石头产生了灵智,没再好好履行镇压之责了。

    她一顺因果线,便知此石名太乙参玄,是天地诞生的灵石,集地脉精华,万载难得一遇。

    月神在手,不用真知之眼,湛长风就找到了太乙参玄石的位置,造化道场封住一方天地,它便被定在土中寸步难行了。

    “你是何人,放我出去!”一道年轻的声音从石中透出来,空灵,不辨雌雄。

    “我乃此方洞天主人,你在我的地盘偷住,还敢对我大声言语?”

    “不可能,我诞生灵智一万年,修行两千年,怎不知这里有主人?”

    “那你再逃个试试。”

    湛长风放开钳制,任它在地里逃遁,隔片刻,又将它截住了。

    太乙参玄石闭上了九个孔窍,怏怏道,“你想做什么?”

    “我给你两个选择,一,离开此地,二,做我部下。”

    “做你部下?”

    “帮我镇守地脉,我允你继续在此修行,修行上如有不懂,亦可向我请教,算我半个记名弟子,如何?”

    太乙参玄踌躇不言,它生来万年,没接触过第二个会开口说话的活物,也不懂世间事,听她说话,还要琢磨一会儿,才能明白她话中的意思。

    这感觉新奇又迷茫,“好,但你记得要教我,你知道的一切。”

    “太贪心可不好。”湛长风没有为难它,“你镇住那条与外界相通的灵脉,别再让它泄出灵息了,另外,继续隐藏好祖脉。”

    太乙参玄石乖巧应下,遁回了它本该待的位置,九个孔窍舒张开来,地脉之气犹如游龙般从它的孔窍中穿过,钻入地下,如此而往,不复停止。

    因着湛长风这个要求,外面闹翻了天。

    那些占据着灵脉分支的势力都懵了,呼天抢地,吵闹不堪。

    “怎么回事?灵脉为什么消失了?”

    “快去打听打听别家的灵脉如何!”

    “哪里出了问题?”

    罪魁祸首还在悠闲地检查洞天的具体状况....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