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3章 终于归来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两力相撞后,余波摧散了冰雾防御,无论是在冰雾外的花间辞三人,还是原在冰雾内的摇光兵团.秦枪连,都为那人,那伟力心惊。

    她回来了!

    六十载后,那道风骨独铸的身影重新站在了他们的前面!

    老人们的激动叫新人迷茫,这是谁?

    “凛爻侯!”左逐之站在城墙上拔起昼族旗帜高举而起,吼道,“族长回来了!”

    那因声嘶力竭而拖得悠长的调子在荒野上空盘桓不息,欣喜.苍凉.悲壮,揉杂起独特的韵味,竟让人鼻头一酸。

    这一甲子中加入的新人不曾见过她,但他们熟知她创建昼族的全部历史,学着她留下的功法,传承着她奠定的军道理念,那是他们的灵魂领袖。

    随着余笙一声,“恭迎君侯,拜见族长”,破碎的战场上响起了如雷吼声,“恭迎君侯,拜见族长!”

    这一刻的昼族,仿佛找到了彼岸。

    明里暗里关注新城战场的修士都沸腾了,“谁是昼族族长,余真君退位了?”

    “凛爻侯是哪个?”

    “她竟然没死!”

    “荒原格局要大变啊。”

    “变能变到哪里去,景耀.梁丘这些大势力都在呢,岂容她动摇荒原局势。”

    “若她从天君手底下活下来,我们这些小势力就该慌了,昼族不敢拿大族大派怎么样,定会先拿我们开刀。”

    ......

    龙溪走廊五元镇,荒原修士议论着前方的战役,认定的必胜之局在见到齐桓一众人从天上仓皇逃走后,愕然破碎,远远传来的一声族长,不知慌了多少人。

    金不换在四处奔走的人群中朝新城方向一礼,安下心,匆匆离去。

    一家茶楼雅间里,两位姿颜姝丽的修士相对而坐,中间是一道虚像,里面正是新城战场上的景象。

    “再会,希望之后能继续合作。”冷光潋滟的眸子从虚像上移开,她起身推开门......

    “你要过去?”古卷拍打在掌心,白衣修士典雅的面容上浮出半缕调侃,“天君不是容易对付的,天君背后代表的势力更不容易对付,若她死在此役里该如何?”

    “至少是在我面前死的。”

    敛微回头看向昉翊,意味悠长,“战争,不是你所期待的吗。”

    “那也不能随便死啊。”昉翊玩笑,“我的眼光,在族中都被评为最差了。”

    翊天族的族长候选者考核,需候选者在考核期限内扶助一位王侯帝君或有潜能的强者,拼的是从他们身上得到的交易数目和自身的抉择眼光。

    自她选了湛长风,湛长风不是尚且弱小,就是消失,最后干脆“死了”。

    她的眼光让族里人唾弃死了,若不是她的天赋实力族中第一,族长必得将她踢出候选之列。

    湛长风一死,她遗憾之余,也没急着寻找下任翊天令持有者,倒是敛微找上门来,继承了她与湛长风间的合作交易,包括翊天令。

    昉翊选择将翊天令给她,有湛长风的一分因在,更多的,还是因为敛微的经营实力,与敛微合作后,她的交易额蹭蹭上涨,挤进了族中前三。

    那么多年,敛微一直都没提昼族,她以为她另起炉灶了,哪想她依旧在为昼族做事。

    近日更是不知从何处得知了吴曲要在她这里进一批兵器装备的消息,过来阻止。

    吴曲的生意,是族里推荐给她的,她看他们的预订清单,便知他们在准备一场界级战役,却不知道这场界级战役的引子在昼族,即将卷入的是整个山海界。

    既然敛微来找她了,不管出于“个人不与敌对两方同时交易”的准则,还是私心,她都会推掉这个单子,但不代表,族里其他人会拒绝。

    在她看来,吴曲明显是要对山海界动手了,昼族首当其冲,昼族的正确做法是及时止损,立即撤出荒原,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死磕。

    难道她的第二任翊天令持有者也要保不住了?

    “你们避一避吧,她好不容易才回来,昼族也刚有些起色,韬光养晦不好吗?”

    “是韬光养晦,还是迎头痛击,都要今天过去后再决定。”敛微望向那虚像,里面湛长风和鹤汝天君又战在一起了,铺天盖地的威能让画面变得模糊不清,“这之前,我希望你帮我注意点吴曲交易的动向。”

    昉翊见劝不动,也不劝了,“你走吧。”

    雅间门重新合上,她看着辨认不出景象的虚像投影,暗惊,湛长风再次出世,实力不退反增啊。

    古卷一下下地敲打手心,她安坐不住,遁至战场外沿的无人地,亲临观战。

    这时另一头的敛微也与余笙几人汇合。

    余笙是知道她在做什么的,抽空问,“那边怎么样?”

    “吴曲在购进武备,目标可能是山海,联系你们之前跟我说的吴曲将军梁夏生和齐桓接触的事,第一战九成九是我们昼族。”

    “那便是说,哪怕打走了齐桓.梁丘,后面还有吴曲?”

    “恐怕是这样的。”

    多事之秋。

    众人俱都缄默不再开口,静静注视着湛长风和鹤汝的斗法。

    他二人的斗法层次之高,速度之快,唯真君方可直视,其余人根本看不清他们的招式,体悟不了他们的用心。

    但湛长风能与他对战至今,让所有人惊讶。

    鹤汝天君手中的拂尘,是他的法身,即法则道理的凝结,比神通道术里的法则道理更完善强大。

    他在知道她就是“死了”多年的凛爻侯时,下了必杀她的决心,然施神通道术,几次三番伤不了她,被逼着用出了法身,叫他倍感羞耻,试问哪个天君,要用法身去对付比自己低一境界的修士。

    “一力降十会!”鹤汝天君手持拂尘,挥出万道金光,这金光不是之前随意挥出的,它的每一道金光,如有一小世界之力,法则道蕴流淌,赫赫威能锁着湛长风,不容她躲开。

    他要用这一击,彻底将其杀灭。

    湛长风本身的灵威就十分强大,根本不会被他的威能束缚住,任人宰割似地乖乖站在原地承接他的攻击。

    她催动无心之术,身形忽闪忽现,躲避重重金光,倏然贴近他,祭出众生枯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