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1章 天君降临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琴音透出虚神域,齐桓一方先是一喜,很是欢欣鼓舞。

    “沅琴真君的琴声都透出来,内中局势必然一片大好!”齐桓下令道,“集合重甲骑兵和联军,准备攻城!”

    “遵命!”

    传令官飞速传达了命令,军队重新整合,残存的重甲骑兵窝着火,披甲犀牛的怒哼沉闷如雷,拨着蹄子蓄势待发。

    “花间辞,你可记得你说过的话,你方这人一败,你等弃守城墙!”

    “齐二公子未免太着急了,胜负尚不分明。”

    余笙低声道,“一对六,结果说不好,若败,当真要弃守城池?凌老那边怎么办?”

    花间辞冷静道,“我选在这一天跟他们赌,就是因为凌老。”

    不等余笙再问,城下传来一阵玄妙的波动,异象迭起,一老者飞上身来,匆匆留下一句便消失了。

    “老夫灵鉴在即,寻一地渡劫去也!”

    这人正是久困问道之境的凌未初!

    城墙上的众人反应过来,心情激切,数十余年了,他终于要证灵鉴了!

    花间辞立即道,“硕狱.巫非鱼,你二人前去护法。”

    “是!”

    硕狱.巫非鱼二人追逐凌未初而去,证灵鉴引来的雷劫是毁天灭地的,熬不过去,身死道消,他们不能在实质上帮凌未初渡过雷劫,但至少也能为他善后,清理些凑上来的不长眼家伙。

    凌未初那身即将灵鉴的威压没有掩饰,也掩饰不住,随着他从新城飞离,齐桓等人面面相觑,反应不及。

    “他是谁,竟然在这个时候晋升灵鉴?!”灵鉴强者在齐桓眼中是庞然大物,他父亲景耀王都请不动几位!

    “是那个藏了几十年的凌未初,也是曾经符临门的天才强者凌道。”纪千秋立起抱拳,“您不能容他晋升灵鉴,请景耀的天君供奉来!”

    “父亲只会怪我招惹是非,除非,我将祖脉的事如实告诉他。”齐桓沉沉盯向梁夏生,“真君有何建议?”

    梁夏生气恼道,“二公子别忘了,祖脉是要给吴曲的,你若早点说昼族的最高战力是灵鉴,我吴曲就请天君前来了。”

    “此时多说无益,无非两个选择,一是放弃攻打昼族,但昼族一有天君坐镇,收归北境,报复各方是早晚的事,二便是请天君出马,叫它彻底覆灭。”

    纪千秋道,“吴曲仅要祖脉也没用,要的是用祖脉掌控山海运道,实现统一,吴曲跟景耀本就关系匪浅,吴曲不如助公子得到景耀王之位,叫景耀并入吴曲版图,皆大欢喜。”

    “这......”齐桓有所心动,可心终究没有彻底坏掉,他自身可以加入吴曲,却不愿直接将父亲的基业拱手送人。

    他扯皮道,“在为吴曲掌握祖脉之事上,我已经竭尽全力,接下来,端看吴曲怎么选择。”

    巫非鱼给梁夏生种了牵心蛊,现在的梁夏生实际上是她的傀儡,她感应到这边的对话,心思一动,梁夏生就道,“你切莫将消息递出去,本将要先禀明君侯,再做答复,这会儿,还请二公子撤兵,静观事态发展。”

    “好,希望真君快些将消息带去,若昼族过后选择找我算账,我难保坚持不住,将祖脉告诉父亲。”

    齐桓让人鸣金收兵,自家的兵将听话行事,不用多催促,各家各派的弟子却没那么顺从了。

    “我梁丘的两位长辈还在战斗,怎么说收兵就收兵了!”

    “对我家真君之前被昼族那莽汉杀害了,哪能轻易算了。”

    “今日不破昼族,我不走!”

    ......

    “公子,梁丘和符临有天君坐镇,您既然不想麻烦景耀王,不如想办法让这两家的天君出手,再则,凌未初是梁丘的仇人,符临的罪人,合该要他们动手。”

    “先生说得有理。”齐桓心思急转,琢磨着如何请动梁丘和符临的天君。

    却在这时,一股庞大的威势从远方擢升,一息.两息,愈来愈近!

    “是谁来了?!”

    “梁丘天君!”

    帐中几人听到惊呼,连忙闪身出去,一眼就看见上空立着名身形威武的长髯修士。

    他着藏青道袍,头戴飞翅道冠,面目刚毅,双目炯炯,眼中有着逼人的神光。

    此为梁丘族三天君中的鹤汝天君。

    鹤汝天君是梁丘族少有的武修,专司护族大事。

    他一来,叫休养生息的梁丘珏精神一振,躬身拜道,“天君您来了,璋.玔二人尚在与昼族之人斗法。”

    “斗法?”鹤汝天君脸色难堪,“他们死了。”

    什么?

    梁丘珏呼吸一促,重伤之外,又多了几分颓废,“不可能,他们打都没打多久!”

    “便是因为他们的命魂牌破碎了,我才赶来的。”两陆和荒原间有传送阵,他过来仅用三刻。

    然按梁丘珏的意思,璋.玔二人进入战斗的时间也没多久,究竟是何人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将他们毙命。

    鹤汝天君听着琴声,指向战场空无处,“在那里?”

    “正是!”回答他的是齐桓,齐桓见天君来了,连忙道,“我方六真君正与昼族一人战,您听这琴声,就是我景耀沅琴真君的,但昼族凌未初在渡灵鉴之劫,之后恐对我们产生阻碍。”

    他话里话外无不暗示鹤汝天君去截杀凌未初,鹤汝天君也果真被引起了兴趣,“凌未初,就是以前从符临门逃走的败类?”

    想起过来时,感应到的雷劫之威,他就有数了,“既然他在渡劫,我过去也无用,就让他残喘一会儿,然杀璋.玔者罪不可赦!”

    他见梁丘珏重创,璋.玔身死,心痛难当,这都是梁丘族的未来,杀他们,无异于在断梁丘的传承!

    鹤汝天君抽出一拂尘,亿道金光攻向湛长风所在,虚神域在这天君一击下,崩塌破碎,露出弹琴的湛长风和六具尸体。

    齐桓方无不大惊失色,呐呐无言。

    那边花间辞.余笙.将进酒三神通飞身下来,立于城墙,与鹤汝.湛长风成鼎立之势。

    “阁下要打破灵鉴强者不参与下位战役的习俗?”

    “什么战争,如此几块地,几个人,也敢谈战役?”鹤汝天君冷哼,“今日,本君单为族中子弟报仇而来,只为清了血仇,你们快快让开,本君放你们一马!”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