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9章 记忆复苏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这也不对,无心之术可以是一种创世方法,却谈不上是她的“道”。

    然从自己对它的熟练程度看,曾经的自己应该没放弃它。

    所以她要走的道跟创世有关吗。

    “恶徒,拿命来!”梁丘璋的暴喝吸引了她的注意,抬头便见一把剪子朝她杀来,凛凛银光沿途剖开尚未完全消散的雷电。

    无心之术和虚神域的实质是以意识为媒介,对存在的物质进行重组和分离,少年湛长风集中精神,一路疾驰而来的混元剪尖端出现了一丝波动,随即就像是有一个无形大口在一点点吞噬它,从端头开始消散。

    在临近少年湛长风三寸距离时,彻底没有了踪影,它带来的余势吹乱了少年湛长风的莹白雪发,却叫梁丘璋如视诡物。

    梁丘璋因着与混元剪有神识联系,再怎么无法承认,也明明白白地知道他的极品灵宝被摧毁了,累得他也神魂大伤!

    此时少年湛长风也懒得去揣摩她以前的“道”是什么了,如果从前和现在都未变,她自然能重新走上之前的道,若现在的她变了,当然要以最新的为主了。

    多想无益,既然下了战场就干干脆脆打一场。

    梁丘三真君也恼得吐血,纷展道术神通,与少年湛长风缠斗在一起,也许是战斗疗法真起了作用,她回忆起的法门越来越多了,实力稳步踏入生死境向神通迈进,束缚在身体中的力量仿佛要喷薄而出。

    她倒退一丈,在地上划出长痕,铿锵一剑挡下飞来梭,身形一让,反身劈下万世如镜!

    中招的梁丘珏本就被至阴之炁伤了神魂,被万世如镜一席卷,顿时坠入了万丈红尘当中,脸色喜怒哀乐变幻,竟没挣脱出来。

    万世如镜是她第一个自创招式,捉住敌人的心境漏洞,将其拖进红尘万丈破其境界。

    少年湛长风仿佛抓到了什么,谁说“道”非得是一个具体的追求,她最想要的,难道不是在创造和探究未知中得到的乐趣吗?

    她的身体飞速抽长,转眸间万般云烟纵逝。

    城头时刻关注着她的昼族众人手按在城墙上,险些直接跃下去!

    “回来了吗?”九尺莽汉压着声问身边几人,生怕空欢喜一场。

    “应该快了......”黄金面具遮住了她的脸,叫余笙不敢肯定她回忆到了哪个程度。

    将进酒默默道,“好想把她的面具拿掉。”

    左逐之小小声跟了一句,“都怪巫道友。”

    巫非鱼:“......”

    “怎么能怪非鱼,分明是她自己作的。”花间辞说了句公道话,得来巫非鱼欣慰一眼。

    花间辞摇着玉骨折扇,凑近她,“我觉得我们俩的所作所为已经在她那里记了名,她之后肯定会从各个方面讨回来,懂了吧,气势不能输,咬定都是她的错。”

    “......”巫非鱼优雅轻嗤一声,“出息,她能拿我怎么样。”

    “昼族是不是在耍我们,不能放任她下去,子钰真君.云念真君.从沪真君.沅琴真君,请出战!”

    齐桓眼见着梁丘三人落下势来,面如纸金,心中升起惧怕,连这小小一人都败不了,谈什么去败昼族!

    简直匪夷所思!

    “将她格杀!”他着重强调。

    帐中四位真君应声出战,为梁丘三人换来喘息。

    璋.玔悲愤于梁丘珏屡遭神魂重创,道基有损,可能再也不能寸进,送下梁丘珏便重新上场,誓要为她报仇雪恨!

    六真君上了场,却没有立马动手,真君之威波及范围极大,一同动手,除非配合默契,否则可能误伤友方。

    但眼神相视间,俱都有了数。

    武修从沪率先爆发出移山倒海的力量,欺身而上,梁丘玔和符修云念一个牵制湛长风的行动,一个护住从沪。

    子钰.梁丘璋两位法修侧旁寻找时机。

    沅琴取出一把焦尾凤琴,以单针对湛长风一人的琴声助攻。

    湛长风双手缓缓抱圆,无形之力将六人拉近虚神域,在虚神域中,她就是绝对的主宰。

    “喜欢弹琴是么,我也会。”冰凉质感的低柔嗓音从那张面具下传出来,莫名叫人心颤颤。

    沅琴蹙眉低头,十指抚琴,急促的琴音化成勾动精气神的利器,却还未传出两丈就消弭在了空气中,她神色一紧,仿佛弹了把哑琴。

    “小心!”从沪自上俯冲至沅琴身边,斗大的拳头猛然砸出,正对突兀出现在沅琴侧旁的湛长风。

    湛长风些微讶异他的战斗反应,竟能和她同时到达,但这也没有用。

    她抬手轻描淡写地接住了他的拳头,从沪虎目瞪大,这一拳,万仞之山也轰得开,她怎么接得住!

    不等他抽拳,湛长风一用力,气劲钻进他的经脉,整条胳膊自内炸裂开来,瞬时漫至肩胸,半个身子化为地上血肉,武修强者这副异于常人的灵骨碎得轻易,犹如朽木。

    也就这一瞬,沅琴惊乍而起,秘术逃遁,但在身形即将消失时,一只宛如万钧的手压破秘术防御,按在了她的肩上,她心底一凉,神魂仿佛被一只诡谲之眼注视着,刹那便陷入了虚无之渊,半分不能动弹。

    回过神来,怀里一轻,自己那焦尾凤琴落到这面具人手里了!

    子钰.梁丘璋等真君忙各祭法术,湛长风修长的手指却已落到了琴弦上,若余笙在此处,定要捂把脸,可惜外面人看不见虚神域内的景象,无从知晓正在发生的事。

    手指轻拨,叫人意外的华美之章倾泻而出。

    直接用意志伤人,消耗太大了,她便以音为媒,出尽杀意。

    含着她意志的乐声破他们眉心穴,直入识海。

    这种攻击,除非有守护神魂的宝具挡着,否则就只能靠自己的神魂力量去阻挡。

    几人没顾得上攻击,皆骇然沉入识海与抹灭人意志的琴音做斗争。

    湛长风一对多,无法将他们直接抹除,不过她也不急,顺着之前的思考继续想下去。

    这会儿她的记忆已全部回来了,修为也恢复成了神通。

    当初会选择跳下那口井,是在无路可退之下的赌博,也是深思熟虑之后的抉择。

    跳之前,她用真知之眼勘了所处之地的破绽,透析了井的构造,用无心之术换取大量天机,成功以因果之眼预测了部分过去未来,得到了这口井的信息。

    正是得知了,才容不得不跳,这可能是注定。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