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5章 食人之说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路上,余笙沉吟,“你跟和道友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不方便透露也没关系。”

    “没什么不方便的。”少年湛长风望着窗外的流云,“一个军师陷入险境,上下却没人多问一句,分明是想将他一起杀了。”

    “你是说,今日那些人,是齐桓找来的?”坐在车厢外的将进酒回头问了一句,眉头深锁,“就算是齐桓找来的,但和道友才德出众,是齐桓的左膀右臂,怎么会要杀他。”

    “也许就是因为才德出众。”余笙眸中起沉思,“齐桓此人,早年还是光明磊落的正派人物,心智谋略在同辈中,称得上数一数二,这几十年来,性情发现了点变化,私下的小动作愈发阴毒狠厉了,却又常常因为急功近利,弄得纰漏百出,我们这一层各派各族的掌舵者,对他的评价不高,想必景耀王也有数,不过都是看破不说破罢了。”

    她叹道,“和道友毕竟辅佐他登上过他最辉煌的时期,对他还抱有幻想也说不定。”

    “幻想也不能当饭吃啊。”将进酒急说,“我看那和道友留下去凶多吉少,不如干脆挖来昼族吧。”

    余笙看向少年湛长风,“你说呢?”

    “这等事,还是你们决定好。”少年湛长风冷漠又随性,仿佛偶尔才瞥向人间的世外客。

    余笙被轻噎了下,这再也不是那个能被她一眼威胁到的小崽子了。

    “你不是说你知道自己有缺失吗,那我便告诉你,你才是昼族的族长,到底谁决定?”

    “你也说,我和曾经的我是两个人。”

    她不再称孤道寡,却比称孤道寡更加像孤寡天子,随意一个神情,随意一句话中都藏着内敛的威势,让人捉摸不透。

    余笙唯有肃着脸不搭她的腔,强调道,“我没让你做决定,只是让你给出一个意见。”

    “哦?不如你也给我一个意见。”少年湛长风眯起狭长的凤眸,唇角轻挑,慵懒尊贵极了,“现在的我,以前的我,你更喜欢哪个呢?”

    ......竖着耳朵的将进酒大力咳了两声,“你们商量好了没有?”

    余笙其实从她回避的态度中可以看出,她不想再回去找和老,“我以为你对他有些好感,不然就不会在刚刚问出那句话。”

    “谈不上好感,不过是可惜而已。”少年湛长风道,“能挖来固然好,但这老伯心意已决,眼下是挖不动的,你们若不信,可以去试试。”

    “掉头。”

    洞天守卫拦着他们不让进,余笙和将进酒也不给他们面子,直接打将进去,将和老拎了出来。

    和老大惊失色,“你们干嘛?”

    “你乖乖跟我们走吧,齐桓布下此局,你当时可能不知道,现在该猜到一点了吧,今日我们将你从洞天带出来,依照齐桓多疑狠毒的性子,哪怕你回去了,也要怀疑你是不是私通昼族,不如坐实此名,入我昼族来。”

    余笙一番强盗逻辑不仅震到了和老,也惊到了少年湛长风。

    后者噙起微妙的笑,岁月果真不会轻易饶了谁。

    这和老还真就被带回了望君山,没有反抗。

    和老从洞天守卫们的神色里,能够猜出洞天遇袭一事,是齐桓自导自演的。

    他一方面猜想齐桓是要连他一起清除,一方面又觉得没道理,他不曾做过对不起齐桓的事,齐桓也一直对他礼遇有加,尊尊敬敬的。

    莫不是齐桓知道他不会同意贸然进攻昼族的事,所以瞒了他,让他诱昼族入局?

    他一开始选择留在洞天,就是想等齐桓回来,问个明明白白,

    没有拒绝昼族带他走,也真是怕齐桓对他有杀心。

    那边齐桓.纪千秋.梁夏生在荒山转悠了三天,终于脱身。

    齐桓一回到洞天,就让人备上各种珍奇灵物供他享用,边吃边听洞天守卫的汇报。

    为了进攻昼族,洞天中没有留多少兵将,奉戮等人一去,根本无人拦得住余笙和将进酒。

    他听到二人不仅逃了,还将和老拐走了,恨得多咬了几口凶兽肉。

    肉中灵力让他升起几分满足,是以没大发雷霆,冷冷问,“和老说了什么?”

    “和老什么也没说,是......是被昼族二人强行带走的。”守卫暗暗替和老开脱了下。

    “下去吧。”

    “是。”

    齐桓看了看退到腰侧的黑蛇印,眼都瞪大了,“为什么我吃了那么多才退到这里?”

    与他一起的纪千秋道,“灵物中能量也是有限的,到了某个限度,与咒怨之力不相上下,就止住不动了。”

    “请梁真君手下那位擅蛊毒的来!”

    擅蛊毒那位恰是来自高天族的,他虽识得此蛊,却无解法,高天族的蛊术,远远不及巫蛊圣经的一成。

    齐桓心跌落谷底,连食物都咀嚼不动了。

    “公子。”纪千秋朝他凑近了点,“......其实某有一个两全其美之策,不知当讲不当讲。”

    “讲!”

    “有些许阴损。”

    齐桓眼中明灭不定,“说,成大事者不拘小节!”

    纪千秋的音调低沉奇异,勾着某种蠢动,“公子也见到了,昼族有花间辞在,做事皆快人一步,这样下去,您根本没有拿到祖脉,得到吴曲栽培的机会。”

    “花间辞是个问题。”

    “她不是问题,她的能力是个问题。”纪千秋状似遗憾,“和老就真的不能多算一步吗,我看未必吧,是他拿天机当借口,不愿把即将发生的事告诉您。”

    齐桓面色浮现一丝厉色,转眼又销声匿迹,“这种能窥天机的,怎如此麻烦。”

    “不论是寻机缘还是行军打仗,最怕的就是泄密两字,身边若有一位能遮掩天机.预测未来的算师,胜率不知要高多少,您难道就没想过,亲自掌握这种能力吗?”

    “亲自?”齐桓摇头,“我没这等天赋。”

    “可以有的。”

    他猛地看向纪千秋,“先生是何意?”

    纪千秋声儿幽沉,“某这食之术中,另有一篇禁忌法门,连本族人都不能修炼,可到如今,某愿拿出来给公子一个参考,修与不修,您自己做选择。”

    撕拉,纪千秋从袍子上撕下一块布,咬破手指,血书而成,奉到齐桓面前,等他一接下,立刻作揖告退。

    齐桓拿起一看,面容顿时僵住。

    上面竟说,此术能将自身不幸,转嫁给祭品,且能食用祭品的元神.血肉,得其本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