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2章 吴曲梁使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是了,和老这些年屡屡对他指手画脚,两人理念早已不合,尤其是他还想辞离!

    和老如今在南风大陆的名声不比他差,神机妙算的名头让景耀王都礼敬三分,他伴他从一位寻常公子走到功名加身,若他无故离去,他手底下的将士如何想他,子钰真君这些强者如何想他,景耀王如何想他!

    别以为他不知道,子钰真君这等神通,会选择辅佐他,一是看他有能力竞争景耀王的位子,二就是一位算命师的肯定。

    他虽得到了吴曲王朝的认可,但他还不想放弃下属们的拥护,和老决计不能拍拍屁股走人。

    要走,还不如帮他最后一个忙。

    他需要和老“死”在昼族手里,给他借口再向景耀王借兵。

    驼都大师一行人进入洞天后,就用特殊手段将洞天笼罩,以寒鸦奇兵的手法杀了些宾客,随即被他“打走”,然后他才按计划迅速对昼族展开讨伐,并痛心宣布和老可能被余笙.将进酒暗害。

    实际上,和老.将进酒.余笙几人还在洞天中,不过是被拖入了异结界里,别人找不到他们,他们也出不来。

    在他进攻昼族时,驼都大师等人想必已经将他们解决了吧。

    齐桓后悔了,后悔不多留和老一段时间。

    “公子,其实有一个办法拖延此蛊,不过那是我族秘术。”纪千秋状似随意道,“公子看见纪某腹部的印记了吗,此乃我族的徽记。”

    “纪先生,帮我,只要能躲过此劫,先生想要什么,我都愿意帮先生实现!”

    “不忙。”纪千秋道,“此秘术,唯有作用于自身,某修得也尚且不精深,仅能借它慢慢吞掉一些厄难,拖延此蛊彻底发作。”

    齐桓听后,从头到脚都凉了,他不想自己被自己掐死,“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纪千秋咬牙跺脚,一副为难又决绝的样子,“不过食君之禄忠君之事,为了公子您,某要反一反这族规,教您此术。”

    “好!”齐桓大喜过望,“先生之恩,铭记在心!”

    “公子莫急,因此术为族传,需以某的血为媒,方可传授。”纪千秋逼出一滴精血,以精血隔空画出一兽首,“您别抵抗。”

    齐桓这才问,“此前未曾听先生提过家族,先生来自哪家?”

    “落没小族罢了,唯此一技世代相传,公子要是不信,我们暂缓缓,另找解决之法。”纪千秋作势收回精血。

    “我怎么不相信先生......”齐桓辩白的话脱口而出,诚诚恳恳,却在他话未竞时,凌空传来一问,“可是景耀齐桓公子?”

    云头落下一道身影,道袍玉冠,姿容非凡,手持一面吴曲令牌,“本将梁夏生,奉君侯之命来督祖脉之事。”

    此人有神通之威,某些道脉或某些星界,不兴道号,如他这般直说本名的也很多,齐桓忙在他的姓后面尊了声真君,然后,羞于启齿似地艰难开口,“祖脉之事需缓,昼族能人辈出,我这边缺少兵力和实力高强者,尚且无法力敌。”

    梁夏生奇怪道,“不是一个病残小族吗,我耳闻他们几十年前还被你们逼得无路可走,黯然避世呢,算了,先不说这话,此前来的人怎么样了?”

    “您是指驼都大师一行人?他们在帮我解决两个昼族重要人物。”

    “这便好。”驼都大师这些人是吴曲新收的编外部队,执行些吴曲不方便露面的事,不过祖脉一事极其重大,君侯特令他们来走一遭。

    这父子俩也是有意思了,景耀王数十年前献上神殿的消息,希望吴曲扶助他统一山海,这二公子直接呈上祖脉消息,愿助吴曲一统山海。

    但显然,君侯对二公子的选择更满意些。

    “那目前形势如何?”

    齐桓不作隐瞒,一一道来,并叫苦,“我不小心中了他们的蛊,可能命不久矣。”

    “蛊?”梁夏生思索道,“二公子如此可不行,攻打昼族之事不能迟,幸好我还带了一支部队来,过会儿,让他们穿上你手下的衣服,至于这蛊,我记得部队里正好有名擅长蛊毒的,让他给你诊诊。”

    齐桓被这意外之喜砸到,眼中尽显笑意,矜持地拱手道谢。

    纪千秋亦敛下暗色,拱起了手。

    “梁真君的部队在何处,昼族又弄出一支演兵战团,不是好对付的。”

    “我带来的自然也是演兵战团。”梁夏生对中界的小王朝看不太上眼,小王朝的兵马多半是凑人数的,哪像他们霸主王朝,上上下下的军队,无一不是修炼演兵功法的。

    “二公子先随我走一遭吧,我等是扮作运货商人进入山海界的,船停在西口岸。”

    齐桓不迟疑,踌躇满志地应好,吴曲能再三派遣人来帮他,是对祖脉的重视,另一方面来说,他只要干好了这件事,未来可期。

    三人飞身离开,过了片刻,却再次回来了。

    这次,三人的脸色可都不好。

    梁夏生惊异地打量着脚下的荒山和视线中的辽阔原野,“怎么鬼打墙似的又回来了,这边有天然阵法?”

    “不会是天然阵法,此地经常有人经过,若有天然阵法,我们早就知道了。”齐桓不确定道,“是咒怨蛊在搞鬼?”

    “咒语蛊是针对我们的,只单单它,留我们兴许可以,却不可能留下梁道友。”纪千秋想了想道,“此地可能被事先藏了阵法,再加上咒怨引发的死劫,成了难以破解的凶阵。”

    “谁会在这里藏阵,何况我们事先都不知道自己会来这边。”齐桓的话头蓦然一顿,拓目怒瞪,“花间辞?!”

    他们选择的营地中有蛊,他们随便落个地方就碰到了阵法,唯一的可能就是有人提前知晓了。

    “她测算先机的能力已经如斯恐怖吗,和老都做不到如此精准的预测。”

    齐桓猛地拉开袍子看向自己的腰间,才没多少功夫,那条黑蛇印竟快环住他的腰了!

    “纪先生,教我拖延它的法子!”修士对别人的精血都是敬而远之的,此等身中精华之物,不仅是修士生命力的凝结,也沾染了本尊的因果,谁能保证,今日受的这滴精血,来日不会是祸患?

    所以,齐桓在听到梁夏生说他那边有人会蛊毒时,立马不再向纪千秋提授法之事。

    事到如今,却不能不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