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0章 中咒怨蛊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纪先生此言差了。”齐桓面沉如水,“梁丘族是梁丘族,我是我,梁丘族败了昼族,不代表我败了昼族。”

    “公子是怕梁丘族借此谋更多的利?”纪千秋吟道,“眼下其实是昼族最虚弱的时候,余笙和将进酒被困在洞天中,敛微隐迹,凌未初避而不出,巫非鱼应该坐镇望君山不会离开,某估摸着,这新城里,只有硕狱和花间辞,硕狱已耗大力,您不如再择人去战,一鼓作气,将其击败。”

    齐桓想到了毕方,毕方之力不可小觑,曾在他对抗昼族的战役中发挥了极大的作用,可他对其也很不满意,他一个明明有着神通实力的大妖,竟没有杀灭与他对战的昼族高层,且之后还借口养伤闭关了。

    他一直以为,毕方的漫不经心.昼族的釜底抽薪竭尽全力,是那场战役失败的重要原因。

    真是野性难驯。齐桓想到此处,念动口诀,逼迫毕方现身,当初他与毕方约定,毕方为他效力一百五十年,他一闭关就是数十年,这怎么得了。

    在某处山脉中修炼的毕方被手腕上的灼痛惊醒,低头看着缠在腕子上佛串,撇了撇嘴,化为原形飞掠而去。

    未近齐桓所在营帐,他就听到了齐桓的传音,责令他杀灭硕狱。

    毕方目视那巨人,再瞧瞧六名已被逼至营帐前的神通,就那么一眨眼,一名神通已成了锤下亡魂。

    佛串再次紧缠,像是要嵌进血肉里去似的,同时齐桓压着怒意低吼道,“去杀了他!”

    “呵。”毕方飞天而起,衔火冲向硕狱。

    硕狱对毕方记忆犹新,当初他们被毕方步步紧逼,拼着重伤才将他击退。

    “来啊!”硕狱战意腾升,舞起八楞震天锤与他激战,毕方的怪火肆意蔓延,天上地下,犹如烘炉。

    左逐之举弓想将那破鸟射下来,可有心无力,总也瞄不准,他以道种本相,抗天君神念,着实耗力过度。

    “不好!”有人低呼了声,原是怪火坠进冰雾中,破坏了防御阵法。

    那边纪先生激切起身,“公子,还不催大军进攻,趁毕方缠住了那硕狱,攻其城,灭其兵将!”

    “大军听令!进攻!”齐桓一声号令,五万之众拔身飞奔。

    在大火侵蚀下,冰雾摇曳散开,隐约露出高大的城墙,而凌未初,仍专注在“道”中,不停地在城墙上刻着符文法阵,以符文实现与己道的沟通。

    摇光兵团挡在缺口前,与他们交战在一起。

    齐桓这五万人,有自家兵将,也有各方盟友,实力都在生死境和脱凡。

    摇光兵团则专注于招收有天赋有实力的半道成员,总数已达一万,今次来的是五千脱凡大圆满和数位生死境。数量悬殊的两方竟也打得不相上下。

    “冲进去,捉花间辞!”齐桓恨不得踹那几个在旁观战的神通真君一脚,这时候不冲还干什么!

    稍喘口气的子钰真君略有不满,“公子,容我们恢复下伤势,且此人危险性极大,我们还是先助毕方将他杀灭比较好。”

    “毕方会解决他的,花间辞是他们的智囊,杀了她,接下来一切都会顺利,动手!”

    子钰真君只能携身边仅剩的三名神通追上被阻摇光兵团阻住的大军。

    神通一加入,摇光兵团的败势就很明显了,叙鞅升起一点无力,喝骂,“景耀必遭我昼族今日之耻。”

    在城墙上观战的左逐之,看见被真君狠虐的同袍们,揪了把心,高声道,“结阵!”

    五千摇光将士,各自掏出一面阵旗,口中吟诀,移形换位。

    他们手中旗帜的颜色各有不同,分为红黄蓝白黑,其名为先天五色正罡旗,每一面旗都有灵宝之威,是昼族请炼器大师新十安花费了二十年功夫打造而成的一套大阵。

    举旗成阵,阵一成型,五行八卦生造化,此方地域被五色华光笼罩,阵中人皆入奇异幻世,挣脱不得。

    齐桓握拳,“这昼族人没几个,手中倒尽是好东西。”

    “终究是生死境和脱凡的小辈在主阵,我相信子钰道友一定能很快破阵的,何况,符临门的云念真君,应该对阵法不陌生。”纪千秋宽慰了两句,心中丁点不担心。

    “希望如此。”他又找内卫询问梁丘族的动静,梁丘南命魂灯一灭,梁丘族就得知了消息,他不信梁丘族能吞下这口气,听到梁丘本族的修士正在赶来时,他心中顿时一轻。

    “报!”一小卒冲进营帐,“百里外有一支骑兵在往这里来,敌我不明。”

    “警戒!”齐桓看向帐中唯一的神通,“纪先生,我们出去看看。”

    “公子请!”

    两人踏出营帐,却觉不对,似有无形的东西在挡他们的路。

    纪千秋一抹眼,以元神观之,竟见一枚三人高的黑茧立在营帐门口。

    无声中,黑茧破开了一条缝,里面有什么东西在向外顶出来。

    这什么东西?

    纪千秋抬掌拍去却落了个空,他好像想到了什么,面上浮起惊恐,“咒怨蛊!”

    齐桓只看到他莫名挥手,疑道,“纪先生在说什么?”

    “休说话,快离开这个地方!”纪千秋抓住齐桓朝外遁去,冲留守营地的八千人喊道,“离开,全都离开!”

    齐桓惊慌了,“纪先生,那到底是什么东西!”

    他惊慌的是,毕方还在与硕狱角力,五万修士正在攻城,他却在逃跑,这让他怎有脸面再指挥他们。

    “那是咒怨蛊。”纪千秋眉头深锁,“中此蛊者,会被厄难缠身,不得善终,看情况,它恐怕在我们选那里当营地前就在了。”

    说着,他抓破齐桓的衣服露出后腰,果见他后腰上有一处印记,犹如一条黑色的小蛇。

    齐桓撇头看见了一小角黑印,“这又是什么?!”

    “咒怨蛊的印记,当它长大,首尾环腰相连,必定死难当头。”

    “可有办法?!”

    纪千秋顺手又扯破一名兵将的衣服,面色难堪,“果然,在营地上待过的人都中蛊了,我眼下也没办法。”

    “那么多真君,竟没一人察觉这地方有蛊?”齐桓面色沉如黑墨,摸着自己的后腰眼神不定,“肯定是巫非鱼。”

    他说话间,一兵将大喊“有敌袭”,只见一支带着面具.手持长枪的部队从远方奔来,转瞬就出现在了十丈外!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