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6章 黑暗袭来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袭击洞天的人马,准备攻打望君山的部队,一切都已就绪,余笙却不入他特意为她准备的瓮,她在这里,他要如何用昼族的名义来奇袭自己的洞天?

    “公子为何愁眉不展,哈哈哈,我来为公子出主意吧。”

    来人爽朗的笑声让齐桓也跟着展开笑容,“驼都大师,你来得正好。”

    听完后,驼都大师的表情就像是看待一件不可思议的事,“那还不简单,公子未免顾虑太多了,我且跟你说,这世上有一词叫指鹿为马。”

    他问,“今天来的诸方中,有没有和你交好的?”

    齐桓答,“当然有了。”

    “这就好办了。”驼都大师说道,“我们奇袭时,将昼族那两人,连同其他一些不重要的宾客一起杀了,完事儿,你再问问活的人,问他们今次变故,是昼族发动的,还是你发动的,这不仅能检验你的威望,还是清除异己的好机会,今日之后,荒原上,谁是你的对手。”

    “杀?”齐桓拿不定主意,“余笙实力高强,不是轻易能对付的,何况这次还来了一个将进酒,我本打算,将余笙引入特意为她打造的密室,困她一时片刻,趁这期间,造出她那支暗杀部队袭击宴会的假象,以便借诸方之力进攻昼族。”

    “公子不就是怕打不过吗,既然我们来了,你就将心放回肚子里。”驼都大师道,“今日你不想要他活的,都不用离开此地了。”

    齐桓定了定神,想想自己指鹿为马那画面,心底窜起隐秘的兴奋,“那一切就交给大师了。”

    他对驼都大师一行人,是较为信任和依仗的。

    他自从在幕僚纪先生那里确定冰寒荒原有祖脉踪迹后,辗转难眠,他知道,他和景耀是吃不下祖脉的,想要将利益最大化,最好的法子是得到吴曲的支持。

    景耀王对大哥齐御的重视,也让他加深了这个决定,一月前,他绕过景耀王,单独与吴曲王朝取得了联系,将祖脉的消息奉上,愿助吴曲君临山海界,而他,也将获得一个霸主王朝的全力栽培。

    驼都大师一行人,就是吴曲秘密派遣给他的部队。

    这支部队能人辈出,模仿功法痕迹都是小意思,他此前在秘境,便想让他们以昼族部队的手法猎杀修士,引起众怒。可惜出了岔子。

    “我再给他们上一轮酒,你们准备行动吧。”齐桓神形庄严,今日,注定是他的一个转折点,绝不容许失败。

    驼都大师弯起嘴角,笑容可掬,“您请好儿吧。”

    宴厅中喧哗不止,“一千年份的美酒!多谢景耀公子款待!”

    “不愧是王朝公子,出手竟如此大方!”

    “不醉不归,莫辜负了佳酿!”

    和老有点讶异地从侍从手中捧着的匣子里拿起一瓶酒,暗说公子也太客气了吧。

    “二位尝一尝?”和老给余笙.将进酒各倒了一杯,还不忘调侃幼崽一句,“小友要不要试试?”

    幼崽正经地拒绝了,“美酒与美色一样让人利令昏智。”

    余笙:“......”

    此话也正常,但你一小崽子知道得未免也太多吧,清楚什么是美酒,什么是美色吗?

    和老被她的“懂事”逗乐了,“这孩子被教得真好,小小年纪就知晓道理了。”

    “她不喝,我喝。”将进酒执起酒樽,笑说,“偶尔为美酒昏智也是一大乐趣。”

    他先放到鼻尖一闻,慢慢品下去,口上好一番夸赞,私下却跟余笙道,“酒没问题,只是不能强行逼出或消化,容易醉人,醉了就使不上力了。”

    余笙将自己面前的酒樽往将进酒那里一推,“道友不是常抱怨喝不到好酒吗,我这杯让你。”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将进酒咂咂嘴,“多谢啊。”

    幼崽多看了几眼杯中物,灵气很充裕的样子,不行,她要保持清醒,不能乱喝东西。

    和老客气地为将进酒续了一杯,“不用让,这一瓶虽然不多,却也够道友喝了。”

    余笙又随意与和老聊了会儿,透过小厅和宴厅之间的镂空隔断,见到好些人已经醉倒在席位上了。

    “齐二公子怎么还没来?”

    “有事耽搁了吧,我去叫一声。”和老甫站起身,便听红楼外惊起一片嘈杂。

    将进酒和余笙俱都立了起来,很是惊疑的样子。

    “我去看看。”将进酒拎起长枪出门去,却见洞天上空被一团黑色东西顷刻覆住,他猛地回头一看,红楼中空空荡荡的,竟没个人影。

    余笙感觉自己跟星象的联系被切断了,四下望去,依旧是那个小厅,不过它被黑暗笼罩着,一副破败的模样,刚才他们落座的位置,只有一片腐木。

    “和道友,我想你应该给出一个解释。”她看向身边唯二的人,目光锐利。

    和老全然无措,“这我也不知道啊,道友稍安勿躁,许是外敌来袭。”

    这话说得他自己都不信,齐桓在荒原上,除了昼族,就没有值得忌惮的敌手了。

    可若要说是齐桓安排了这一出,他是不信的,齐桓已经答应他要和昼族和平商讨了,而且齐桓没那个能力搞出如此阵仗,就算弄出来了,也当知会他。

    “最好是像你说的那样。”余笙抱起幼崽,脑海中却浮现起了当年湛长风在山海道台会期间的遭遇。

    据湛长风所说,她是被困在了能够隔绝神识.切断元神与天地之间联系的黑暗里。

    莫非就是眼下的情况?

    那最是糟糕,她的道法主要源自星象,星象一隐,她的实力会大打折扣。

    余笙抱起幼崽,没有乱动,等着看找上门来的是何方神圣。

    幽寂的暗色里,红楼就像是被拎到了一个老旧的空间中,一切都是那么混沌不清。

    和老心中焦虑,他到现在仍然相信着齐桓,并肯定洞天陷入了危难,他大力推演着,试图寻找脱身之法,以期早点出去帮齐桓的忙。

    笃笃~

    楼上走廊上传来了棍状物顿地的声音,近在耳畔,却又似飘在远方。

    笃~笃~

    它好像停住了。

    和老与余笙仿佛能感觉到那阴冷的视线隔空盯着他们,但他们伸出神识去寻找时,却如沉入了飓风中,神识被撕扯得生疼。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