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5章 齐桓之谋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应邀来的家族门派中,过半与昼族有嫌隙,毫不客气的说,昼族是当年荒原上的原始势力之一,这六十年中涌进来的家族门派,几乎都是踩着昼族在此立足的。

    余笙三人过处,交谈声暂歇,热闹被冰封,一道道目光随之而动,惊讶.晦涩.忌惮.鄙薄,交织出一场默剧。

    侍从垂首将他们引入坐席,飞快地退下,很难说是怕,还是怠慢,斟茶倒酒都忘了。

    立在红楼门口的和老向齐桓点了一下头,伸手拦住托着盘的侍从,拿上盘中的琼浆玉液,来到余笙和将进酒的两张食案前,苍老的声音里略带笑意,“二位能赏光前来,不胜荣幸,老朽先替公子敬二位一杯。”

    余笙不语,只抬了下酒樽,饮下一口。

    幼崽见没有自己的杯盏,挺着腰斥道,“孤的杯盏呢,这就是你们的待客之道?”

    和老被分了神,瞧向跟余笙坐一席的幼崽,没怎么在意地笑笑,“是下人疏忽了,来人,再拿一套杯盏来。”

    幼崽有了杯盏,伸手就去那酒壶,被余笙眼疾手快地制止了,“你不能乱喝。”

    “孤怎么会乱喝。”幼崽被余笙的坚定击退,遗憾地放开手坐好。

    和老找到插话的时机,问,“这是余道友的徒弟吗?”

    “友人之子而已。”

    “能让道友放在身边看管,恐怕不是而已吧。”和老温言试探,“昼族隐世许久,这次能重新见到道友,真是意外之喜。”

    “我也挺意外的。”余笙反问,“和道友是景耀的福星,近日是算出景耀有好日子了吗?”

    话里便是讥诮景耀没事找事,非要折腾出点动静来,也不知道最后能不能获利。

    和老不见恼怒,“该舍就舍,才能将日子过好。”

    舍?

    景耀想要什么?

    “那也得看值不值舍弃。”

    和老没再多说,他也只能提醒到这里了。

    将进酒目送他去别处,啧啧惊奇地跟余笙道,“看来我加入得正是时候啊,这宾客和主人家,对昼族都不怎么友好。”

    “动人心者,从来在被追捧与被毁灭间徘徊。”幼崽忽然冒出一句话。

    余笙点头,“动人心,这比怀璧其罪更加客观。”

    湛长风一开始的打算并没有错,将北境封为疆土,待建成立国.实力有成后,再为冰寒荒原引入新的血液,到了那时昼族或许会引起某些人的嫉妒,但也不至于缩手缩脚地怕这怕那,大灵脉所形成的延绵福地更多的在于帮助提高昼族的声望威信,而不是为昼族引来劫难。

    可大灵脉在昼族还没有做好充足准备前,提早被人发现了。昼族只能吃下哑巴亏,接连退让,更重要的是它还失去了族长,内部士气低落,人心不安。

    余笙瞄了眼幼崽,此次昼族愿意选择正面应战,一部分原因就是她回来了,这场即将开始的战争,不论结果好坏,都需要她买单。

    因为,花间辞秘训的兵团一出,昼族将彻底被贴上逐鹿的标签,走向征伐,她能接此担子就接,不能接,这会是昼族最后的疯狂。

    宴席在渺渺仙乐中开始了,期间觥筹交错不做他谈。

    “他们搞什么鬼,半点都不多理睬我们,这怕是最轻松的鸿门宴了。”将进酒喝了一肚子酒水,些微不耐烦了。

    “嗯?”余笙道,“我没给你说过吗,他要开席三天三夜,现在才哪到哪儿。”

    “行吧,看他能开出个什么来。”

    到了后面,众修士也不再拘于自己的坐席,起身走动交谈。

    余笙面前也来了位侍从,代齐桓邀她去二楼谈话。

    她抱着幼崽赴往,将进酒也相随上去。

    至二楼花厅,将进酒就被拦住了,一名护卫道,“公子寻昼族当家商谈要事,其余人不得入内。”

    “你在这里等我吧。”余笙对将进酒嘱咐了一句,转头却又被拦住了。

    “您怀里的孩子也不能进。”护卫强硬道。

    余笙笑得轻柔,“我与齐二公子也没什么好说的,不谈也罢。”

    说完,她就抬步离开了。

    护卫面色僵愣,匆匆跑里面询问了声,又忙拦住自己到一楼宴厅的余笙三人,“公子诚邀您叙话,您想带着孩子便带着吧。”

    事儿已经来了,她也没必要客气下去,“什么叫做我想带着便带着,本座怎好让齐二公子如此为难,他想找谁谈话就去找谁吧,本座不奉陪。”

    护卫被真君的威压一冲,头皮发麻,汗都快淌成水了,根本无力再去拦她。

    和老听说了此事,亲自来请,好说歹说了一通。

    “和道友,我敬你年长,为人正派,你可否跟我说一说,齐桓究竟想与我论何事?”

    和老被打断了话头,歇了喋喋不休的势头,他已说服齐桓就望君山.新城的归属问题正式与昼族会话了,若谈成,皆大欢喜,谈不成,景耀就会对昼族光明正大地下战书。

    “此事关于昼族和景耀的未来,还请道友去一趟,老朽以个人名誉担保,在事情未明了前,景耀对昼族是友好的。”

    余笙不置可否,玩笑似地问幼崽,“我们该去吗?”

    幼崽道,“位重者不该置身于险地,更不该在客场商议关乎两方切身发展的大事,约定好需要商议的内容,择日择地再谈吧。”

    将进酒嗤笑,“你瞧瞧,连小娃儿都懂的道理,你们怎么不懂,随便拉人来吃顿饭,就突然提出要商讨未来了?”

    “这是看不起谁呢。”

    “误会,误会。”和老自知理亏,可若直言景耀想与昼族交易土地,这二人怎会应邀前来,“你看,来都来了,不提他事,坐下闲谈一番也是好的。”

    “既然要闲谈,就别弄那么隆重了。”余笙随意指向宴厅旁边的小厅,“在那里谈吧。”

    和老只得应好。

    当和老将话带给齐桓时,齐桓脸色沉了一分,“我知道了,您先去招待着,我过会儿就到。”

    他独立于房中,自言自语,“这余笙不入瓮当如何?”

    和老与他都知道昼族不会同意交易土地,但和老想的是,昼族拒绝后,先下战书,再开战,而在他这里,昼族拒绝的那刻,就已经开战了。

    他会立马将余笙困起来,命人袭击洞天,造成昼族突袭的假象,再即刻讨伐昼族,这才叫光明正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