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4章 红楼赴宴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将进酒接到消息,特意换了件新袍子,精神抖擞地来了,余笙止不住惊奇,斟酌后问,“你真愿意当她将军?”

    他笑得有点不好意思,“嘿呀,小孩嘛,肯定要顺着点。”

    余笙看了看半开的殿门,里面传来折磨人的琴声,她回头郑重说道,“这不是顺不顺的问题,我想有件事应该提早告诉你,她可能不是小孩,而是因为某种缘故返老还童的湛长风,记忆也停留在了幼时。”

    将进酒一时失语,“你们确定了?”

    “应该不会错。”余笙看他没失态,接着道,“你也了解她的性子,说一不二,哪怕这是她在幼年状态下跟你做出的赌约,所以你自己好好考虑,成与不成,最好趁着她没恢复时说清楚,免得将来你和她都为难。”

    余笙留他一人在外冷静,自己进入殿内,幼崽玩琴玩得万分陶醉,一张灵宝级的古琴被她当成了凶器,聒噪的琴音伴着一道道音刃在殿中狂舞,连盆栽里的花草都恹恹地卷起了叶子。

    她也不阻她,伏案将一些卷宗看了,为后面的事做了些规划。

    殿外,将进酒仰头抹了把脸,心情一言难尽,他没被成年的湛长风收服,反被幼崽状态下的她套住了,究竟是他的问题,还是她的问题?

    赴宴的日期转眼而至,余笙看见等在殿外的将进酒,不觉意外,“决定了?”

    “我说过的话,何曾出尔反尔了,你看你什么时候有空把我的姓名载入昼族名册吧。”将进酒说得很是洒脱,他是一个任性的人,合则聚,不合则散,已经单方面踹过广平天朝.长泽王朝两个东家了,若到最后,实在与昼族不合,好聚好散。

    他粗略回忆自己六十年来的经历,怎么感觉在倒退呐,先是天朝,再是王朝,现在干脆入了一个普通部族。

    幸好这普通部族有别人比不上的不普通之处,他和湛长风.花间辞.硕狱等人认识那么多年,某些方面还是挺契合的,一起共事想必会很有意思。

    但是,他好像没眼看幼崽了,这这真是他那一身高华清举的道友?

    他竟然还闹着要做她义父?!

    啧,活该被套。

    将进酒难得收敛起潇洒之态,目不斜视,当个正正经经的冷面好护卫。

    幼崽趴在余笙肩头,以一种单纯的探究眼神注视着落后一步的将进酒,将进酒的脸绷得越来越紧,快要耐不住发问时,幼崽撇开了头,在余笙耳边小声问,“孤的将军是不是受刺激了,变得一点都不好玩了。”

    将进酒抽了抽嘴角,小崽子你记住了,我的今天,就是你的明天!

    他暗搓搓地打开留影石,让你变小,让你浪,呵呵,瞧瞧这还需要人抱着走路的小崽子!

    好后悔没将以前的小崽子装进留影石里,将进酒坏心一起,想故意诱使小崽子做出幼稚举动来,清了清声道,“你看你姨母抱你都抱累了,我来抱你啊。”

    幼崽睨着他,“这不是孤的姨母,是小姐姐。”

    呦,不愧是自称孤的小崽子,这一眼睨得想让人拜服,将进酒给余笙传音,“她什么时候能完全恢复,我还怪怀念的。”

    “不清楚,需要刺激吧。”

    “她倒是把我刺激得够呛。”

    幼崽饶有兴味地听着他们传音,末了举起小手,“我要学。”

    余笙讶然,“你要学什么?”

    “学你们不开口就能说话啊。”

    “......”

    “......”

    两人如有雷劈,“你怎么知道我们在说话?”

    “.....”幼崽疑狐,“我不该知道吗?”

    “她真实实力究竟有多强,竟然连我们两个真君的传音都可以窃听。”将进酒大感庆幸,幸亏是友非敌,不然被拦截传音是一个呼吸的事。

    但幼崽不开心了,“孤何曾窃听,分明是你们自己在孤耳边说话。”

    “你都听得到?”余笙停下步伐,心情十分酸爽,她之前当真幼崽的面,跟巫非鱼和花间辞传过不少音,其中还提过幼崽就是湛长风的事,那她现在有没有理解自己的身份?

    “不是,是今天刚听到的。”幼崽困倦地打了个小哈欠,“什么时候到啊?”

    “还没出山门呢,没睡醒吗,先靠一会儿,到了叫你。”余笙让人将飞禽坐骑改成了车辇,眼神示意将进酒不要再多问了。

    四匹灵驹扬起蹄子,拉着车辇飞上高空,祥云霞光护侧,风雨不侵。

    是的,一出望君山,天便下起了雨,淅淅沥沥,渐有滂沱之势。

    车辇隔绝了所有响声,可幼崽还是能听见雨穿过云层的声音。

    她闭着眼假寐,“小小年纪”有了惆怅,她好像真的与别人不同。

    其实今天不是她第一次听到不用张口的话,她似乎从出生起就能听到一切有意或无意隐藏的声音,只是没注意到这些声音“不该”被她听见。

    这些声音里,不仅包括两个人的隐秘对话,好像还包括心念。

    只要她想听,她总能听见的。

    在她能灵活思考时,她也将某些“听到”的话串起来过,她想她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状态。

    可没用的,她就是眼下的她,除了做好此时的自己外,别无他法。

    车辇落在龙溪走廊,今日齐桓在打开了洞天门庭,邀诸方入内赴宴,飞驹.云船.祥云,一位位在荒原上排得了名号的修士陆续而至。

    宴会在洞天内,意味齐桓作为洞天主人,对这方类似秘境的洞天有绝对的掌控权,邀跟自家有矛盾的昼族赴宴,不是鸿门宴还能是什么?

    门庭前的管家翻开余笙递出的请帖,眼神怔了怔,高声唱道,“昼族二族长到~”

    齐桓闻声,露出一笑,还真敢来。

    他跟身边的客人寒暄两句,步出红楼,原在洞天中随处可见的营帐已经被收起来了,清出了一片开阔的场地,四周兵将林立,五步一哨十步一岗,不知道的还以为进了某处被严加防范的秘地。

    “余道友,又见面了。”齐桓看到余笙.幼崽和将进酒的组合,心中微起异样,暗里喝骂手下吃白饭,连他二人有孩子了都不知道。

    这将进酒来历可不浅,是去天朝王朝里镀过金的,他不管以何种理由与昼族搅合在一起,对他而言都是麻烦。

    “这位是将进酒道友吧,里面请坐。”他故作惊讶地看着幼崽,“她是?”

    “友人之子,我昼族里没什么人,连看孩子的都找不到,只能将她带来了,还请齐二公子见谅。”

    “没关系没关系,里面坐。”

    余笙带着幼崽,就像是去吃流水席一般,进了红楼便寻位坐下,端看他要耍出什么花招。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