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3章 终将开宴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弱!”

    洞天红楼灯火迷离,齐桓负手站在栏杆后,举目而望,兵营连绵,独属于他的旗帜飘荡在视野中,他紧了紧手,可这还不够。

    他天赋出众,踏入生死境后更是意气风发,助父亲平定南风大陆的大小诸侯,建立王朝。

    人才.宝物.地位,还有这方洞天,无不落他手中,可他现在发觉自己是那么弱势。

    他身边的人才会离他而去,他的地位取决于景耀王,他的天赋竟那么低,不知何时方可登临神通。

    齐桓吐出一口气:“你问我为何要引战,这就是我的答案,弱!我太弱了,我需要自己的势力,也需要在父亲面前证明自己的价值。”

    和老头发花白,闻言,愈显沧桑,拱手下拜,“请恕老朽有心无力。”

    “你怕那花间辞?”齐桓神色深沉,“你们一个号称神机妙算,一个号称算无遗策,旗鼓相当,何需担心。”

    和老心间划过一丝遗憾,他面前的景耀公子,是从什么时候变得急功近利.不择手段的,他对他还有情谊在,劝道,“老朽只擅长算,仅能从旁提供帮助,花间辞却还有一个‘策’字在,她擅长做好一个完整的计划,再用预测去将它完善得天衣无缝。”

    “老朽以为公子您,在数十年前就明白这点了。”和老不忍心他继续偏执下去,咬牙下了剂狠药,“我等窥天机之人,即使不奉天命,也不会触逆天命,所言所行,堂堂正正,老朽我,无法苟同您为了权势,强行将已隐世的一族,拉入厄难。”

    齐桓目光冷如冰刺,不过他没有去看背后的和老,和老也只听见他用温厚落寞的声音道,“非我不放过昼族,而是必须如此。”

    “昼族,占了两处地,望君山和那座城,老先生知道吗,这两地,是山海界龙脉的龙首和龙心。”

    和老脸色凝滞了三息,回过味来,惊得合不拢嘴,“龙脉?!”

    齐桓之声,如在幽谷中回响,“不是一般龙脉,是山海祖脉。”

    “祖脉?!”

    地脉是大地的经络,它聚自然气,勾连生灵之息,应造化之理,影响整一星界的运势。

    其中脉象浩渺者为龙脉,北昭.南风两大陆上,已现十二条龙脉,被东临.景耀.太玄宫等一流大势力占据。

    这里说的龙脉,相当于整个大地经络上的十二条重要分支。

    可从来没有人找到过它的祖脉,即整副经络的源头。

    山海中自古就传言,祖脉已枯竭消失。

    和老一个跟风水八卦.玄机命理打交道的人,不会不知道祖脉意味着什么。

    它是山海界荣衰的关键,换句话说,得它者,将得到一界运势的偏爱!

    “怎么会,山海祖脉竟藏在这里?!”和老不可置信地盯着齐桓,“公子您是如何得知的?”

    他不信齐桓有这个能力找到祖脉。

    “我起初便疑惑北境之下为何有如此强盛的灵气脉络,还被遮掩起来,不久前得高人指点,才知究竟。”齐桓转身真切地望向和老,“祖脉事关重大,放在昼族手中只会蒙尘。”

    “是,我确实太激进了,才想找由头跟昼族开战,可我别无他法,除了战争,您认为我还有别的办法让昼族离开吗?”

    “数十年前,我等赢得了昼族大部分疆土,您以为,他们会善罢甘休吗?”

    “景耀与昼族之间,仇已结。如果我对付的是无辜人,您可以斥责我,可我本就在对付我的仇人,用一点迂回的手段,理所当然。”

    齐桓见和老沉默不语,妥协似地叹了口气,“也许是我考虑不周吧,可我能想到的办法,也只有挑事引战了,今日我将压在心口的秘密说了出来,是信任您,您要是觉得我不对,请指出,然后教我如何去应对。”

    “即使要战,也当正大光明。”和老略有松动,齐桓会对祖脉有此狂热,情有可原。

    祖脉要是曝露出来,岂止是荒原要乱,全界都得乱。

    “昼族,知不知道他们占据的是祖脉?”

    “知不知道有何关系,知道了,他们也不敢说出来。”齐桓诚恳道,“和老,这是我最后一次发力机会了,现在我还有景耀的部分兵权,还能借着神农门,绕过父亲取得吴曲王朝的支持,一旦错过,我在修为.势力上就会越来越劣势,您忍心看到我们付出的心血烟消云散?”

    “数十年前,他们几个生死境就挡住了一波又一波的进攻,你觉得到了今日,能成功吗?”

    和老此问着实诛心,齐桓脸都僵了,但他很快恢复如初,“以前我们遵着道义,没有过多地派遣真君出战,这次不同。”

    “相信我。”

    几日之后,余笙收到了一张请帖,景耀二公子宴请荒原各方,邀她赴宴。

    花间辞摸到这请帖,吉凶自现,“一场鸿门宴罢了,去与不去,结果都不会变。”

    “他们当真欺人太甚,不如放开手脚打个痛快。”硕狱憋得分外难受,“昼族今非昔比,未必会输。”

    “就怕拔起萝卜带出泥,若引得他们身后的天君出手,又是一桩麻烦事。”余笙默了默,语中隐着一丝锋锐,“如果要动手,便需出尽全力,将他们打怕,可否做到?”

    “我这里没问题。”花间辞若有似无地瞥向坐在一旁听他们谈话的幼崽,“差不多是该将他们拉出来溜溜了。”

    余笙和硕狱明了她的意思,目光都投向幼崽,复杂中杂夹着一丝愧疚,愧疚中有丝莫名的兴奋。

    幼崽背脊一凉,总有刁民要害孤。

    硕狱收回视线,正色道,“我这里也没问题。”

    余笙微笑,“好,我会带着她去赴宴。”帮这小崽子好好恢复下记忆。

    幼崽听闻自己要被带去什么鸿门宴,兴致勃勃道,“孤还要带上孤的将军!”

    “......”硕狱很不是滋味,我才是你正儿八经的将军喂,快把那个要将我拉扯成战神的族长还来!

    余笙低头问,“你很喜欢那将军?”

    “那是自然,只有如此威武的打手才配得上孤的身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