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1章 鸡飞狗跳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花间辞尝试借助解絮和安琦这两个与幼崽亲长接触过的人,算其身份,但依旧没有答案。

    从天机层面上来说,这小崽子和跟她有关的一切如同一团谜,根本算不到。

    解絮和安琦心中揣揣,他们带回的小孩儿,竟引得一位位真君出面,若她是个灾祸,他们会愧疚不安的。

    安琦小心道,“真君,她会不会是妖族的,人族的小孩,不可能隔两三天就长大吧。”

    “什么长大?”花间辞被吸住了神。

    “我们第一次见到她时,她还是不会说话的奶娃娃,可才两三天,她就成三岁上下的幼儿了。”

    “这件事你们跟二族长说过吗?”

    “提过。”

    花间辞回到主峰,碰上余笙从寝居里出来,两人相视无言,气氛莫名凝滞。

    “你在干什么。”花间辞打破沉默,怀疑她被换了个脑子,“你为何不与我说,她会突然长大这点异样。”

    余笙幽幽道,“当时没怎么在意,又被巫非鱼那么一闹.....”

    言及此处,她讪然,“你不是也没发现什么不对劲吗。”

    “我乍然之下怎么发现得了,再说你和巫非鱼都那样肯定了。”花间辞扯平嘴角,“罢了,你现在又是怎么回事?”

    花间辞看了看余笙,再看了看寝居,快步入内,走到卧榻旁,目光微紧,声中透着一丝飘忽,“又长大了?”

    幼崽还是那个幼崽,身形却稍稍拔高了丁点。

    “哪怕是妖族的孩子也不可能说长就长。”余笙阖了阖眼,她不得不承认这个孩子有问题,大有问题,甚至,可能根本不是孩子。

    某种想法同时在两人心中浮现,均觉不可思议。

    “若不是,怎会如此像。”花间辞轻轻地点了幼崽的额头.双颊.下颚.山根,以骨相推演着她彻底长开后的模样,深深呼了口气。

    硕狱听见余笙.花间辞让他过去,便知不好,到了两人面前,一看她们的神色,不用她们问,自己干笑着坦白从宽,“我直觉吧,她.....好像是族长。”

    “直觉?”

    “咳,八九不离十。”

    硕狱被二人看得寒毛倒竖,张口就把巫非鱼撂了,“我不是故意的,都是巫非鱼阻着我,不让我说。”

    “呵(呵)。”她想干什么?!

    仔细回想,可不就是这人在搅混水吗,否则她们哪会那么快认定她是湛长风的孩子。

    余笙和花间辞俱都大感丢脸,气这巫非鱼,也气这小崽子,于是,一气之下,将小崽子丢巫谷了。

    巫非鱼在外晃荡一圈回到自己的居处,惊讶地看见这小崽子在玩弄毒物,连忙去找她们。

    结果一个温婉笑着道,“我日理万机,最近还要处理族危,哪有空带孩子,只能拜托你这位姨母了。”

    另一个......另一个去军营督管将士了。

    硕狱更是见着她就跑,“我一个粗人,不合适不合适。”

    巫非鱼瞧着小崽子如鲠在喉,小崽子瞅她也特别不顺眼,两人相看生厌,每日里争相给对方添堵。

    “小兔崽子快把你手里的蛊坛放下!”那是她埋了三年的蛊!

    “哦~”幼崽微笑着松开手,蛊坛下坠,惊得巫非鱼扑身抱住。

    “你行,你行。”巫非鱼四下一望,抄起旁边的一截木棍,“来来来,我教你做人。”

    有时思崽心切.不明真相的将进酒过来串门,也会加入混战,口中每每都喊着,“不要动粗”.“有本事冲我来”.“孩子那么懂事可爱,你为什么要凶她”!

    巫非鱼连他一起揍了,去特么的懂事可爱。

    半月后,巫非鱼从自己的秘密禁地出来,仔细检查了隐匿.防御的禁制,这里面都是她培养的上品蛊物,万不可被那小崽子发现了。

    她回到平时居住的竹楼,却见余笙白衣飘飘地站在楼前的血槐树下,“呵,日理万机的二族长怎么有空来我巫谷?”

    “有些事总要解决的。”其实刚将幼崽送走一天,余笙就想再将她抱回来了,不过外面的某些人小动作频生,她一忙就忙到了现在。

    此时,也没必要拐弯抹角了,她直接问,“你究竟确不确定她的身份。”

    巫非鱼似是而非地道,“当然确定了。”

    “哦?”余笙的眼神很是意味深长,“确定她是湛长风的孩子,还是她就是湛长风。”

    原来是被看破了,怪不得前一瞬还对幼崽亲得不行,后面就将幼崽丢给她了。

    巫非鱼也没有非得隐瞒她的身份,往血槐树下的石凳一坐,说道,“我先前和她说话时,听她提起了皇祖父.妃子.总管,如果她是湛长风的孩子,湛长风岂不是还有一个父亲,可你我都知道,湛长风的双亲早就辞世了。”

    余笙冷不丁插一句,“她说的皇祖父,可能是指父辈一系的呢?”

    “......她?”巫非鱼眉头紧蹙,“那还是她用特殊手段造出一个孩子的可能性更高。”

    余笙没有纠结于此,“你接着说。”

    “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就这全天下我第一的小模样,跟神州的湛长风如出一辙。”巫非鱼又道,“湛长风是凡间皇族的太子,她习惯称孤,她正好也有一个皇祖父,又姓易,不是她还能是谁。”

    “最简单的方式,便是撬开她的嘴,叫她自己说出自己的来历。”

    余笙听了,问,“那你有没有试过让她开口,或者帮她恢复。”

    “每天都在帮她恢复。”巫非鱼遗憾道,“她的长大,似乎需伴随着某种刺激,且照现下的情况看,她的记忆也是跟着身体的长大,逐步解封的。”

    “我刚开始就‘帮’她从小娃娃长到了三岁,可这些天,她可能已经完全不怕我了,一点都没有长大的迹象。”

    “刺激?”余笙总觉她口中的刺激不是好词。

    “反正这小崽子我不管了,你快带走。”

    “嗯?被烦得不轻啊。”余笙笑道,“帮忙管教孩子是亲长的责任,你怎么还耍起无赖了,孩儿她姨母?”

    巫非鱼浑身一寒,扬起笑容,跟她相互伤害,“这不是怕你想念宝宝嘛。”

    她的眼角尽是妖娆,轻推了余笙一下,“快哄你的宝宝去。”

    “......”这事怕是翻不过去了。

    余笙忽然不想看见小崽子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