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9章 孤家寡人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将进酒满腔的五味陈杂,湛长风是他的好友,是同一辈中最惊才绝艳的天才,她的无端陨落,彷若标杆被斩断,那一丝丝痛惜钻入心底,引起的是无数天才的共鸣,他们大概终其一生都不会忘记,在这段求道之路上,曾有那么一人,高山景行,风华绝代。

    他压下沉甸甸的复杂,但幸好,她可能还活着,这点庆幸胜过了她突然有孩子了的惊异,化为一腔凌云豪气。

    他愿意护这个孩子长大,让她像她的娘亲一般,成为一代人的记忆!

    “诶诶诶。”肩头的重量戳破了将进酒膨胀的自信,小心地扶着幼崽,“这小家伙怎么突然变重了?”

    “孤的义父?”幼崽冷哼,“这是你不能承受的重量。”

    将进酒眼神犀利,被压得微弯的腰缓缓挺直,站得顶天立地,神色渐张狂,大笑,“不愧是她的孩子,我喜欢!”

    “你且看看我承不承受得住!”将进酒偏头上仰,目光灼灼地看着幼崽,“我承住了,你便心甘情愿地叫我一声义父!”

    巫非鱼挑了眉,这可真是有趣的意外,硕狱却急得脑门冒汗,啥玩意就义父了!

    将进酒满是得意,笑着对花间辞说,“还要劳烦道友给挑个拜礼的吉日。”

    “你还想来真的?”花间辞略带无奈,这什么都没确认下来呢,怎认起亲了,她递给余笙一个眼神,“你不会也想认个女儿吧?”

    余笙.....余笙认真考虑了起来,瞧得花间辞更是无语,她是想让你劝将进酒冷静点,不是让你考虑!

    好在,余笙考虑后,笃定劝道,“道友三思,此事还得问过她的亲长。”

    “问什么亲长,她要是不同意呢,多好的先斩后奏的机会呐。”将进酒表示自己什么都听不见,一心想着小崽子,心念电转间,已经想到几百年后“父女”俩傲视诸界的画面了,脸上情不自禁露出傻笑。

    “乖崽,不管你多重,我都受得住,这声义父,你叫定了!”

    余笙险些破了温柔的表情,这将进酒怎么如此无赖,早知道她也这样了。

    一个傻笑,一个眼神里全是不情愿,花间辞已经放弃这两人,平日里藏山隐水的清眸瞥向唯一看上去正常的巫非鱼,怀疑道,“你不会给他们下了降智的蛊吧。”

    巫非鱼翘着唇角,异色双眸里的笑意令人捉摸不透,“何需下蛊,感情到位,自然如此。”

    信你的邪,“看来是我感情不够。”

    花间辞又疑惑地问了一句,“你真没下蛊?”

    巫非鱼被她气得想翻白眼,倚柱抱臂,语调戏谑,“下没下蛊,你还算不出来?”

    ......她只是难以接受余笙这个一贯淡然的白切黑二族长会有如此母爱泛滥的一面,绝对是爱屋及乌了,花间辞想到此处,“你确定她的身份了?”

    巫非鱼笑着点了点头。

    花间辞神色一松,虽然不知道为何会多出一个孩子,但人好歹还活着,如此一想,她看向幼崽的眼神柔和了不少,这霸道的小性子可不太像她。

    不过谈起条件来还挺像的,只见幼崽坐在将进酒肩头夷然自若,“你既要赌,那孤也得添个条件。”

    将进酒浑然不放心上,“你说。”

    幼崽瞧他身子健硕,气度斐然,颇有将王之风,就道,“你若承不住,便做孤的将军。”

    将进酒哑然失笑,“真不愧是我看中的崽,有志气,我如果连你这点重量都受不住,还有何脸面去扬名立万。”

    他一琢磨,“嘿,行,到时也合该请你收容了。”

    幼崽伸出小手,“那就一言为定。”

    “哟,还会击掌为盟?”将进酒兴致勃勃地抬起手掌,轻轻跟她碰了下,“好了,一言为定,你要怎么击败义父啊?”

    他话音一落,肩上的重量再次加重,促使他不得不绷紧腰板,“小家伙力气不错啊。”

    修士的孩子是会继承父母的部分力量,何况湛长风是那般妖孽的人,她的孩儿力气大些,也没有什么不对劲,是以将进酒一点都没觉得奇怪,反倒惊叹这孩子天赋异禀。

    然重势没有丝毫减缓,始终稳步叠加,将进酒的神色也从一开始的浑不在意,逐渐变得沉凝起来了。

    他感觉到有股仿若天威般的意志在注视着他,迫他屈起腿,弯下脊梁,其意之重,高山难喻其一。

    砰!

    枪尾狠狠杵在地上,握枪的手,骨节发白。

    将进酒心思回落,郑重地看待起这个赌约,千万思绪一闪而过,坚毅中,张狂不变,“小家伙,想让我做你的将军,可没那么简单。”

    他就撑着八宝磐龙枪立在那里,背脊略弯,但也仅是略弯,仿佛再来一双能搅得世间天塌地陷的手也不能将他按压下去了。

    “没那么简单,又不是不可能。”幼崽坐在他的肩上,仿佛坐在王座上,不可一世,“在孤这里,没有绝对。”

    “小崽子还挺自信。”将进酒看似屹立不动,呼吸却沉沉,一字一句像是费力从渊谷里喊上来的,“你左一个孤,右一个孤,可知道这一字,意味着什么!”

    幼崽坦然地晃着小脚丫,“天下苍生泱泱,但八成的生灵庸碌无为,仅那二成之人发号施令,左右历史进程,这是不可争议的。”

    “可那八成生灵才是最重要的根基。”她的眼中燃起某种光亮,“我为孤,因为我要做那二成的孤寡者,因为我是孤单的,需要众臣辅佐。”

    “孤立于地,便要海清河晏,孤在上,便要寰宇循序成环,孤生来负重,孤也愿意负其重。”幼崽语中没有激切,平淡地如一汪白水,单纯地阐述着自己的见解。

    她讲完,难得有一丝不好意思,顺手拍了拍将进酒的肩,“虽然孤才三岁,见识不深,未来也不知可,但孤对这个世界太好奇了,忍不住想将它放在手里把玩,呃,不,孤是说,孤想探尽它的奥秘,孤也想邀如你这般的人才一同发掘未来。”

    “我?”将进酒从未觉得这不足自己半掌大的小手落在肩膀上是如此无力抵抗,比任何摧枯拉朽的力量都来得沉重。

    他眼中的幼崽已经出现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是何人教出了这样的孩子,这孩子又是从何而得的如此心境?

    余笙.花间辞.硕狱.巫非鱼的震撼不必将进酒少。

    海清河晏,循序成环!

    志在寰宇!

    换任何一个有野心有抱负的人来说此话,他们或许会上心几分,却不会全盘相信。

    但这话出自一个三岁孩子的口,她心智很高,也很纯真,依他们的眼力,怎能不知,她所言皆是肺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