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2章 占领高地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这次的新秘境被天然阵法笼罩,目前还不确定它有几个出入口,除此之外,根据他们带回去的消息,这个新秘境被评估为上品,上品意味它里面有许多珍稀材料,够让荒原的各方心动了。

    两陆和冰寒荒原建了传送阵后,那些个筹款建阵的势力就成了第一批涌进荒原的力量。

    一宫二王三派四门五岛,外加隐世的三大古族,这些一流势力,多多少少都将手伸进来了,时常派弟子过来历练。

    而正式在此建立分部的,除早就来了的景耀外,还有三大古族中的梁丘族,三派中的悬骨派,四门中的玄灵门,以及二流势力中的符临门。

    三十年前,景耀.梁丘.悬骨.玄灵等势力,为了促进荒原上的交易.充实各自分部的人手,协商决定将传送阵有偿开放,这使得大批散修和部分家族门派迁居了过来。

    早就在此有根基的景耀.梁丘各方用建设城镇.租赁府邸.提供修炼资源等手段,牢牢掌握了这些外来人,这使得他们的力量和威信急剧膨胀。

    昼族的新城虽已建成,但在各方有意的打压下,变得无人问津。

    昼族能继续在此立足,一是因为余笙将它往隐世部族转了,部族子弟们专注苦修,不与其他势力来往,荒原本地近二十年出生的孩子,可能听都没听说过昼族。

    二是有金不换和敛微的财力支持,金不换始终没有暴露过自己昼族弟子的身份,他在两陆上,经营出了山海界本土的第一商行,成为各方座上宾,正往外界发展。

    敛微则在新城建完后,随五木去了广陵界,将商鼎会扩展到那边去了。

    主要是因为在昼族疆土被瓜分时,参与的各方刻意压制了昼族所有的在外产业,诸多百工大师拒绝与商鼎会合作,且因湛长风和敛微在道台会上展现出来的药剂.符箓.炼器方面的实力,惹来了某些大师的忌惮,趁机大肆落石,甚至逼迫昼族交出那些东西的方子。

    所以,敛微干脆将商鼎会搬到外面了。

    昼族弟子也为金不换和敛微提供了武力支持。

    本来,昼族明面上已经将近四十三年没有在外活动了,自不会做占领新秘境的扩展行动,可近一年,某些人再次将主意打到了新城上。

    是的,再次。新城建立初期就遭遇过抢夺,昼族和参与抢夺的几方近乎两败俱伤,也是那次之后,昼族封闭了新城,隐世不出。

    余笙察觉到了他们的蠢蠢欲动,故想借这次新秘境的现世,警告警告他们,顺带着探探他们如今的实力。

    对付新秘境,一般走两步,探索和占领,前者是考察它的价值,后者是决定它的归属。

    余笙既然来了,当然是奔着占领去的,她倒要和那些起了小心思的势力打打擂台。

    某几个势力来秘境的目的也不单纯,搜刮资源是其一,会会余笙带来的人马才是他们的重点。

    若此次交手,昼族不堪一击,攻占新城势在必行,如若不然,就要再慎重考虑考虑攻占新城的可行性了。

    余笙带来的是寒鸦奇兵,寒鸦奇兵擅隐匿和奇袭,适合在这种原始森林的环境下作战,他们一入林中,就再难找到他们的身影了。

    占领行动,往往是先在一些重要的战略位置和资源点做上自家的标记,布好防御,之后,各方自然会围绕这些地点进行攻防,直到某一方或某几方彻底掌握整个秘境。

    这是一场极其消耗人力的拉锯战。

    秘境中,混战已起,杀戮渐盛。

    “那些大势力太不要脸了,一个小秘境都要来抢。”卢肇啐了口唾沫,掩饰着自己的战战兢兢,小心翼翼地在密林里矮身行走,亏他以为自己走了大运,第一时间发现了那么座秘境,谁知道其他人速度如此快,没几天就一窝蜂赶来了。

    “卢哥,大势力跟我们可不一样,我们是寻宝,他们是将要这个宝库都端走,惹不起啊,不如,不如我们撤吧。”

    卢肇是个小帮主,手底下管着十来号人,在这动辄几千几万且有真君坐镇的势力面前,显然是不够看的。

    但要他就这样退出去,怎么能甘心,“我们小心点,别跟他们碰上,呸,现在荒原上的秘境,哪个不被他们把持着!”

    “你们瞧着吧,就这秘境,差点的,让他们自己占了,以后我们别想再进来,好点的,等他们扒去一层皮,剩了口残羹,再打开大门,收我们的过路费!”卢肇嘲讽道,“这些大势力的心都黑,我们还不如趁它无主的时候,捞一笔。”

    “帮主说得有道理,秘境那么大,总不能都有人守着。”

    “卢哥你看,说什么来什么,我好像感觉到灵草的气息了。”

    卢肇带着自己的弟兄们向右潜行了数丈,拨开茂盛的矮树枝叶,惊喜地发现了一坡的草药。

    “这是紫殿天吧,天,那还有一株成熟的,估摸有万年了!”

    紫殿天是一种较为珍稀的草药,形状酷似结着穗的麦子,通体紫色,不生则已,若生,定然会开出一大片。

    可很快,卢肇就被浇了一头冷水,这方坡上,悬了一面黑底旗帜,上面用金线绣着一个张扬古朴的“昼”字。

    “是当年被打到消失匿迹的昼族吗,看上去果真不如何,都没有人手在此守着。”一小弟眼珠一动,滴溜溜地转遍了四周,“帮主,我们偷摘了就跑,谅他们也拿我们没办法。”

    “没错,我都没听说过这个势力,估计是来打酱油的。”

    卢肇抬手示意他们安静,内心挣扎,六十年前,他是跟着师父在冰寒荒原做生意的散修,自然认识当时名动一时的凛爻侯,也耳闻过在山海道台会和风云道台会上惊艳众人的敛微.巫非鱼.余笙等人,更别提,那会儿,新秀榜上前六的生死境高手都来自昼族。

    这是何等风光,还是脱凡的他唯有仰视,他甚至一度想加入昼族。

    可惜,怀璧其罪,何况他们又太秀于林,没几年就落败了,那凛爻侯更是陨落在了外面。

    卢肇神色复杂,莫名有点感怀,摆摆手,“我们撤。”

    凛爻侯是不在了,但其他五人还在,他们估摸着都是真君了吧,不是自己这些人能得罪的。

    卢肇的兄弟们虽有点不满,但也没有质问,然他们还未离开,后边突现风声,一队修士飞快朝他们杀来。

    “糟,逃,快逃!”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