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0章 带回巫谷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沈澜带上幼崽去明辨峰见副院长,目前院长兼昼族财政一把手外出未归,负责战略统筹的副院长,多数时候还要兼顾军营里的军师之职,不常在,所以现在院中真正主事的是负责日常的温辰副院长。

    温辰业已真君,不过他是散修出身,不兴取道号,就继续沿用了自己的本名。

    温辰本是昼族的供奉,但他后来修了昼族中的功法,正式拥有了昼族的身份,在管理事务方面有一套,便被院长提为了副院长。

    他见到这个特异的孩子,先将手抚其顶,欲探探她的经脉根骨,这一抚却让他的面色变了,掌中元气如坠泥海,丁点浪都没翻起来,更别提探查她的体内状况了。

    幼崽好奇地看着他的动作,意识到他摸着自己的头时,生气了,无形的威压兀然笼罩整座殿宇,温辰和沈澜瞬时被压弯了腰,惊骇欲绝,那俩弟子请了一个返老还童的大能来?!

    弱一筹的沈澜两腿颤颤,强撑着一身骨头才没有跪下,“真...君?”

    温辰勉力维持着风度,紧紧盯着幼崽,“敢问前辈来自哪方,为何捉弄我们?”

    他脑海里将与昼族有牵扯的势力想了个遍,能请出这种高手,是景耀,还是梁丘族?

    殿中的两人满脑子阴谋论,殿外察觉到不对劲的守卫们已紧急请求支援。

    望君山上留守的真君不多,凌未初坐镇新城,余笙去处理新秘境的事了,硕狱带人在点将台,花间辞在外督军,敛微外出未归,这信儿,传来传去,传到了巫非鱼耳中。

    传信儿的兵书院弟子心里打着鼓,这巫前辈不居一职,听调不听宣,在望君山择了一谷隐居后,就很少再出门了,未必请得动。

    他站在草木深深的巫谷前再三请道,“兵书院疑似外敌来袭,请前辈出谷!”

    “护山大阵是死的吗?”

    传信的抬头看见一群幽蓝之蝶飞过,心中一定,连忙跟上。

    幽蓝之蝶在主事殿前化为人形,露出窈窕冷厉的背影,巫非鱼踏进殿中,疑道,“外敌呢?”

    拿着各类小玩意儿强行逗幼崽说话的温辰和沈澜,不约而同地直起了腰,尴尬地咳了咳。

    “非鱼,你来得正好,这孩子身负特异,明明是幼儿模样,散出的灵威竟让我也倍感压力。”温辰知晓她是巫,应有办法检查出一人的身份,忙将她让了进来。

    他们一让开,幼崽的身影就出现在了巫非鱼的面前,巫非鱼对幼儿这种麻烦体向来敬而远之,目光落到她晶莹的雪发上时,却微微动了眸光。

    “谁带她来的?”巫非鱼绕着幼崽悠然转圈,心中默颂巫赋,试着从天地万物中获取此子的消息。

    “回前辈,是兵书院两名弟子执行完任务返回时带来的,由其亲长亲自交给两名弟子。”

    “亲长模样?”

    沈澜再回,“两名弟子皆答,没有印象。”

    “没有印象?”巫非鱼多看了他一眼,“这亲长功力也不小啊。”

    “是的,我问了长相,他二人才恍然地道,记忆中根本没有那位亲长的面容。”

    幼崽仰着头,视线也跟着巫非鱼的身影转,“呀~”

    她举起短手。

    巫非鱼停住动作,蹲下身子,与她对视,试图从这双黑亮的眼眸中读出什么,冷不丁一只小手拍在了自己的脸上,巫非鱼愣了,呆呆地看着这小崽子摇头晃身地笑。

    “呵,小东西胆子挺大,不过胆子大是要付出代价的。”巫非鱼直起身,朝外走去,“她我带走了。”

    幼崽惊奇地看着一群蝴蝶飞远,忽又冲来一只青色的独脚鸟,将自己甩上背,飞上空。

    温辰有点急,朝外喊道,“非鱼,别冲动啊,她还只是个孩子!”

    巫非鱼没几天就知道是自己冲动了,这小崽子上天上瘾了,一刻不看着就揪着一足青幻鸟的羽毛要飞。

    一足青幻鸟是她培育出来的顶级蛊兽,有圣品潜力,不过一甲子就诞生了灵智,它倒是知道趋利避害,被小崽子缠烦了,便玩起了失踪。

    巫谷中到处都是毒物,巫非鱼虽知这小崽子可能有些莫名的力量,但也不放心她乱动,原是要青幻鸟看着她的,她的蛊兽中就青幻鸟长得不吓人,可惜这鸟罢工了。

    巫非鱼想了想,将她拘在一间干净的屋子里,自己去查类似她的这种人的案例。

    但是没一会儿功夫,各种毒物就开始向她诉苦。

    她回去一看,屋门开了,这小崽子一手擒蛇,一手拿蝎子,屁股底子还坐着一只委委屈屈的大蟾蜍,连墙角埋在地下养着蛊的蛊罐都被挖出来了。

    巫非鱼蹙眉,“把你手上的东西放下!”

    “普方~”

    “放下。”

    “普方~”

    “放!”

    “普~”

    巫非鱼脑仁疼,“话说不准,脾气倒挺倔。”

    幼崽哈哈大笑,“不放。”

    她脑仁更疼了,和幼崽眼瞪眼,“你是不是在逗我。”

    幼崽不理她了,哇呜哇呜惊奇地玩着手里的小蛇和蝎子。

    小蛇和蝎子不敢妄动,只能瑟瑟发抖。

    巫非鱼现在不担心毒物们伤她了,光担心她伤自己辛辛苦苦养的毒物了。

    费了番劲儿将它们从小崽子手里解救出来,巫非鱼忍无可忍地决定将她拴在自己身边,看她还能闹出什么幺蛾子。

    结果——

    我只是看个书,她怎么不见了?!

    我只是查个资料,她怎么不见了?!

    我只是望了望天,她怎么不见了?!

    这小崽子好像能随时从她的严密看管中溜走,她的神识却发现不了。

    巫非鱼将幼崽拎上一块软垫,眼中变幻莫测,幼崽也望着她,满脸单纯无辜。

    “你很怪,不知道受不受得住我的蛊物。”巫非鱼想瞧瞧这小崽子的极限在哪里,只是寻常毒物好像很怕她,根本不会伤害她。

    于是,她慢慢地掏出一只上品蜈蚣,真君被它咬一口都得抖三抖,“乖,我们来试试。”

    幼崽睁圆了眼,好似感觉到了危险,身体几不可见地又长大了一点。

    巫非鱼嘴角慢慢放下,捕捉到了这一细微的变化,心里惊疑刚起,这小崽子脸色就变得高傲冷漠了。

    “放肆,你竟敢谋害孤!”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