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8章 再次分别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先前端水的半大孩子过来对解絮说,“姑娘休息罢,日已近午,后屋已经备下饭菜。”

    解絮心不在焉地应了声,不知为何总觉哪里不对劲。

    这大屋是村长所居,平时也是村民集聚.治病问诊所在,后面还连着一座小屋,是该村的聚食之地。

    他们进去的时候,村人已在打饭菜了。

    因着他们是客人,村长另准备了一桌,饭菜也不用他们自己去后厨打,已经备好了。

    几大块炖肉,几碟小菜,粗陋的很,对比其他村民手中的饭菜,又是难得的珍馐。

    安琦咬了口大肉,说,“我和人打听了下,这里是伯山之南的草原,而我们是从伯山之北进入秘境的,要绕一圈才能回望君山。”

    解絮横了他一眼,“你还真吃啊。”

    兵书院和军营子弟都是戒口欲辟谷的,安琦没再动剩下的菜,心有点虚,讨好道,“这不是为了不浪费村民的心意嘛。”

    “尝尝鲜就够了,我刚传了一封密信回去,但恐出差池,我们最好亲口去汇报,吃完就走吧。”

    “行。”

    草原上的昼夜转变尤其快,一顿饭的功夫,适才还晃眼的太阳已经西坠,剩下一片昏黄。

    解絮没走几步就怔愣了,三岔口死去的图腾柱斜影里,那人静静伫立,模模糊糊地好像隔了好几个时空。

    那人将视线从图腾上移开,漠漠望来,“夜路不好走,当心。”

    解絮听到了整齐的蹄声,目光穿过破败的篱墙,隐约得见绰绰人影。

    此情此景,她感觉到了浓浓的威胁,这人是在逼迫她吗?

    解絮果断出手。

    出什么?

    还没出呢,一股平和的力量就化解了她刚要发动的法术,将她禁锢在原地。一旁的安琦还没反应过来!

    一场斗法悄无声息地起,悄无声息地灭,解絮输得寒毛乍起。

    “阁下想做什么?”

    “你想得有点多,我没有那个闲情逸致对你们做什么。”闲得去帮人挖了一筐草药的人如是说。

    “不过,不告而别不是个好习惯。”

    解絮确实感觉不到她的杀气和怒意,戒备地顺着她的话说,“不告而别确实是我的失礼,但是我们急于回部落,还望您行个方便。”

    “哦。”这人低着眼,像是没什么兴致,“路上当心。”

    解絮面色古怪,完全不懂她的意图,只好施礼道,“再会。”

    易长生侧首望向她,“说来,确实有件事需你帮忙。”

    解絮还能怎么样,势比人强啊。

    “您说...”

    “帮我带带孩子。”

    “什么?”解絮一脸懵。

    易长生从自己的袖子中拎出一白团,塞到解絮怀里。

    等等,我还没答应啊,解絮是个二十来岁的姑娘,笨拙地抱着幼崽不知所措。

    “早闻兵书院之名,以她之资,拜入贵方足够了。”

    解絮七手八脚地阻止刚刚转醒的幼崽扯她头发,“您还请三思,兵书院也算是我昼族的族学,入了兵书院,死生可都是昼族的人。”

    易长生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最好不过了。”

    “......”解絮有心抗议,但是她走了,毫不拖泥带水地走了!

    这真是你亲生的吗!

    (本来就不是......)

    现在怎么办,解絮瞧着乐呵呵的幼崽愁眉不展,安琦更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不如回了望君山再说?”

    女英郁闷地带着自己刚组织起来的鬼卒军跟在易长生身后,“怎么将小孩儿丢下了?”

    “她有她该去的地方。”

    “那你又要去哪里?”

    “去很多地方。”

    “很多地方是哪里?”

    天苍地茫,万道殊途,万道同归,不殊途,怎同归。

    易长生和女英走得潇潇洒洒,解絮却怎么也潇洒不起来了,此刻不堪重负地躺在地上,肚子上坐着抱了脚丫子的幼崽。

    安琦手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哎,哎,这小崽子究竟是怎么回事,我就说她有特异嘛。”

    “你废什么话。”解絮感觉自己被压在了山底下,抬手欲将幼崽托起来,如撼通天之山,空惹一股无望。

    幼崽睁着黑亮的眸子注视解絮,安琦旁观着,连蒙带猜道,“她不会是在找那位阁下吧。”

    解絮神色木然,对于带小孩这件事,她也捉襟见肘,何况这个小孩和别的小孩还不一样。

    “噫。”

    安琦挠挠头,从储物袋里扒拉出一个八卦活动盘,这是他幼年在兵书院拿到的第一件玩具,“你看这个多好玩啊,你玩这个好不好?”

    解絮一点都没感觉身上的重量减轻,实事求是道,“你娘亲将你送我们昼族了,你将来学有所成可以再去找她。”

    幼儿黑亮的眸子染上湿意,解絮浑身一松,连忙坐起,将她抱住,“你娘亲没有抛下你,她只想你多接触些人,以后昼族就是你家了。”

    幼崽恹恹地待在解絮怀里,不哭也不闹,白嫩的小指头有一下没一下地拨弄着八卦盘里的活动木格。

    解絮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叹口气,召出一匹灵驹,“先回了再说吧。”

    荒原上日月交替了几轮,他们急赶慢赶回到了望君山,前去执事堂所在的德勇峰交接任务。

    “你们之前传回来的消息已呈上去了,上边会安排人手去争取那处秘境的所有权,你们的考核成绩半日后就会下来,先恭喜了。”

    解絮和安琦听负责考核他们的沈先生如此说,知道自己稳过了,按捺着激动拱手道谢。

    沈先生欣慰道,“不急,我还有点事要与你们讲。”

    兵书院与其他门派不同,它里面没有师徒之间的传承关系,只有师生间的教与学,以及贯穿兵书院和军队的军魂传承。

    所以教员导师都被称呼为“先生”,且都是生死境修士,眼前这位沈先生,曾是兵书院弟子中的佼佼者,不足五十岁就踏进了生死关,并选择留下任教,解絮和安琦都很尊敬他,仔细听完了他对他们选择未来方向的建议。

    沈先生针对他们在几次重要考核里的表现和日常做派,中肯地指出了他们各自的优点与不足,最后为他们去哪几个军营或执事职位提供了参考。

    两人受益颇多,再次拜谢。

    在即将告辞之际,解絮汇报了幼崽的事。

    沈先生也拿不准,照理,他们不会收这样来路不明且身负特异的弟子。

    “你先将她带到飞英苑吧,等我问了副院长再做决定。”

    “是。”

    二人出了德勇峰,直奔飞英苑。

    兵书院会收养一些弃婴和孤儿,不足六岁,未能去启蒙堂前,都会在飞英苑得到照顾。

    解絮将幼崽交给管事时,还有点不舍和担忧,不舍的是朝夕相处好几天的小孩子要离开自己了,担忧的是她会不会欺负其他小孩和杂役管事。

    再三叮嘱了管事,两人才离开。

    他们一走,管事就将幼崽抱到了天字号住舍,交由专人看顾。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