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4章 命魂灯灭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空旷的石室被参造恶源之炁填满,将湛长风连同她的森罗地狱欺压到了角落。

    庞大的参造恶源之炁聚集在一起就形成了孽力,如果业力是为了清除一切罪孽,孽力就是为了唤醒一切罪业,叫有罪业在身的生灵魂飞魄散或堕为邪魔。

    此时它还没落到自己身上,她就已有了深深的忌惮,身上的罪业蠢蠢欲动,仿佛即将被勾出来了。

    “因果中人,善恶常在,善是道,恶自然也是道,何不顺道而行。”

    湛长风着实懒得理会此等妄言,她以地狱神力极力阻挡着侵蚀而来的参造恶源之炁,暗里捏了捏传送石,可惜这里有空间隔绝,唯一准备的后手失效了。

    她观察着这处地方,神威如此之重,理当不会存在参造恶源之炁,邪恶之徒更不会拿它当据点,事出反常必有妖。

    “善恶之道太小。”湛长风的应话让他兴奋了,“何道为大?”

    “条条皆大,但正如你所说,因果中人,善恶常在,修道者终其一生,不是在追求跳出因果吗,固执善恶,不如斩去善恶,修其神性,同至公大道而行。”湛长风说着,想到了能同时修佛力和参造恶源之炁的神秘存在,紧接着,她感觉到参造恶源之炁的攻击性没那么强了。

    这面容模糊不清的神识化身似乎心情很好,“世上本无善恶,有了生灵才推出善恶之说,可生灵规定的善恶,就是真正的善恶吗?”

    “你想说什么?”

    “呵呵。”他道,“人说,杀无辜是为恶,妖说,吃人是天经地义,人指妖恶,妖就真的是恶了吗?”

    “孽灵为恶源,它经过的地方,心性差者入魔堕邪,可这就是它存在的缘由.价值.意义,众生厌恶它,恨不得诛灭它,不是因为它为恶,是因为它威胁到了自身。”

    “不提人妖孽灵,单讲在一个野蛮聚落,他们认为活人祭祀.群婚是对的,你非要以自身的观念,判定他们恶意谋害.聚众淫乱吗?”

    “与其将善恶当做确定规则.道德的依据,不如说生存决定了绝大部分规则.道德的诞生。”他笑道,“但在生存基础之上的规则.道德,不足以成为客观判断。”

    不怕邪魔发疯,就怕邪魔跟你论道。

    湛长风定了定神,却也发现他表面萦绕着恶念,内中却透着一种纯粹,某个想法在心里成型,她试探道,“所以你认为噬天族吞噬万物生灵.邪灵杀人性命.孽灵布恶都是理所应当的?”

    “难道不是吗,若他们不该存于世,怎会出现呢。”

    湛长风不能否认这点,“善恶.光暗.损满.生死.....它们一同出现时,就已决定这些对立的两面不可分割了,即使生灵再偏向善.光.满.生,恶.暗.损.死也不会增减分毫,一切存在即合理。”

    “深得我意。”他仿佛发现了宝藏,飘近道,“何不与我同道。”

    “有智的生灵终究是自私的,上有:道说今日,我命由我不由天,此生只为长生行,佛讲死后,不入地狱不做鬼,清清白白人世间。下有各个种族.各个区域.各个天道下不同的是非观.善恶观,以及据此建立的不同法度,就像你说的,这些法度的产生,就是为了各自的生存。”

    “但!”湛长风眸藏寒光,“世间的法,亦有部分应着天道报应,你插手因果,推动劫数,终究会自食其果。”

    这缕神识不怒反笑,“你了解天道意志吗,天道意志认为该更迭了,因果才会动起来,我这叫顺天而行,此刻,我才是善。”

    湛长风一瞬就想到,天地难道在借他酝酿大劫?

    然她又极快否认了,“天道意志没有认为一说,因果失衡才会造成大劫,抛去种种,我生而为人,踏入道途,就容不得邪佞在眼皮子底下蹦跳。”

    “那可真是遗憾,也许只有将你堕魔了,你才能站在我这边。”他的声音陡然一沉,参造恶源之炁疯狂扑向湛长风,短短一两息就将湛长风的地狱神力削弱了七成,业报大动。

    湛长风胸中钝痛,神魂被蒙上了窒息感,呵斥了想要出来的白狐,施展兵甲图腾,铠甲头盔将她全副武装了起来。

    “省点力气,束手就擒吧,这里可有孽灵花了三千年积累起来的恶源,少是少了点,却也足够为你一个神通境换上一副恶灵之躯了。”

    湛长风咬牙坚持着,脸色因为神力的大量消耗而煞白,“你和它怎么会在神祇之地,莫不是早早知道我会来,故意在此设计我的?”

    他放肆大笑,“你实在是......”

    黑影倏忽闪逝,他惊然看去,只见一片衣角消失在井边,这人竟顶着参造恶源之炁跳了进去!

    他的笑容逐渐诡谲,眼底尽是冷光,实在是聪明,自找死路的聪明。

    这口井就像无底洞一样,填满了参造恶源之炁,护体的神力在漫长的下坠中消耗殆尽,她又立马以元力.纯阴力.魂力护身,体内的力量在恶源的压迫中飞快流逝,一丝带着孽力的参造恶源之炁落到她的身上,皮肤龟裂,孽火自内擢升,如地面开裂,底下岩浆喷涌出来。

    她极力稳住颤动的灵台,跳井前开启的虚无之眼也被闭合,用以减少精力消耗。

    孽火在她身中燃烧,血肉不可逆地崩坏,她用全部力量保护神魂,如同黑暗中的火莲般坠去。

    山海界望君山

    魂殿守卫视线移向那一排排命魂灯,表情僵起,大惊失色,连忙朝外传音,倏忽间三道人影先后进殿,肃杀之意剪灭了满室清冷。

    代表湛长风的那盏命魂灯火光将熄,连灯身都裂开了缝!

    短暂的沉默后,敛微问,“你那边还是联系不到她吗?”

    “自她说过一声马上要去大天世界就联系不到了,我询问了诸天宝鉴中的管事,大天世界与外面隔绝,确实会联系不上,她现在应该还在大天世界中。”

    余笙凝重且无力,距离太远,她们着急也于事无补,“已经失去大半疆土,连族长也要凶多吉少了?”

    巫非鱼转身,冷冷道,“等人死了再通知我。”

    哗,身化无数只幽蓝之蝶蹁跹离去。

    没多时,一方山门就传来了打杀声。

    “你且去吧,我无事,在这里候着。”敛微在殿中蒲团上盘坐下来,闭目不语。

    余笙看了眼上面的命魂灯,掩下担忧。

    望君山中有四季,峰上总是白雪纷扬,终年不化,余笙走出魂殿时,原多细雪飘飞的午时竟扬起了鹅毛大雪。

    “报,梁丘族弟子姚谦书请见。”

    余笙接过拜山帖,“何事?”

    “是.....巫前辈打上门去了。”

    这拜山帖骤然皱了,大灵脉的存在曝露后,景耀和各方步步紧逼,这些人为了得到这块肉,还不惜集资在两陆和冰寒荒原间建造了一座大型传送阵,目的袒露无疑。

    他们人多势众,几年来,昼族极力保住了望君山.未完成的新城,还有藏在偏地的灵犀谷,剩下的疆土都差不多被他们瓜分完了。

    昼族人少,本就没来得及在那些疆土做什么,损失不算大,忍忍就忍下去了,却还有不知足的,卯了劲儿算计新城.望君山,甚至昼族在龙溪走廊五元镇的坊市和土地。

    其中以梁丘族的修士最盛。

    现在上门,恐怕是来兴师问罪的。

    余笙眼中堆满了积雪,以昼族现有的力量,足以媲美一个大型门派,一再退让只是为了保存有生力量,如此得寸进尺,着实令人不喜,“让摇光兵团候命,今日将梁丘族杀出荒原。”

    “这,是否太冲动了。”卢一山听闻梁丘族人在山脚下问责,故过来问问出了何事,怎想听到余笙此令。

    ......余笙心中确实有怒气,但理智尚在,“不会真剿灭他们,昼族窝得太久,不过是放句狠话振振士气,立立威。”

    “对了,请卢先生去观星台为昼族占卜一次。”余笙说完,转头拿了一封纸笺,上面罗列了梁丘族这些年针对昼族做下的小动作,平时放着没什么用,现在倒是可以凭它去寻仇。

    生灵崇尚的公义终归不在天,而在悠悠之口,昔日他们能以“昼族圈地为疆不合理”的借口跑来指手画脚,侵占土地,她今日又如何不能揭穿他们的“恶行”,讨上一个公道。

    她单拎出梁丘族打死一名兵书院弟子的事,直接带着摇光兵团上梁丘族的驻地兴师问罪,杀光了驻地中生死境之下的修士。

    生死境.神通境修士是每一势力中的中流砥柱,不想结死仇,惹来人家的天君,就不能动他们。

    梁丘真君的目光越过巫非鱼看向外面的惨烈,气得脸皮直抖,“我梁丘族做错了何事,此事我绝不会善罢甘休!”

    “哦。”巫非鱼笑得真诚,“这位真君怎么不去救人?”

    “.....呸!”梁丘真君捂着发黑的伤口,脸上一片青紫。

    “梁丘的人如此没有礼貌,我只是来为死去的昼族弟子讨个公道,就欲至我等于死地。”余笙踏过石阶,眸光温浅,“宜良真君,能否给我一个说法?”

    宜良怒地翻白眼,像是要背过气去,“你杀了我族那么多弟子,还有脸来要说法!”

    “错了,是我来讨公道,贵族企图包庇凶手,对我们痛下杀手。”余笙知会好,带着摇光兵团走了。

    巫非鱼斜睨着他,“管好你们的爪子,我杀不了天君,杀几个真君倒是还行。”

    余笙在五元镇布置的人手,已强行将故事圆成了梁丘族击杀昼族弟子,并对上门问罪的昼族之人下杀手,引得昼族忍无可忍奋起反抗。

    “我还以为昼族会一直退让呢。”

    “操,这回那么强硬,不会是凛爻回来了吧。”

    “一个没有天君的势力,再怎么强硬都不堪一击。”

    “让手下人的动作停一停,竟敢杠上梁丘族,不知有什么底牌。”

    ......

    大概是因为昼族一直处于弱势,各方势力对此消息深信不疑。

    余笙把握着度,在不逼着他们派出天君的情况下,找回一些场子,但她知道,昼族和梁丘族的仇,又滚了一圈。

    她的目光投向新城之地,希望凌前辈顺顺利利吧,如果族长回不来,昼族将真正放弃那些疆土,转型成一个普通势力。

    此时大天世界中,花间辞.硕狱等人也意识到湛长风不见了,一番追查下发现她竟然入了禁忌世界。

    “要遭。”硕狱看着手臂正在消失的地狱印记,“主方客方都能主动抹掉这种印记,但依它的消失速度,肯定是主方的生命气息在流失,导致之前所施的一切法开始失效。”

    “再入禁忌。”花间辞无需思考就做了决定。

    二人跟执事报备了一声,以自身功德值申请下一个救援任务,留了线索,匆匆进入禁忌世界。

    他们没有通知其他人,以湛长风之能竟然遭到了生命垂危的事,他们委实不好主动把将进酒.涧肃.岑熙这些人拉进来,但他们身为昼族一份子,刀山火海也得去一趟。

    然在他们之后,瞧出印记消失有异常的米柒柒.赵长阁等寒山兵团修士留了个心,在任务区寻找新任务时,看见了花间辞二人留下的救援任务,手头有空的都再次踏进了禁忌世界。

    正在客栈中休憩的怀瑾心脏一跳,好像有什么在远去,他白着脸掐算,是湛长风主动跟他断绝了血缘关系,还是她快死了?

    啪,怀瑾听到了断裂的声音,死了吗,不,肯定还活着,只是跟他划清了干系!

    而此时,湛长风形体近无,仍在孤注一掷的下坠中,剧烈的痛苦已让她麻木,也让时间变得无比漫长。

    终于她在这漫长的痛苦中感应到了一点清凉的湿意,咚,穿透致命的参造恶源之炁堕入了温暖的水中。

    她神志明明灭灭,最后陷入了黑暗。

    魂殿中,敛微猛然睁开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那个熄灭的命魂灯,怎么会这样?

    她死了?!

    一个一直逢凶化吉,游刃有余的人竟然会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