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8章 见到三帝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砰!”

    两条修长的腿激撞在一起,二人同时收势。

    尽管只动了拳脚功夫,却不影响秦无衣判断她的真实实力,眼中燃起星点战意,“等你恢复了再打一场。”

    这里的“恢复”,自然是指湛长风的一魄回来之后了。

    湛长风也才想起自己缺了吞贼魄,适时咳起血来,白着脸虚弱地倚着椅子扶手。

    “果然是秦无衣实力强上一筹吗?”

    “什么啊,另一个好像本来就受伤了。”

    秦无衣被若有若无的谴责目光包围着,心里一堵,背对众人斜睨着湛长风,她哪里有那么虚弱了,就是故意不恢复精力,拖着所谓的内伤。

    “过犹不及啊,别瞎演,呵,之前看你还是个正经人,现在怎么如此缺心眼。”

    湛长风认真思考了下,自己好像是有些不一样了,“估计是因为把心丢了吧。”

    ......秦无衣恶寒,“请稍微说些人话。”

    湛长风无辜,吞贼魄本职主体质,居心轮,心轮掌智慧和知识,影响觉性和灵性,她分出吞贼魄是会受到一点影响,等她稳固了魂体就会好的。

    前去禀告的执事已经回来了,正赶上她们打斗的末尾,见她们停手,连忙过来,“二位请随我去见黄帝陛下。”

    秦无衣瞥过那面无天本相镜,道,“我就不去了,我去禁忌世界支援。”

    她还睨着湛长风,“很快,你就没有当第一的部下了。”

    说着红衣翩翩,走向禁忌世界的传送门。

    “诶,等等。”执事急急叫住她,“现在禁忌世界是进不去的,”

    “进不去”和“不可以进去”差别太大了,秦无衣问,“里面发生什么了?”

    “这个我也不清楚,前几天禁忌世界就突然封闭了,上面在想办法打开。”执事说得小心谨慎,生怕引起恐慌。

    湛长风知道秦无衣顾忌无天本相镜,就道,“你还是先回544号星界吧,明俞真君需要你的帮忙。”

    秦无衣就坡下驴,转道去了544号星界,“等禁忌世界开了再和我说一声。”

    “请随我去十层。”执事在前带路,路过无天本相镜时顿了顿,接着继续向前走。

    湛长风有样学样,经过无天本相镜时,有一瞬恍惚,好像整个人都被慑到了镜中,她望向镜子里的自己,是一团散发着不同颜色的光。

    外行人可能看不出来什么,但在守中子眼中,每一种都代表着一种意义。

    白色象征灵魂,青色象征精气和生命力,又如橘黄是道行.红棕为善恶果......整体而观,便能观到镜前人的前生今世。

    不过他现在看不见湛长风的具体情况,“你失魄了?”

    “是。”

    守中子没有多问,他的责任是揪出附身在修士身上的孽灵,不是对别人的私事追根究底,“过去吧,放心,无天本相镜被施了法,唯有我和本尊能看见照出来的结果,不会有第三人知晓。”

    屠邪者中不乏身份特殊者,有的修士身上甚至藏着关乎一个法脉或道统的秘密,他早就发下道誓,只要不涉及孽灵,就不会泄露任何一人的隐私。

    旁边的天道盟执事,只是作为官方人员在这里守着镜子罢了,是看不见镜中景象的。

    湛长风心中安定了,跟着带路的执事上了塔十层。

    塔十层十分幽静,坐落着一片殿宇楼阁,她被领进一处大殿,执事回了句“人已带到”便躬身告退了。

    殿中黄帝和灵帝俱在,除他们外,还有一位身着白色帝服的坤道,湛长风看见她与黄帝相似的制式袍服,直觉她是五老中的白帝。

    “参见各位帝君。”他们压着修为聚在这里,绝不会单单是为了孽灵,极大可能与禁忌世界有关。

    “免了。”普世灵帝一眼就看出她失去了一魄,下意识掐算了下,没算到这一魄的踪迹,那就是被打散了。

    “你出了何事?”

    湛长风见他好像不知道修士失踪的事,简扼道,“晚辈事小,这次来,是要禀告孽灵之事,风云界域何云天体中藏着一神秘存在,他附身何云天,吞噬了孽灵,掌握了参造恶源之炁,修为恐已至准圣,且将恶源散布诸天星界,自己也遁走了。”

    三帝愕然,准圣?

    大天世界出现准圣了吗,他们怎么没有察觉?

    “你是湛长风吧?”黄帝想起下面曾呈上来一封公函,言说湛长风.秦无衣.玄诚在内的六位真君失踪,要不是他六人身份都不简单,也不会直接将事件递到他面前,但还没等他派人出去调查,玄诚带着数十个或定为失踪或定为死亡的修士先回来了。

    黄帝看她点头,便将事情跟灵帝.白帝说了,“玄诚那些人回来后,我专门去找他们的失踪之地,但那个地方跟不存在一样,根本找不到。”

    灵帝的天道眼有观测命运之能,湛长风或许是因为命格特殊,或许是被人为遮掩了,他一直不能彻底看透,所以他无法从她身上算出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只好询问,“你是如何逃出来的,又是怎么知道他将恶源散布了出去?”

    “当时我们一群人误入密地,陷进梦境,我从秘境中脱身后,见到了秘境看守灵,他指点我去一地寻找机缘,可能是他觉得有缘人够了,就将玄诚一行放了出去。”

    “我蹉跎了许久,终于找到了看守灵指点的地方,一进去却看见了比我先到的秦无衣和何云天,此时何云天已被某个存在控制着吞噬了孽灵,他修为高达准圣,我与秦无衣抵挡不住,看守灵出现拦住了他,并将我们紧急赶出了那一密地。”

    “最后关头,我们听到看守灵传来一声怒吼,说什么界神碑被窃走,恶源即将扩散到诸天各界,大乱将起。”

    三帝神色凝重,他们是知道界神碑的,那是曾经的神朝圣物,传说关联着诸多古老星界。

    湛长风提供的消息很表面,他们却深知,准圣级别的参造恶源之炁要是通过界神碑进入各界,会引得大批修士恶念大动。

    恶念大动产生的失序和暴乱,不可估量。

    “何云天”究竟是谁,他带着界神碑去了什么地方,通过界神碑扩散的恶源已经落进了哪些界?

    三帝仅凭湛长风寥寥几语预估不出后果,一时殿中有些沉默。

    黄帝先对湛长风道,“我们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湛长风作揖告退,却被灵帝叫住了,灵帝眸如星海,一言一行都蕴着道意,“孽灵是你发现的,你留下听我们商议。”

    灵帝会出此言,一是因为他感应到湛长风已经拥有完整的地狱眼了,可堪大任,二是他从这桩事里感觉到她知大局明事理,有大仁大义,值得栽培。

    黄帝.白帝听闻这个决定,多看重了湛长风几分,让一个神通参与到帝级商讨里去,可不仅仅是对有好感的后辈的提携啊,谁敢说灵帝没将她当做自己的重要门生。

    大殿中,灵帝道,“二位对这件事有什么高见?”

    “假设恶源已经向某些星界扩散,天道盟亦不能轻举妄动。”白帝沉着中透着一丝无奈,“界神碑这等神物,勾连着万多原始星界,现今这些星界,或有天朝王朝统治,或有宗派古族分割,各界有各界的秩序,不是天道盟能插手的。”

    “另外,如果公布恶源扩散的消息,圣地问起来,势必会牵出界神碑,一怕争夺界神碑引起新的混乱,二怕有人借着匡扶各界.清除恶源的名义大肆对各界实行道统入侵,别忘了,近千年圣地对九天的动作越来越多了,圣地和王侯帝君们摩擦不断,不是好预兆。”

    黄帝补充道,“若每一界因恶源催发的混乱在该界承受范围内,按规定,我们没必要去干预,我认为眼前可以走两步,首先派遣观察使暗中监督原始星界,确认恶源的扩散情况,等闹出了本土势力无法收拾的局面,我们再介入。”

    “其次,暗中追捕何云天。能吞噬孽灵.使用孽灵力量的存在,对九天来说,是心腹大患,何况他还是准圣。”

    ......

    湛长风安安静静地旁听,比起他们的讨论内容,她关注更多的是从这些内容里透露出来的,属于“帝君”的对这桩事的认知,以及天道盟在处理这种事上的态度和手法。

    “帝君”和“天道盟执掌者”双重身份叠加,湛长风在他们的话中找到了两个贯彻到底的字——平衡。

    他们的眼界不在一界.一界域.一天域,而在整个九天六合,所以为了保持九天六合的相对安宁,允许某个区域.某个界“牺牲”,也允许某些恶在下面猖狂。

    即便知道此恶某一天可能长成大患,也不会因为这个“可能”而破坏现有的局面。

    湛长风一点即通,按照自己的方式,飞快模拟出了他们的眼界和行事准则。

    这就像她当太子时,会考虑到朝臣与后宫.朝臣与朝臣间的利益牵制,对奸臣贪官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任他们草菅人命.兴风作浪。

    但每一位帝王,圣明或昏聩,凡得到了臣子不忠不义的明证,都会抓着机会赐下一死。

    区别在于,强大的君主,可以二话不说做出惩处,弱一筹的君主,要考虑这个奸臣贪官的出身.权势,遇到大奸臣,还得谋划一番才能除去。

    昏聩的君主配上积弱的国,可能君主的惩处刚出来,就有一群人来请求收回成命,因为这时忠臣怕贸然锄奸会动摇国本,贪官怕牵连出自己。抑或,诏书刚下,奸臣就来造反逼宫了。

    对君主而言,最好的状态其实是,手下的朝臣势力能够相互制衡,而自己,有绝对凌驾他们的权势和力量。

    可说实话,天道盟在竭力维持六大圣地之间.王侯帝君之间.六大圣地与王侯帝君之间的平衡,其本身,却未必有做出这种平衡的绝对权威。

    也就是说,天道盟能维持和平之世的和平,然若发生有圣地天朝参加的大战,它基本就没用了。

    也许,就是因为这样,他们更要阻止任何会引发大战的因素。

    “长风,你怎么看?”

    灵帝突然的问话,不止黄帝白帝震惊了,湛长风心底也有点错愕。

    问她就算了,还直呼了她的名,难不成灵帝对她的看好程度,已到了将她视作未来天道盟核心成员的地步?

    湛长风思忖三息,回道,“两位帝君的建议俱都尽善尽美,晚辈想不出比这更好的了,不过晚辈见识过孽灵的威力,它的一缕恶念,就能让一位真君道心入魔,理智殆尽。”

    “铺展向各个星界的参造恶源之炁里包含的恶念,恐怕用一江一海都无法囊括,而生灵的恶念,一被勾出来,只会增加不会减少,从这一点看,参造恶源之炁会越来越强大。”

    “心上的病,不是武力能解决的,恶念要毁掉一界,毁掉的是无数生灵的理性,创造出的是无数被恶念支配穷凶极恶之徒,真到了那一天,要靠湮灭整界生灵来消除恶果吗?”

    “且恶念就像会传染的疫病,可祸乱一人.一家.一门.一方,直至秩序崩坏,一界秩序失衡,必然天灾人祸横行,就又催生出更多恶,有星途在,这些恶还会不知不觉蔓延到其他星界。”

    “千里之堤毁于蚁穴,固然要顾虑各方,但也要确保,真正酿成祸及九天的灾难时,可以将这灾难兜住。”

    湛长风垂首,“晚辈拙见,见笑了。”

    三帝各有思量,黄帝道,“你之言,未免杞人忧天,本土修士都不是吃素的,怎会让事态扩大到这种地步。”

    湛长风不反驳,她说了,他们听不听就不是她要管的了。只是站在旁观立场,她觉得天道盟太过相信“本土修士”能自行解决。

    真君基本在中界大界都是中流砥柱,他们如果能被恶念轻易影响,那就已经意味着大半个星界都可能被恶念控制了。

    恶念这种东西十分隐秘,它也许会暂时被什么家规.门规.律法束缚,短时间内看不出异样,单看一个人或几个人的行为也无法判断严重程度。唯有当整一界的秩序崩坏时,才会说:哦,这里的修士被恶念影响了。

    她不信三帝没有想到这种后果,只是在天道盟角度,将此事广而告之,是能起到提醒作用,但也会搅乱目前的和气,提前闹出乱子。

    他们现在要评估的,实际上是公布和不公布带来的后果,孰重孰轻。

    公布了,会造成什么结果。

    不公布,照黄帝说的那样暗中处理,是会平息此事,还是埋下更大的后患?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