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7章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她们虽想好了应对的说辞,却不会谁人问一遍就回答一遍,至少明俞真君还不能管到她们。

    所以秦无衣直接忽略了他的问话,只道,“她受伤了,我们先回传送塔。”

    湛长风暗中传音,“问玄诚的情况。”

    啧。秦无衣返回两步,“在我们之前还有人回来吗?”

    明俞真君道,“当时你们几人去剿邪灵老巢,都没了音讯,不过好在隔了三天,忘情真君等人与之前失踪的一些修士都回来了。”

    秦无衣又要走,结果再次收到了湛长风的传音,“问他们遭遇了什么。”

    你倒是自己睁眼问啊。

    秦无衣压着自己的暴脾气,面无表情道,“他们可有说遇到了什么麻烦?”

    明俞真君浑身一凉,暗道不愧是常年占据屠邪榜第一的人,给人的压迫力真不小,“说是被困在了梦境里。”

    “没有其他了吗,他们现在人呢?”

    “啊?没有了,我们正在攻打禁忌世界,真君和实力强劲的生死境都去了,二位是不是也遭到了梦境?”

    秦无衣随意一点头就往传送门遁去,口中不忘嘲笑湛长风,“就你搞得那么麻烦,大天世界不乏残存的秘境险地,也不缺一些强大的本土生灵,他们也许只当是遇了一次险,不会层层上报给黄帝.灵帝知晓。”

    “谁说我是要瞒着他们了,我本来就是想让他们知晓的。”她从秦无衣那里得知何云天身上的神秘存在掌控了何云天的身体,吞噬了孽灵,便感觉不太好。

    “何云天”吞噬孽灵污染界神碑,这里面的举动绝非临时起意,倒像是蓄谋已久。

    再者,他们是怎么瞒过梦尊找到界神碑的?

    梦尊说殿门上有天庭和神力封印,他又是如何在短时间内全部解开的?

    他对梦尊.殿门.界神碑肯定有所了解。

    是天庭余部还是神朝异心者?

    他将参造恶源之炁散向原始星界,单单是为了搞破坏或窃天运吗?

    假设他是针对神朝的,他会不会知道界神碑和九鼎可以重振乾坤界?

    这样想的话,界神碑是乾坤界的祖脉之源,他的最终目标,高几率是毁掉界神碑或者利用界神碑掌握一万八千原始星界。

    为了那些星界的安危也好,为了界神碑也罢,她此时都不能作壁上观,也不能以为自己派出去的分身能凭一己之力阻止“何云天”。

    她决定先半真半假地透露出一点消息,引起天道盟的重视。

    穿过传送门,秦无衣一眼就看到阶梯口立着一面古朴的圆镜,还有两名道人守在旁边,一位穿着仙道服饰,一位是天道盟执事。

    这就是无天本相镜了。

    要下到一层,或去上面的塔层,必须从它面前经过。

    见情景,似乎只有自己和守在旁边的两人才能看清镜中照映出了什么东西。

    “咳。”

    秦无衣被手上溅到的温热唤回了神,讶异地看向咳血的湛长风,无声道,“你要不要那么拼,演个戏而已。”

    湛长风淡定地拭了拭嘴角,她哪里装了,这是真咳血。

    穿越传送门是会受到空间之力影响的,平常自然无碍,但她缺了吞贼魄,抵御力直线下降,再加上精神不济,怎能不内伤。

    “这是怎么了,快去医师那里。”一名执事见有人受伤,连忙过来关心。

    “事关孽灵,我要见黄帝陛下或灵帝陛下。”

    执事没有立即回应,似在斟酌是否有必要禀告给陛下们,他看了看无天本相镜,依上面对孽灵的重视程度,最好还是禀上去吧。

    “二位稍等。”

    执事一溜烟跑了。

    秦无衣看她脸色苍白,好像真的不太舒服,良心发现,将她扶到了靠墙的一排座椅处。

    “谢谢。”

    “不客气。”

    秦无衣百无聊赖间拿出几百年不关注的屠邪令,查起了屠邪榜,这一看,倒有点吃惊,“我们也就失踪了一月吧,这些修士的功德涨幅怎么如此之快。”

    玄诚那些人是在他们入梦后第三天就出来的,湛长风这边又要造阵又要弄分身,花了二十多日功夫。

    湛长风听到她的话,睁开一只眼斜着她手上的屠邪令,现榜上前十都有三百万以上的功德值,硕狱更是出乎意料地得了第一,总计一千二百万,比秦无衣险之又险地高了七八万。

    “可能发起总攻了吧。”总攻一般是在禁忌世界,那时会出现铺天盖地的邪灵,功德值也会有所增益,如原本一个人头一千,这时可能就值一千二了。

    秦无衣的手指随意地划着,浏览到最下面时,似笑非笑,“那个硕狱是你兵团里的吧,他都第一了,你这个团长竟然掉到了第五十六,拿个两百万。”

    湛长风闭目养神,“我的部下是第一,你第二。”

    她那根修长带着薄茧的手指一滞,点在屠邪令上,“如果不是不知道你让梦尊封了那里,我会白白被困上那么多天?”

    “我的部下是第一,你第二。”

    秦无衣不看重名次,这会儿被怼得有点不爽了,“我总比你高九百多万。”

    湛长风微微一笑,老神在在,“我的部下是第一,你第二。”

    是可忍孰不可忍,秦无衣长腿一撩,勾起一把椅子就抡了过去,湛长风“垂死”病中惊坐起,身形瞬逝,倏然出现在她背后。

    秦无衣的战斗意识非常完满,不作任何考虑就一手撑住桌子,旋身后踢,红衣白袍和拳影腿鞭,速度快得连残影都没有了,一招间十招已过,十招间百招即逝,一度看不见人影,只感应到那里有两股摧枯拉朽的力量在交锋!

    匆匆来往传送门间的屠邪者.守岗的执事们.护持着无天本相镜的两名道人,全都看呆了。

    一人轻呼,“好快的速度,好可怕的控制力。”

    只因,在那两股力量的范围内,桌椅一片完好,没有丝毫损坏!

    这两股力量仿佛就拘在那一方小角里,再如何磅礴,都没有影响到他人他物!

    “竟有如此后辈。”专门护持无天本相镜的蓬莱天君守中子咋舌摇头,他修为已压制到了真君,心中比划了几招,未必能以真君之身做到如此境界。

    她们对自身力量的控制已炉火纯青,熟练地就像拿毫毛穿针而过,绝不落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