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0章 恶堕诸界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何云天”将手贴在冰冷的界神碑上,参造恶源之炁如一条毒蛇缠上去,一点点渗透进碑中,一万八千原始星界与界神碑的隐秘联系在他眼中纤毫毕见。

    他叹息,不枉筹谋一场。

    参造恶源之炁逐渐包裹住界神碑,渗进其中,穿越诸天,前往各界。

    那边湛长风悄然无声地在甬道中穿行,道路错杂如迷宫,时有墓兽跳出来袭击,但她也没遇到太大的麻烦,这一路显然已经被前头的人清洗了一遍。

    一切痕迹在一间大殿戛然而止,二十三根雕龙殿柱随穹顶隐没在黑暗中,空旷而压抑的大殿里飘着血腥味。

    湛长风扫过四周,有一丝不好预感,怎会有第三个活人的痕迹,照梦尊所说,她前面应该就一个寻找命石的秦无衣。

    这人看样子之前都没动手,是到了这里才和秦无衣打起来的。

    此地特殊,对神识有所限制,她不能大肆铺张神识,查探究竟,只能辨着方位一点点寻过去,没走过两条甬道,面前就跳出了一个人。

    红衣冷得张扬,酒气熏天。

    “秦道友再此做何?”湛长风看向她衣服上的血迹,又望着她幽冷却空茫的眼神,怎在这里喝醉了。

    “有外人侵入,孽灵,准圣。”

    湛长风讶然,先弹指化出一只纸鹤通知梦尊,如果是准圣,她也没办法。

    正当她递出纸鹤时,一股极恶气息从地宫深处冲散开来,湛长风迟疑之下隐身追寻去。

    她望了望后头跟着的秦无衣,传音,“隐匿。”

    秦无衣茫然地看着她。

    湛长风没空管她的异常,缓下一步,将她披风上的兜帽给扣上,眼前没了她的影子,才快速摸向极恶气息的来源。

    来到洞开的殿门前,眼前的一幕叫湛长风错愕,但她很快反应过来,“何云天”在将参造恶源之炁送向原始星界。

    到了这个时候,还隐个什么。

    纯阴骨,森罗地狱现!

    红色的业火燎上黑气,无声中爆裂。

    “依旧当做不知道不是很好吗?”“何云天”抬起空着的手,一堵恶念之墙将业火推至门边,此恶.此人强得没边,她一个神通施出的森罗地狱也不能奈何他。

    但业火对恶念终究是有克制之效的,勉强蚂蚁啃木似地焚烧着黑气。

    湛长风透过红黑缭乱的焰火盯向他,这不是何云天。

    她隐约知晓何云天身边有一神秘存在在护持着他,不过她跟何云天的交集不多,从没有对这个人探根究底过,怎会知道他来这一出。

    现在也不是探究的时候。

    狂战,战力成倍提升,她身边的空气开始震颤,九霄雷霆化为雷海,充斥着整个空间。

    “何云天”的部分力量已经进入界神碑散向他界了,对付战力陡增的湛长风却正好。

    他将扬于外的参造恶源之炁收敛,一刻不歇地递向界神碑,空着的手打出一尊端坐莲花的两头八臂古佛,业火烧不尽,雷霆劈不得。

    湛长风很少根据一个人的道或功法判断他的善恶,但眼前这人确实是惊到她了,他是如何同时掌握至善至恶二力的?

    梵音似要将人送入无垢极乐之境,诱着人抛却种种烦恼,放下兵刃成佛。

    湛长风守住灵台,一剑破往,冰寒之息纷纷如雪降,狂肆地消融着佛身,此时“何云天”身后出现裂空一刀,劈开残破的古佛身直砍他头颅。

    “何云天”避让一步,施出神通“雾里看花”,所谓雾里看花终隔一层,这一神通施展时,他的身形就会暂时从这个空间消失,留下无法被攻击到的虚影。

    秦无衣的血刀从他头顶劈下,没伤到他分毫。

    湛长风也少有遇到如此使不上力的时候,双方战力悬殊太大,且他一半心神在界神碑上,可以说是只用了五分力在跟她们周旋。

    在他实体出现的瞬间,刀剑同时落下,强大的能量造成空间扭曲,“何云天”的衣衫在气流中崩裂,身上划出一道道血痕。

    他面色不改,正要蓄力一招,却感应到有一股极强的气息在逼近,当下不留恋,化成一团黑雾钻进界神碑。

    电光火石间,湛长风掐出一个图腾冲他袭去,他一半已经在界神碑内,来不及防范,闷哼一声遁向某一界。

    白絮飘了进来,“怎会有擅闯者?”

    “梦尊,这话不该问你吗?”湛长风仰望着被黑气缠绕的界神碑,无数推算在心间划过,神色凝了起来,这附身何云天的东西,所图甚大啊。

    “可能是用另外的修士扰乱了我。”梦尊冥想许久,得出了那么一个答案,只是气有几分不足。

    湛长风不想追究前因了,以地狱神力包裹的手靠近界神碑,半个时辰后,驱散了一小块黑气,容她放下手掌。

    她手掌贴着冰冷的界神碑,感应到了一万八千原始星界的存在,还有逐渐蒙在它们上面的参造恶源之炁。

    “界神碑已经被他控制大半,他随时可以穿梭那些原始星界。”湛长风怀疑他的最终目标是破坏这些原始星界,掠夺它们的气运。

    然基本每一星界,上有天道下有帝君或王侯,不是那么好动的。

    她猜他可能会选门派为主的受限制少的世界下手。

    “这该如何?”梦尊沉思道,“我能穿梭诸天各界,不过星界杂如繁星,要找到他无异于大海捞针。”

    “不,关键是怎么夺回界神碑的控制,将控制权夺了回来,才能彻底切断他的后路。”

    湛长风移开手,盘坐下来细细思忖着。

    秦无衣立了会儿,突然奔向那些环悬在界神碑周围的光点,摘下其中一颗,光芒散去,露出一块血红缠纹的石头,醉意消散,神志清醒了些。

    她用醉酒的方式袒露自我,寻找恶念根源,方便将它拔除,结果发现她只是在犹豫究竟该依照祖先誓约永远守护神朝,还是遵从内心独自求道。

    摩挲着手中血石,秦无衣渐渐下了决心,她不是好人,她不会成为先祖,她只会为自己的道前行,但是,她不会与神朝为敌,必要时会顾全先祖遗志帮助神朝。

    她这样想了,也走到湛长风面前这样说了,她惯常不会将问题拖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