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9章 恶念起灭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三千年前,这从外域来的恶念之灵飘荡到了大天世界,在即将被它吞噬之际,反倒向它求两种恶念修炼,报酬是将它带出大天世界。

    它是参造恶源之炁,是诞生所有极恶的源头,拥有贪嗔痴怒欲妄哀苦引起的种种恶念,本该威震诸天,却被拘于此!

    但它不会相信他的话,同时也不拒绝将两种恶念交给他修炼,因为它是恶,它喜欢看别人在自己面前袒露出恶性,自以为是地耍着花招。

    惊喜的是,他竟真的说出了一个像模像样的逃离方法。

    他说他吞噬过一个人的恶念,知道大天世界存在着一个神秘中心,那里封印着能够穿梭于多界的界神碑!

    唯一的要求,就是给他修炼的时间,让他去寻来可以破开封印的东西。

    终于三千年后,它等到了他。

    “你附身的是何人?”孽灵记挂着何云天不同寻常的元神,也知道他不会随便附身一人。

    “你想不到吗?”

    “何云天”笑得浅淡,“他是佛国世尊恶念的转世,你也知道,哦不,你不知道,踏进万劫准圣境,时不时就会有劫数加身,标榜超脱的佛国世尊也难免在这些无穷尽的劫数里产生恶念,唯有超度了这些恶念,才有机会碰到传说中的那个圣境。”

    孽灵斜眼看他,“原本是洗净恶念的一世,却被你引入歧途了。”

    “没错,但还缺了一点东西。”

    孽灵突起危机,却看见他掐着诀攻向了自己,不由猖狂道,“一个区区修了三千年的恶灵,一个从我这里求走恶念的恶灵,你竟还妄想收服我!”

    “不是收服,是奴役,你是我的。”他轻声却不容置疑地说着,手中打出千万印诀,无数卍字包围了它。

    孽灵难得觉得讽刺,一个恶灵,在用佛道法门,竟还充满了佛性。

    它本就被何云天元神中的卍字重伤了,在这些卍字下有点招架不及,急忙大涨黑气千丝万缕地要钻进他的紫府,毁掉他的元神。

    但他也是恶念之体,不惧恶念不说,还有暗藏的底牌,只见他张开口,如鲸吸长虹似地将孽灵的参造恶源之炁吞了进去。

    吞进去的参造恶源之炁都成了他的一部分,他也在慢慢转化成“出身”大天世界的生灵。

    修为压制对他不再起作用了。

    他的气势疯狂上涨,直逼返虚上尊。

    孽灵意识到了什么,惊慌起来,“不对,你不只是一缕修炼有成的恶念,你的本体是谁!”

    它感受到了令人叫嚣的危险,疯狂得撞击着包围它的卍字,企图逃出去,却被他一点点拖入口中,咀嚼吃完。

    他呻吟了声,修为直入准圣!

    “等了三千年,终于吃到了。”

    “何云天”淡淡地看向一处角落,倏地一刀飞来,挥手一拍,那血刀被拍了回去,插在坚硬无比的地上。

    秦无衣显露身影,没有表情,此为命石的埋藏之地,谁知她一进来就见到了邪物夺舍的画面,本想伺机而动,结果情况再三波折,蹦出来了这一强悍到不能匹敌的恶灵。

    只能边战边寻脱身之际了。

    两条身影交错,气动九霄,局面却是一面倒,平常随意碾杀别人的秦无衣遭到了别人的碾杀。

    滴答~

    秦无衣撑了撑身子,拄着刀站起来,指尖滴落的血在地上绽开一朵朵触目惊心的花。

    “你究竟是谁?”

    “我本不想和你打,何必将自己搞得如此狼狈。”他穿着何云天的衣服,长着何云天的脸,神情中却没有何云天的阴鸷偏执,反而挂着不带阴霾的明净笑意。

    他退后了两步,旋身往一条甬道而去。

    能出现在这里的焉能说没有目的,秦无衣提刀欲追,身形却是晃了下,心底闪过一丝不正常的恶毒念头,既要与神朝两不相干,管他做什么。

    她拿出一面小镜照映自己的心绪,险些惊得摔了刀,她竟在不知不觉中被种下了恶念。

    别无他法,只能裹上一件隐匿披风,隐去行踪,先将自己的伤势和恶念料理好。

    “何云天”往后看了一眼,喉间发出酣畅的笑声,身如电掣,飞快掠过一条条通道.一间间殿室,落到一扇殿门前,这殿门上的日月星纹蕴含无穷威能,鸟兽虫鱼浑如活物,甫接近,他的脸上就被外溢的力量撩出了一道血痕,更别提上手将门推开了。

    他却似早有准备,两指夹住一枚天箓符宝,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玉昊上帝赦令。”

    这枚古老的天箓符宝光芒如雪,没入门中,日月星辰.鸟兽虫鱼各种章纹俱都隐去,他刚要推门,却发现殿门上透出了赫赫神威。

    他眼中闪过意外,没想到以玉昊上帝赦令打开天庭封印后,还有一层神朝封印。

    他原以为是天庭将界神碑封印在这里的,而外面的造梦族替天庭守护着此地。

    现下看来,应当是神朝某人携界神碑躲进了这里,封闭了它,天庭追兵打不开此门,无可奈何,干脆封印了此门,叫里面的人出不来,外面的人进不去,结果他们又被神朝援兵造梦族截了后路,可惜造梦族破不了封印,只能守在这里。

    那个时代毕竟太久远,一些隐秘早已埋藏,他只从神殿的坐标符号里猜测出神朝一大本源力量藏于此,而大天世界聚集的形态,让他判断出这里可能是借助界神碑形成的,但不确定当初的形成经过,也不确定仅存在传说里的造梦族到底效忠哪一方,出现了一点误判情有可原。

    然四千多年前他被天庭封印拦在外,今又花三千年筹备诸事,并设下一个个传送阵,以诸子气运屏蔽自身,躲过那造梦族的巡视,重新回到此地,怎能再次被这扇门阻挡。

    他很快扬起一抹笑意,既然是神朝,那就看你认不认它了。

    “何云天”手掌虚握,一柄铁锏显出身形,且看看是水神的功德之器硬,还是这扇门厉害。

    他祭起神锏,破开铁锏上的封印,施法催发出铁锏中带有水神气息的功德之力,锈迹斑斑的铁锏迸出重重金光,恢复成神锏模样,他持锏朝殿门直刺而去。

    神锏上的功德金光与神威相契,殿门竟主动打开了。

    “何云天”一脸果然如此,他踏进殿门里,脚踩虚空,但见四周形若寰宇,或大或小的光点成环状分布,中央悬立着一尊贯穿视野的巨碑。

    这些光点蕴藏着法则,乃大天世界残存的天道意志们,不过今日他不是为了它们而来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