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7章 寻界神碑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界神碑?

    湛长风沉思时,茯昀道,“这地方实际是宁乡界,大战的一处战场,除了界神碑外,还有修罗族的命石,修罗族当时是神朝最强大的卫族,在战争中几乎全部战死,主因是妖庭和天庭为了对付这扇门户,设计以禁术剥离了他们的天赋神通幽冥血海,并将他们绝大部分血脉之力封印在了命石里,神王在战争末期以界神碑为引,创造了这一处天墓,也就是你们所说的大天世界,顺带将找回来的命石也放在了这里。”

    “幽冥血海?”湛长风再次惊讶道,“幽冥血海不是鬼道圣地吗?”

    “被鬼道当做战利品收走了吧。”茯昀沉沉道,“修罗族只有一人了,她解开命石,拿回剩下的血脉之力,八成可以重新联系上幽冥血海,到时她与鬼道之间,就是道统之争了,你若能帮,就帮一下。”

    一个人,对上一个积累已久的道统,无疑自寻死路。

    湛长风想起与秦无衣交手时感应到的未知力量,心里一动,“那个人是秦无衣?”

    “是。”

    “秦无衣在大天世界也许久了,我见她的力量不做掩饰,怎好像无人知道她是修罗族?”

    梦尊接话,“这就是道统之争的缘故了,幽冥血海是修罗族的道之基石,她失去了道,她的力量就没有了名称,也就无法被别人识别了。”

    竟还有这种说法,饶是湛长风再怎么从容,都有点头疼了。

    她选山海界,结果山海界巨神海里镇压着噬天之主,如没错,上次神殿变故,就是噬天之主引起的。

    她拿冰寒荒原立基业,冰寒荒原现在正遭人围攻。

    她刚对一个比得过自己的人产生兴趣,想结交一下,人家已经预订了一个圣地的仇恨。

    她一个神通,以后可能的敌人竟然是一堆或正常或不正常的上尊准圣?

    “对了,原来雷鸣城的那个位置,怎么会变成一片被极光笼罩的禁地?”

    “雷鸣城在末期被神王征用了,似乎是建立了一个直接从那边到天墓和神庭的降神台,许是用了什么宝物保护了它。”

    “神庭?”

    “便是众神祇的居处。”

    湛长风想到了太阳王所在的日斗界的那个神墟,所谓神墟,极大概率就是曾经的神庭。

    “我如何能使用它?”

    这一问叫茯昀和梦尊犯了难,神王下旨后,是你让人建造的,怎么使用,不是该问你自己吗。

    “可以试试界神碑,界神碑是乾坤界祖脉之源,与神祇们有极深的渊源,通过它,能往来神祇躯体所化的一万八千原始星界,山海界作为原始星界之一,当没问题。”

    这回不用湛长风再问,梦尊便将她带出了真实梦境。

    湛长风睁开眼睛,发现自己一段模糊的记忆被修复了,那段记忆里记载了自己察觉到白絮与造梦族有关。

    梦尊当然不会讲,自己不是鸿德元祖的狂信徒,所以一开始没有认出她来,就将她丢回到过去的时间里,造成她的一段记忆被覆盖。自然也不会讲,他现在又偷偷分离出时间线,将这两段记忆拨开了。

    湛长风也没空计较,她看见这方残破的灰蒙蒙空间里悬浮着几百个被白絮包裹的修士,有的甚至已经化成了枯骨。

    “你不能封锁这方空间,禁制传送阵送人过来吗?”

    “可以,之前是为了等人,所以没那么干。”

    湛长风点点头,“了结这桩事,你就将他们丢出去,封锁这里。”

    她边说着,边拿出定位罗盘,此地正是她要找的坐标点。

    举目四望,满眼都是灰暗。

    梦尊以为她太仁慈了,容易走上老路,幽然道,“将他们留在这里,才有彻底隐瞒的几率,放他们回去,焉知不会放虎归山,惹来更大的麻烦,要是其中智慧者,知晓是着了造梦族的道,回头领人来捉我怎么办?”

    “是你在犹豫,你若有杀心,就该将他们在梦里全部杀死,而非圈着他们。”湛长风计算着定位罗盘上的指示,确定了一个方位,这才回头看向那些入梦者,“还有,你大意了。”

    一个白絮茧崩开,露出一名道袍青年,是玄诚。

    梦尊定定道,“你竟然没有入梦。”

    玄诚面目冰冷,白发被空洞的风吹起,“我无心,如何入梦。”

    他看向湛长风,“倒是你,为何勾结他人困缚我等。”

    “这是人家的地盘,你相当于在问主人家为什么将擅自闯入自家的贼子揍了,而我也没有勾结,只是他看我顺眼,容我在他家转转,我刚还不是劝他得饶人处且饶人了吗,别说你选择性耳聋。”

    玄诚,“......”

    玄诚不能否认这个人有独特的风骨和实力,但他对她的第一印象委实不好,他知道她这一身从容文雅下藏着怎样的疯狂和孤高。

    如此之人,就像是一个完美的罪犯,可以做出一系列让你无法接受又抓不到辫子的事。

    湛长风拨弄着罗盘,他在这里,她不好动作,“你既然醒了,就将他们都带走吧,不过忘情真君如此恩怨分明的人,应当不会多嘴,给此地主人惹来麻烦。”

    “我只实事求是。”玄诚没有把握对付那能让人入梦的无形存在,多留无益,“放我们离开。”

    湛长风问梦尊,“可以送他们出去吗?”

    “能。”无数白絮卷起,修士们的身影都消失了。

    “封锁此界吧。”

    “嗯。”

    湛长风收了罗盘,她好像没看见何云天,这人没进入这里?

    “梦尊,这段时间有人醒来溜走吗?”

    “没发现。”

    “是么。”

    “你既然在意,为什么不直接杀了他们?”

    “那些人里有几个我看好的,而且......”湛长风眸中倒映着废墟,冷冷道,“玄诚是仙道参与九天征伐的重要一子,贸然动了,引火上身。”

    梦尊不再问了,专心封闭此界。

    湛长风已在罗盘上得到了精确地址,不用梦尊指路,便在一座建筑废墟里找到了一扇门。

    这扇残破的门欲坠不坠地挂在门框上,前后的建筑都坍塌了,透过门上破洞还能望见后面长草的乱石堆,但当她推开门,却进入了一条向下的通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