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1章 诡异世界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极北这片大地最受水泽眷顾,这才午时刚过便下了三场雨,横亘在湟水边境的雷鸣城挺着它黑黝壮实的身躯,在阳光轻尘里傲然伫立,淡淡清辉披在它身上,仿佛勇士受勋时的荣光。

    外族来的人总是会情不自禁地扬起脑袋,眯着眼看那几乎与天空比肩的城墙,然后想起长久口耳相传的谚语——雷鸣不破,军神不出。

    吓,竟是说只要雷鸣城不破,没有一个人称得上军神。在以往数万年的磨砺下,它已然是湟水面对蛮荒百族一道稳如磐石的屏障,以及威慑。

    湛长风一想到自己莫名到了这个地方,心中便涌起一丝不可捉摸的冷意,然后就着旁边美人递来的烈酒一饮而尽。

    如果雷鸣城是一块曝露在自然万千变化中而面不改色的黑岩石,那无忧阁就是某一时刻不小心在黑岩石上开出的一朵花,其娇媚醉人,能令人如孤独旅客行走沙漠时看见绿洲一般感激涕零。

    哦,忘说了,无忧阁是一家歌舞坊。

    今天来无忧阁的人很郁闷,怎么回事,等半天也没人来跳舞,想找个人陪,居然说没空。你们还要不要做生意!

    管事公孙娘子拢了拢发髻,笑意灿若春花,想闹事的人立马噤了声,直勾勾地盯着这个仪态万千的女人,噫,连呼吸都忘了。

    “等着。”公孙娘子抛下两字,款款转身。那些丫头当真任性,不就是来了个神棍,有什么好围观的?

    无忧阁建在雷鸣最大的翠游湖上,湖外远山黛色,青葱翠绿,湖上亭台楼阁,廊腰缦回,最是风微扬时,轻纱幔帐如蝶般蹁跹的空灵。

    一处水榭里美人如云,或倚或坐,或踮脚翘首,或掩唇娇羞,入了这山水为媒的画,实是美不胜收。

    公孙娘子沿着朱红长廊过来时,便见那万千花丛中一名神玉似的少年公子执了她家魁首的柔荑,无暇的脸庞俊美异常,一身宽大的白袍,坦荡洒脱,料想应是率性之辈,只是那执手时翩然有礼的姿态,说话时专注的神色,稍显柔情体贴。

    这人不知说了什么,公孙娘子都能感觉到她家姑娘们荡漾的心湖了,喂,那个,别咬手帕了。

    丢人不,什么男人没见过,你们的矜持都喂巨神海里的鄂鲨了吗?

    她可不信这些姑娘抛了生意专门来算命,围观调戏美貌少年才是真啊。

    走得近了,公孙娘子听见那人像是说今晚要留下来。

    呵,什么神玉似的,什么坦荡率性,不就一装深沉的浪子嘛,还用算命的手段吃人豆腐,公孙娘子脚步生莲,见了她的姑娘们纷纷让开一条道来,“客人啊,无忧阁可没有留人夜宿的习惯。”

    美人们或多或少的遗憾娇嗔让公孙娘子暗里愤然,得,一群白眼狼。

    “谁说的,睡我这不就行了。”一个横卧在美人榻上的妖魅女人笑吟吟道,顺便朝着湛长风抛了个媚眼。

    她是无忧阁少有的红倌,专喜欢睡那些年轻貌好的男子。

    公孙娘子心疼她哗哗流失的银子,促道:“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去,别堵在这儿。”

    湛长风可惜,此地之人戒备心极强,一看她不是本地人,连个眼神都不会递给她,无奈易装进了这家歌舞坊,原还想留个一晚,好好套套消息。

    美人们也可惜,哎,竟是不能让这先生算算命途,顺便谈谈诗词歌赋人生哲理。

    气度闲雅的少年公子拇指摩挲着扇骨,眉宇间淡淡的落寞让人揪心,不过公孙娘子此时近距离接触她,却体会到这人身上内敛的气势,竟如高台上指点江山之人。非富即贵。

    再听她开口,意外地让人感到舒适温柔,“叨扰许久,我便为你卜一卦算作赔礼。”

    公孙娘子还没应承呢,她家魁首就欣喜地点点头,美眸中尚有未退的水光,“多谢先生。”

    然后转头对她道:“先生可神了,刚刚他一摸我的手骨便断出了我的往事,开解了我许多呢。”

    其他人纷纷点头,面色微喜,却真心实意,断不是平日糊弄客人的表情。

    见此公孙娘子收了一点无所谓的心,拢了拢发髻,道:“那就算算我最近的吉凶吧。”

    湛长风打量了一眼这个美貌的女人,拿起三枚铜钱起了一卦,火泽睽,离上兑下,变卦在上九,“你将遇兵戈,但是虚惊一场,平安吉利。”

    公孙娘子听到兵戈时心里一顿,继而掩唇笑,“借你吉言了。”

    话音刚落,偏听主阁那边传来骚动,然后两队跨刀的黑衣武士整齐有力地小跑过来,分站长廊两侧,将无忧阁的一些杂役护卫全挡了下去,颇有砸场的架势,公孙娘子的脸色都变了。

    这时为首的一个头领却对着湛长风做了一个请的手势:“主人有请。”

    刚才还能在美人堆里谈笑风生的湛长风眸色微沉,她落到这里不过一日,谁会上门来找她?

    公孙娘子敛了冷脸,兰花指点了点她的肩,笑得春花灿烂,“确实虚惊一场。”

    湛长风好脾气地理了理衣袖,跟着黑衣武士离开了。

    主阁外被一批黑衣武士围的水泄不通,里面的人自然也被清理了出来,只有中央玉石堆砌的台上,一人跳着舞,烟雾缭绕。

    台下,一副桌椅,一个人。

    其人墨兰大袍,容颜俊美,半眯着眼,静默如一卷水墨画。

    湛长风踏进主阁,望见那背影,略有所感。

    “若相依,莫别离,满庭春花易伤情.....”舞姬甩开水袖,伴着哀愁小调翩翩起舞,盖住了茶水倒进陶盏的声音。

    “在下道名怀瑾,在一个乙级世界清剿邪灵时,坠入了此方世界,已过三年。”他两指捏着陶盏,一手托着,递向湛长风。

    湛长风叩了两下桌案,他也不生气,将陶盏轻轻放她手边了。

    三年?

    这个世界是假的,每个人进入的时间点可能不一样,听意思,还不止一个世界被设置了进入这里的入口。

    可它又怎会如此真实,真实到她可以给这里的人看相,观到他们的吉凶。

    气氛陷入了沉默,两人谁都没有说话。

    欣赏完一曲歌舞,湛长风起身走了。

    怀瑾望着台上的云烟,目光渐渐落在手中捧着的陶盏上,清淡的茶汤映出自己的容貌和神情。

    “你难道不想知道我的俗名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