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6章 消失的传送阵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一共六十六人,四十一人陨落或失踪,其中包括一名真君,找回二十五人,根据任务名单,还有何云天.公孙芒不见影子。”湛长风看着名单,问花间辞,“你们那一路上是什么情况?”

    “只找到一个邪灵待过的临时洞穴,现场没有战斗痕迹,但有传送阵的痕迹。”她对上湛长风询问的眼神,强调道,“不是邪灵的通灵传送阵,是可以传送血肉活物的一次性传送阵。”

    “有人坐传送阵离开了?”湛长风亲自去了一趟,可惜洞穴中传送阵的痕迹微乎其微,不能确定它的目的地。

    现在主要是邪灵和屠邪者的战役,上边恐怕没有精力应付这种只有一道残影的事,湛长风想了想,仍将它记录在案,战场上最忌忽视小细节。

    陪她过来的花间辞神色不显,米柒柒用玉罗盘测出了三条邪灵和被掳修士的行踪,她本能地择了这一条路线。

    修士理智优先,是可以控制本能的,若不能控制,那便是心有怯,又或因为冥冥中的警示和预兆,像她这样跟天机打交道的人,对这种情况更加敏感,她直觉这道消散的传送阵很重要,可也无从查找,除非......她手指摩挲的扇柄,等回到营地算一算吧。

    湛长风目光转向她,像是知道她的心思,“你别乱来,有需要就借我的气运。”

    “你才乱来。”她还什么事都没干呢。

    窥天机这种事,是要被天惩的,算师卦师这类人为什么要在学术前先领孤夭穷三命,还不是先在天道那里讨个好,跟天道打声招呼,我未来是要窥天机的,你下手惩罚时轻点。

    即使如此,一般能窥探天机的人,窥了,也不会将话说出来,免得改动了天机,为自己和别人引来更大的祸端。

    不过她花鬼一脉,领的不是孤夭穷,而是“鬼”,此鬼是种特殊契约,如果说自领孤夭穷是跟天道打了声招呼,那领此鬼就是跟天道打招呼后,天道回应了你,你透出点小事,它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管你了。

    窥天机和泄天机.改天机是两码事,泄天机.改天机搁在掐指一算就能通晓过去未来的准圣身上,也会遭到极其严重的反噬,她有“鬼”庇护,向外透露点事,不会祸及自身。

    但如果要窥探.泄露的事情较大,鬼也兜不住了,就会报应到自己身上。

    要避免这种情况,还有一个办法——借助国运天运庇护,唯有国运天运的支持,才能让一个窥天机的人,说出天机,并兜住天机说出后带来的改变。

    花间辞把握不准这件事的大小,没有矫情,“我想算算这个传送阵的事,你有空就来帮我护个法吧,如果我撑不住,再向你借运。”

    “嗯。”她没有国运,但有小黎界的天运,自可助花间辞算天机,她自己虽有因果眼,却得知道这件事的“因”才能窥具体,如此没头没脑的,她看不出什么。

    一行人又将附近的小巢大巢翻了一遍,没有找到活人,便返回营地交任务。

    李麦江下了灵舟,看着三步一岗哨的营地很是熨帖,见前边的湛长风,忧心问,“真君,失踪的人能找回来吗?”

    他怕湛长风任务一交,就不去找那些可能还活着的人了。

    湛长风公事公办道,“我会核实到底哪些人还活着,你们先跟我去统领处。”

    明俞真君收了任务,表示他会再次向传送塔确认何云天和公孙芒的死活,稍后给出回复。

    她也不急,又领了两个任务。

    卢允.李麦江等人随遇而安,并入了寒山。

    是夜,花间辞在帐中算卦,湛长风负手立在帐外护法,此界天浊,昼里像一块脏污的灰布,晚上像块脏污的黑布,今日难得露出一个玉盘,洒下清凌凌的光。

    一道流光划过夜空,半道拐了个弯,落到湛长风面前,娇声道,“道友在外赏夜吗?”

    她话儿有种吴侬软语的味道,模样也甚是娇媚动人,却是实实在在的神通强者,屠邪榜上现居第九的绯樱,她不知道刚从哪里回来,披在身上的纱衣破了好几处,还冒着邪气,她本人神色兴致勃勃,不甚在意。

    “不是赏夜。”湛长风温和的话语在清凌凌的光里浸出了一分沁人心脾的凉,中规中矩的回答竟也听得人舒心。

    绯樱笑吟吟的,她还惦记着客栈时,她和秦无衣的一招,虽不清楚秦无衣到底有没有被伤到,但也不妨碍她对这人的好奇,可惜她们半年中竟没有再见过,这人的排名也一直不上不下,就被她抛脑后了,直到刚刚飞过,往下望了一眼,才惊觉她来这边了。

    绯樱不用刻意就能察觉到旁边营帐被结界封锁着,也就不探究她站在外面干什么了,只是感慨这人气度很好啊,对陌生人都从容如故,没有防备,没有试探,好像乡间路上,耕地归来,两个认识却不熟的村人热情单纯地互问“活干完了吗”.“还剩一点,明天干”.....

    绯樱甩了甩脑袋,什么玩意儿,都怪自己在一个邪灵的幻境里种了半天地,现在还没回过神来。

    忽得,她感觉到一阵清凉,脑袋彻底清醒了,讶然地看向湛长风。

    湛长风将手抄进宽大的袖子里,收起了镇魂石。

    “凛爻道友,你一直都是那么温柔的吗?”绯樱有点不可置信,地狱神眼者不该刻板严肃.是非分明,或者再加点乖张暴戾?

    湛长风眉眼静敛,侧脸带着淡淡的肃色,“与妖邪打交道,最易得心病。”

    绯樱瞧瞧自己来不及收拾的衣服,上面沾染的邪煞之气还没清除,感觉自己成为屠邪者后,糙了不是一星半点,无奈点点头,“你说得对。”

    帐中花间辞以为只是算一个小问题,没想到测算法门换了一种又一种,都无法测出究竟,且越算越心神不宁,哇地吐出了一口血。

    “怎么了?”

    身边霎时多了个人,花间辞讪讪,哪想自己从业大半生,在这个时候栽了跟头,镇定地拭去血迹,“你们两个站外面,挡住我的天机了。”

    湛长风挑眉,各家有各家的算法,可能真是她的错,“抱歉,我再去给你寻一处安静的地方。”

    花间辞拉住了她的衣摆,将她拽了回来,愧然,“和你开玩笑呢,是我遇到了点麻烦。”

    “笨,开个玩笑还愧疚,换作巫非鱼能在背地里笑我半宿。”湛长风蹲下身子,道,“我帮你梳理下元力?”

    花间辞没有推辞,一股柔和的力量慢慢抚平了她乱动的元气,她想到那内定大祭司的性子,嘴角微翘,“我不是啊,见不得人傻兮兮地信以为真。”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