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4章 拯救口粮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湛长风开始相信,噬天族所遗留的影响,就是她的劫数之一,她来人世三十余年,数得上的大事里,大半逃不过“吃”。

    她踱到另一间洞室,室门紧闭,但她可以“看”到里面有高阶邪灵正欲剥离一名昏迷修士的灵魂。

    这地方,还是毁了吧。

    重剑破门,那高阶邪灵浑身一震,头也没回,先丢出一道幻瘴,身形化雾气,贴着墙角就要溜出去,谁知湛长风花一息勘破了幻瘴,赶上他送上门来。

    重剑携地狱神力而至,这邪灵在惊恐的尖叫中化无,湛长风迅速将昏迷的修士扔进玉佩空间里,抬手降下森罗地狱,恐怖之息覆盖方圆百里,业火勾动邪心,地宫中的邪灵无不身受业报折磨,动辄灰飞烟灭。

    邪灵争相朝地面奔去,骸骨上未成形的邪灵尖叫着化成一缕青烟消散,与邪煞同生共死的骸骨也发出狰狞的鸣声。

    被关在牢笼里的修士最先察觉这攻击没有针对他们,随后又惊喜地发现囚禁他们的骸骨牢笼变得脆弱了,急忙打破笼子逃出去。

    “抓住他们!”心底有些发憷的邪灵们看到逃跑的食物,仿佛找到了正大光明的逃离理由,紧追不舍。

    有个修士划开了关押妖兽的笼子,被下了药的妖兽们惊醒了,摆脱昏昏欲睡,纷纷闯了出来,拥挤的甬道中你追我赶,地面颤颤。

    专心熬制着妖兽汤的邪灵乍闻尖叫,腿刚踏出门就黑了脸,那天敌似的气息让他恐惧又兴奋,杀了她,一定能熬出最好的原汤!

    “敢擅入我族重地,受死!”

    这高阶邪灵功力高强,竟能暂时抵住焚身的业火,不撤,反而冲着湛长风杀去,只见他掌中握着一根长柄汤勺,迎风涨八尺,漆黑的勺子倒扣下来,如大碗扣天,压制着底下的力量。

    湛长风抬头看向要将她扣进去的勺子,举了举剑,神力刚出就被勺中莫名的能量消弭了,她目光微变,化道类宝具?

    这种罕见的禁忌宝具能够化去种种力量,锻造方式未知.出处未知,仅有的出名的几件,也早就沉在历史长河中,她也只听闻过,不曾想第一次见,会在一个邪灵手中见到。

    勺中仿佛有一片幽黑的天地,她心生忌惮,不敢真让自己被罩进去,脚下一滑,重剑打在勺柄上,奇大的力道带得邪灵一踉跄。

    化道类宝具中至尊者,可化去上尊准圣的“道”,消弭蕴含道理法则的攻击,极为稀奇。

    但这白面尖脸的邪灵手里哪有那么强大的东西,不过是一件真宝级别的仿品。

    便是仿品,对付神通真君也够了。

    他视湛长风为盘中餐,怎容食物反抗,当即稳住身形,双手舞着勺子进攻,铺天盖地的勺影蕴着化之道,此方天地元力被卷入里中,竟也消无。

    湛长风使出的招式打了折扣,力一外放,大半力量就会消散,干脆收了力,以剑招相抗,邪灵见状,得寸进尺,攻击愈盛。

    两人打着打着,劈开了地面,又见天日。

    此时地面上聚了大批逃出来的邪灵,有三位高阶邪灵看清了情形,大松口气,“还以为是什么异变,闹半天是有人入侵了,瞧实力也不如何,被绮山压着打!”

    绮山威胁性地朝他们瞥去几眼,怕他们来抢夺食物,叫道,“都滚开点,别被误伤了!”

    那几个邪灵心神再次大松,还有力气护食,说明没什么问题了,接着俱都生出几分嫉妒,“呸,小心眼儿,让他捡了便宜。”

    好歹是名人族神通,大补之物啊。

    强强弱弱的数千邪灵看见头领们的态度,也安了心,躲在外圈兴奋地观看着打斗。

    邪灵手中就这化道宝器厉害,湛长风打出了几分手感,又见满地邪灵没有外逃,很是满意,挑了空隙,刺步上前,一剑斩断邪灵持勺的手,这邪灵眼中得色未褪,身前毫无征兆地落下一道阴影,雷霆突降。

    勺子落地那瞬,天空雷云密布,气机封锁百里地,九霄神雷荡诸恶,降妖除魔天地间,紫金雷电悍然劈下,如诸天游龙降世,吓得原在看好戏的邪灵们绷不住人形。

    一众邪灵前边刚遭了地狱业火,虽因湛长风被缠住而打断,但总归是被勾起了业报,这会儿诛邪之雷再降,雷声甫出,业报就被彻底激发了,一些邪灵没等到雷霆降下来就让业火吞噬了。

    别说低阶邪灵,就是那些高阶邪灵,刚仓皇欲逃就被劈得连灰也不剩。

    十几个呼吸不到,天空一片洗净,连气味都干净不少。

    雷霆也劈坏了瘴气中的阵法,几个逃进瘴气意外被困的修士懵然仰头,得救了?

    打算应援的硕狱:......

    瘴气消散,露出荒凉的大地,没有邪煞之气和邪灵,满目幽净。

    湛长风放出玉佩空间里昏迷的修士,让硕狱将躲在附近的逃亡修士都聚过来,问明情况。

    “回禀真君,那日遇袭后,我们就被捉来了,已经死了三人,另外,抓我们的邪灵好像不是一伙的,我们这些人被抓到了这里,还有一部分人不知去了何处。”

    卢允身上狼狈,神情却不慌乱,当屠邪者,就做好了把命豁出去的准备,然她今日捡回一命,亦十分感激前来营救的这位真君。

    “你等十二人都上他那里去报备一下名字,再记下牺牲者的姓名,过后安心疗伤,等待回营地。”湛长风吩咐了一声,目光投向虚无,见到了花间辞.涧肃那边的情景,她们扑了一空,只找到一个有邪灵待过的临时洞穴,再看米柒柒.江迟暮,已经找到了一个俘虏关押点,正跟邪灵打斗。

    她边看着,边顺口问卢允,“遇袭当天有什么异样吗?”

    卢允极力回想了会儿,说道,“并无异样,我们照常探索着邪灵的踪迹...”

    说到这里,她就有点羞愧,他们寻找着邪灵的踪迹,结果被邪灵侵入了驻地,成了口粮。

    “你们可有发现什么?”卢允象征性地问了问瘫软在地上的同伴们,他们在牢笼时就将前因后果都梳理了好几遍,只得出运气不好.实力不济.防范不够的自省。

    “没有。”

    “没有。”

    一片挫败的否认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