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5章 监军魏潭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小界的自我防御意志格外强,十分排斥外来之力,但它的天道好歹是健全的,总能直接或间接将外来力丢出去,而大天世界的天道多残缺,它未必能自行修复,只能依靠屠邪者的帮助。

    可有时候,任务区发布的任务,符合该界的表面情况,却不一定符合天道意志,就如沐凡清等领取的帮助人族的任务。

    不过现在说这些已经没用了,寒山兵团首要是在邪灵引起人间动荡前,将它们都歼灭。

    “断其通道,瓮中捉鳖,这是常规方法,然也要把握其中时机,据目前的了解,极多邪灵已经进入凡间了,若直接捣毁了南冥沼泽,恐会激怒它们,引起人间灾难。”

    花间辞的顾虑不是没道理,湛长风思过后便道,“朝南冥施压,引它们回来支援。”

    她让在营地中的三十多人去与闻章真君汇合,准备进攻南冥沼泽,同时召没有发现邪灵踪迹的小队回来埋伏在南冥周边。

    神眼就是这点方便,一瞬间,她的指令就已经通过地狱印记传递到每个人耳边了。

    兵团与邪灵的战斗一触即发,此时,黑水崖却来了位不速之客,营地是被隐匿起来的,他一眼望去找不到本该在这里的兵团,高喝道,“寒山何在!”

    营地中的修士们脸色微变,这是哪里来的呆头鹅!

    他们好歹知道此界已被邪灵入侵,从传送门一路过来,都是敛了气息与身形的,当时就算一下没找到沐凡清等人的藏身之处,也只是露出一点气息,作为信号,哪会如此大摇大摆毫无遮掩地飞来!

    这货恐怕早被邪灵盯上了!

    果不其然,湛长风在黑水崖周围察觉到了异样的气息,脑海中调出闻章真君的画面,只见他们盯梢的一个出入口,不断有邪灵冲出来。

    与此同时,闻章真君的传音也过来了,“邪灵异动,方向似乎是黑水崖。”

    湛长风不假思索,“计划改变,我这里来一出引狼入室,你那边静心等待,时机到了,直接进入沼泽,找到通道,破坏它。”

    立时她又通知了无所事事的季时妤一行人,“物池国是本界的一部分,不用去管它,我们的传送门恐怕要被邪灵发现了,你们去守着。”

    “团长,要放他进来吗?”将进酒语气中颇有一种要去弄死他的感觉。

    “他既然来了,就让他叫一段时间。”湛长风一个眼神制住了骚乱的团员们,“邪灵将至,这场打持久战,最好能将它们都吸引来,给闻章真君那里创造空隙。”

    众人点头,心中对上空那人十分不满,“此为何人,如此粗心大意?”

    “任务区会给每条战线派出一至三位监军,负责监督和提供物资,想必就是他了。”花间辞摇着折扇,目光幽净,“好好供着他,物资都得向他要呢。”

    不少人回过味来,扯出不算善意的笑。

    供着他,敬而远之,四舍五入就是不用搭理他。

    且他们既然要在这里跟邪灵展开拉锯战,消耗肯定不小,有那么一个人形须弥袋在,不将他扒空都不好意思。

    湛长风不管安静下来的团员们,分神关注着上空的人,此人三叫不应,踌躇地在地附近徘徊了好几圈,迷茫飞走了一时三刻,又飞回来了。

    黑水崖边上隐藏的邪灵也越来越多了,却没有现身动手。

    邪灵亦在观察他的动向。

    “大人,可能等不出什么了,不如先抓了他?”

    “人族狡诈多端,我本以为,此人敢堂皇露面,不是自持道行高深,就是被抛出来的诱饵,但现在看来,他也可能是个傻的。”除去眉间缠着的黑气,刺皓长得胜似翩翩好儿郎,看不出来本体是恶念根固的灵魂。

    旁边的邪灵见他胸有成竹,忙有眼色地追问,“大人是如何瞧出来的,我怎一点都看不出?”

    “我的想法也是你能窥探的?”

    “是我多嘴了,是我多嘴了,请大人责罚!“

    “哼。”刺皓道,“沅陵那边已经快查到他最开始出现的位置了,这帮屠邪者,其一,看重自己的命,其二,看重传送门,怎会为了一个诱饵,暴露传送门的位置,所以他受指使的可能性极小。”

    “另外,他常徘徊于此,却不见同伙来接他,极可能是他的同伙怕暴露自己的位置,不敢应他,还有,我记得上次扰乱我们的阿猫阿狗,也是消失在这附近的吧?”

    “对对,大人说得很有道理!”

    “等等,大人你看!”

    刺皓不用他指,便见上空那人仿佛发现了什么,一下钻进林中,没了影子,这下他更坚定自己的想法了,“幸好我们耐得住,那些同伙终于自以为安全了,将他接了去,听我令,全面包围黑水崖,尽快找到他们的藏身地点!”

    “是!”

    低阶邪灵常以黑雾状示人,作为斥候,先一步飞向林中,黑色蔓延,好像起了漫天瘴气,渐渐吞噬了整个黑水崖的阳光。

    湛长风自然是感应到了外界的变化,漫不经心地瞥向眼前这个质问她为何到此时才放他进来的修士,“魏潭道友,我与你有仇吗?”

    魏潭眼中闪过一丝不自然,面上正气凛然地质问,“道友何出此言!”

    湛长风一向敏锐,当然没错过他一瞬间的异样。

    本来她那问话,是针对此人引来邪灵一事,方便后续敲他一点物资,但眼下,好像还藏着别的缘由。

    “如果不是与我有仇,为何要引来邪灵攻我营地?”她神色变得冰冷,随着这声喝问,深渊般的气势仿佛要将他拖入令人惊惧的黑暗,似已经笃定他居心不良。

    魏潭勉强算清秀的脸上被气出两团红晕,惊怒地指着她,“你怎么血口喷人!我乃监军!”

    “既为监军,怎一点对敌常识都没有,你一路行来,不仅暴露了我们的营地,还暴露了传送点。”

    湛长风化出两幅水幕,一幅是营地外的黑气,一幅是季时妤等人与邪灵的交战,她冷觑着他,灵魂威压轰然压下,魏潭猝不及防下,两腿一弯,砰得跪在了地上,他反应过来,羞红了整张脸,挣扎着爬起来,甩袖就要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