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9章 山中异况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湛长风站在水上仰视着对面的山壁,山壁布着半圆形的石门,看不出人踪,比起前面遇到的两个聚落,戈里木聚落的安全性显然更高,他们可以生活在没有水,且不暴露在外的山体中。

    但她对任务中描述的“戈里木子民全都死亡”这条消息产生了质疑,她分明还能感应到不少微弱的生命气息。

    湛长风掐诀隐去身形,穿过一扇石门,山洞不大,仅容下一张土床,上面躺着一名矮小的男子,仍有呼吸,只是瘫痪了。

    山洞里侧还有一扇门,穿过去是另一个小山洞,同样是一张土床,一个人。

    据前面的聚落首领说,戈里木的住处是像蜂窝一样分布的,一人或两人占一小山洞,平日吃饭.群体活动,会到内部的洞厅里。

    她顺着这一扇扇门下去,应该能到洞厅,然每个小山洞里都是瘫痪的人,这叫她起了疑心。

    此举不像是邪灵所为,邪灵乃堕恶的灵魂,亦或受怨力.瘴气影响的精灵鬼怪,它们以生灵血肉.灵魂为食,可不会好心地任他们瘫痪在这里。

    湛长风伸出手掌悬在一人的头顶,走马观花地翻过他一生记忆,却无特别之处,好像是忽然之间就变成了这副模样。

    她多观察了几个人,都是一样的情况。

    有一点值得注意的是,他们俱为全身瘫痪,口不能言.眼不能睁.身不能动,但有触感.味觉.听觉,意识清醒。痛苦的心声嚎叫不绝。

    她侧耳聆听时,察觉前面有人过来了,静待半刻,侧旁的门被推开,进来一个跛脚的老头。

    跛脚老头双眼麻木,手中拎着一个木桶,里面是某种糊状的...食物吧。

    他熟练地将一个漏斗插到瘫痪者口里,舀起一勺稀烂的糊糊倒进去,然后拔起漏斗,拎起木桶,去下一个小山洞。

    湛长风没在他身上感觉到别的气息,不禁泛了疑惑,难道她晚来一步,所谓邪灵已经离开了?

    她的神识一遍遍扫过整个戈里木,别无其他状况了。

    思忖后,湛长风回到了山脚下,那里有座架子,架子上是一面半人高的铜锣,它是外来聚落来访时,用来提醒山内人们的。

    她敲了十来下,震耳的锵锵声响彻云霄。

    山里的活人没招来,倒是招来了几头成年虱蝗,成年虱蝗身子有壮牛大,背生薄翼,前爪如镰刀,形状似螳螂,实力能比筑基。

    湛长风将它们一剑斩杀,又等了半响,旁边的一块岩石动了动,露出条缝,内里有双眼睛注视着外面,可能是看没有危险了,才将岩石又移开了点,用沙哑的声音问道,“你是来干嘛的?”

    “紫葛聚落的首领遣派我来的,我要交换点种子,再问问我们紫葛聚落商人的去向。”

    “哦。”他侧了侧身,示意她进来。

    这里的人族普遍瘦弱矮小,造的甬道也小极了,她必须弯着腰行走,她前面那戈里木人挺直了腰,离顶还有三寸,何况他大多数都伛偻着背,似未老先衰。

    带路的戈里木人年纪不大,他后知后觉地发现身后跟着一位“庞然大物”,快步朝前奔了几步,又怯怯回头,麻木的眼珠动了动,浮起几缕好奇和羡慕,“您一定是紫葛的将军,竟可以吃得如此高大。”

    吃?

    湛长风回想紫葛聚落里的首领和护卫,长得相对壮的人好像确实都有一官半职。

    他没有要湛长风回话,自顾自地碎碎念,“只有首领和将军才能吃得饱.养得壮,壮了才能选男人.女人交配,生出下一代,我没有吃的,才这样瘦小,才没有孩子,但是现在不一样了......”

    湛长风眉梢微动,她清楚这个“不一样了”是什么意思,整座山里,只有二十个手脚能动的人,一个跛脚老头,两个年纪算轻的男人,还有十三个孕妇,四个年龄不等的幼儿。

    “进来吧。”经过了一段曲折的甬道,这个戈里木人推开了一扇小木门,里面是较为广阔的洞厅。

    “吃的呢!”

    “你死哪里去了!”

    孕妇们暴躁又痛苦地宣泄着情绪,拿起身边的石块就随便砸,伛偻着背的戈里木人绝望又讨好地点着头,撒丫子跑进另一扇门里,捧出还算能入口的粮食。

    另一边,有个断臂的戈里木人急忙拦住四个横冲直撞的小孩,“那个你们不能吃,那是母亲才能吃的。”

    他拿出一个黑色的钵,“你们吃这个。”

    小孩们哭闹起来,拒绝吃钵里带泥的烂菜叶。

    “别哭了,再给你喝这个。”他又心疼地拿出一坛尿液,“都是今天新鲜的。”

    小孩们破涕为笑。

    “还有吗?”跛脚老头提了空桶一拐一拐地回来了。

    断臂人愁苦地皱起了脸,“我再拌点。”

    他搬出一筐晒干的泄物,倒进缸里,又撒了点谷物壳子进去,茫然地看向跛脚老头,“地下河的水都被污染了,我们存的净水和尿液都不够了。”

    跛脚老头木着张脸,动了动唇,什么也不说地抱膝蹲在了墙角。

    断臂人扔下搅拌缸,不知道该干什么地站在原地。

    大半个时辰后,那个伛偻着背的戈里木人终于将孕妇们都哄好了,他满脸疲惫地跟湛长风道,“我们的地下水已经没有了,能跟你们赊点水吗?”

    湛长风不答反问,“此前来这里走商的人去了哪里?”

    他的眼神闪烁了下,“不知道,没见到过。”

    “是么,怎就你们几个人,其他的戈里木人呢?”

    “.....”他想扯出一个悲伤的表情,却让他本就绝望的眼神变得狰狞了,“一两月前,我们这里的人都染上了怪病,一夜间全瘫痪了。”

    “看着我。”

    他受惊似地看向湛长风,莫名的恐惧让他想拔腿逃离,可他的腿动不了了,仿佛被什么东西抓住了,细密的汗爬上苍白的脸,“干.干什么?”

    湛长风查看了他的记忆,一切都没问题,却有两桩稍显奇怪的事,第一桩,久前一个夜晚,他咒骂了戈里木上上下下,并说他们都消失了,他就能拥有交配权,就能拥有孩子,结果隔天,戈里木人就都瘫痪了,只剩下他的父亲.弟弟,以及育有幼儿和正怀孕的女子。

    第二桩,没过多久,他又做了一个梦境,梦中有人对他说,愿望实现了,该还愿了,还愿付出的代价就是必须照料瘫痪的人们。

    整件事里透着说不清的怪异,难道是走了歧路的愿力道修士干的?

    可这条“戈里木子民已全部死亡”的任务消息又是怎么回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