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8章 去戈里木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暴雨一直下,没有停歇,地上都是坑坑洼洼的水坑,砸起的都是浑浑水花。

    有某种细微如同虫子的东西乘着水花,在一个个或深或浅的坑间跳跃,渐渐聚到了湛长风脚边的几个水坑里,随意一扫就能看见水中有什么密密麻麻地涌动着。

    她弹出一缕气劲,气劲所过,水面上皆浮起一层黄褐色的小虫子。

    据此界背景介绍,此界的末世象征就是污雨和这种会吃人的小虫子。

    小虫子名虱蝗,等它蜕变长大,会成为一种硬壳飞虫,这也是此界生灵无法反抗的死神。

    她收集了一些幼体虱蝗,留着观察研究,另外不知道巫非鱼会不会想将它做成蛊。

    她倒是没想着对它们下手,扭转末世是件很麻烦的事,不是将污雨遮了.虱蝗灭了,就能彻底阻止的。

    末世的根源在于整个生存体系出了问题,若是外物入侵了,就要排除或融合外物,若是人“病了”,就要将人抹除,换新的统治土地的生物,不过有人道在,任何一名修士都不会明目张胆这么做。

    好在这个世界也不是人出了毛病,而是它的本源力量在衰败,她观察发现,侵蚀它本源力量的,就是战争的遗留产物,污雨和污雨中诞生的虫子。

    那将污雨消除不就行了?

    那是靠本界生灵自己消除,还是外界强者来消除?

    对外界的上尊准圣而言,拨出污雨是难事吗?

    难,但不一定做不到。

    然而他们不会出手。

    因为因果,界有生死,界内的生灵也有生死,生死,却有命,你一旦干预到他们的命里去,就会结下因果,这因果不是谁都能背得起的。

    此界因果里有什么,有参与战争的因.有死在这片土地上的敌我.有无数的生死。星界和星界内的生灵有今日的果,未必不是当初的因种下的。

    你要改变它的果,你就要承受它的因,一个星界都被拖得快死了,你能承受住吗?

    同时也因为功德,这个世界的天道太弱小了,反馈给他们的功德,甚至不足以抵消此次出手带来的因果。

    修道者大多讲的是超脱,最忌背上因果,就连身处因果中的神道修士,也在一边维系.利用因果,一边用功德气运这些法子,想方设法地消除因果带来的影响。

    湛长风承不住这段因果,就不会去碰触它,于是她测量好了这界的乾坤坐标后,就去做任务了。

    她在无休止的暴雨中行走,身上的衣袍也按任务要求,化成了本土常见的某种连体带帽的厚实着装,脸也被铁面具罩起来了。

    它如同一片漫无边际的浑浊世界,只有雨和虫,湛长风一步十里,倒是很快看见了人家。

    这一界的主要种族是凡人,他们的住所建立在高一丈以上的基石上,屋与屋间架着桥,屋子是用石头做的,密不透风,只留下一个出入口,平常连出入口都是堵着的。

    湛长风望过去时,这一片只有一户人家的门微微敞着,门边靠着一位浑身苍白的瘦小人族。

    他看见雨中的湛长风,高兴得挥舞起了手,因为平常人家外出穿的连体服没那么好,有的一下地,不过多时就会被幼体虱蝗咬得面目全非,不小心遇上成年虱蝗,渣也剩不下。

    可这人从远处来,衣服却完好无损!

    “你是哪里来的,首领派来的吗!还是走商送货的!我能让你带点东西吗!”

    湛长风将他的话转成灵语,听懂后道,“我受命去一个地方,你能给我指路吗?”

    这人迷茫地望着她,在想“指路”是什么意思。

    他一辈子都在这一片能望尽的百亩地上,这里的三十二户人家就是他了解的全部,地上太危险了,他们都不敢下去。

    唯一知道的外界人,就是那些敢于在地上行走的卫兵和商人,他们有时会从商人手中换取种子.净水——如果收成好的话。

    收成不好,就只能想办法抓水里的虫子吃了。

    他想起那味道有点反胃,低头干呕了几声,抬头,他看见那人已经走远了,“回来,回来,我能跟你换点种子吗,我们棚里的地是可以种的,就是没种子了,已经好久没商人过来了,连卫兵也没有!”

    “真的,我就想换点种子!”

    他的大喊催开了其他屋子的门,他们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带着愤怒.悲伤.麻木.哭泣的的声音叫喊着。

    湛长风又回来了,她再问了一遍,“谁知道戈里木在哪里,或者,其他聚落在哪里。”

    人们哭喊声愈大,直到有个人抱出位瘦成一把骨头的老妪,老妪嘴巴一张一阖,没有声音,抱着她的人却看明白了,高声道,“我们只知道首领聚落的方向,首领聚落里应该有人知道戈里木!”

    他指向南边,“往那里走,一直往那里走就是首领聚落!”

    湛长风抛给他们一包带着些微灵气的种子,这种种子适应性很强,在恶劣的凡土上也能存活,“长出东西后不要将它挖出来,割掉上面的果实食用就行了,下次还会长出来的。”

    暴雨延绵,据说这里,下雨是常态,偶尔才放晴,而晴天一到,水里的幼虫就会快速成长为成虫,进行繁衍。

    她往南而去,上了一个山坡,看见了一座断裂的铁索桥,桥的那头是一个聚落,桥下是一条黄水河,每一片浪花里都翻腾起密密麻麻的虫子。

    黄水河绵延无尽头,多么像它们的温床。

    湛长风意念一动,断裂的铁索桥重新连接在了一起,她走过桥,到了首领聚落里,再次询问了戈里木的方向。

    他们的首领道,“戈里木也是一个首领聚落,我们偶尔通商,但一个月前,那边的人就不过来了,我们去的人也没回来,你要去的话,请帮我们问问我们的人的下落。”

    然后首领端上了最珍贵的谢礼,一杯稍浑的清水,里面还有一颗不知是什么品种的朱果。

    湛长风谢绝了他的好意,继续往戈里木去。

    戈里木是她的任务点,任务称那里的人都死了,怀疑是诞生了邪灵。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